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哭

。我要裝高產,今天的twitter腦洞今天先趕好qwq

。因為太趕了所以還會改的!

。感覺受到雨神的文的啟發也有一點:3

。純腦洞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天月-あまつき- ‏@_amatsuki_  

おい!脚本読んでて涙ぐんだだけで泣いてない!!RT

 @kashitaro_ito: あまつきくん、泣いちゃダメだよ…??RT

 @_amatsuki_: いまから朗読劇の稽古!

 

伊東歌詞太郎 ‏@kashitaro_ito

あまつきくん、いつも、泣いてるからなぁ!




那之後不久的小聚中提起這件事,天月馬上不滿地反駁了。


「我才沒有很容易哭呢!怎麼把我說得像女孩子一樣啊!」


「欸~是這樣嗎?」好笑地看著天月鼓著臉抱怨的樣子,歌詞太郎把手上的醬料遞給他,自己則是花了點力氣去扳開手上的竹筷。「哭的次數太多了我都數不清了。」


「吵死了!很多時候是眼眶有點濕潤而已!和哭是兩碼子事啊!」發洩似的把醬料倒滿了整碗拉面,天月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下把裝醬料的瓶子大力地放回去。這種有點鬧脾氣地舉動反而讓歌詞太郎起了想逗逗他玩的衝動。


「這樣啊......之前在live上哭著唱夢地圖的是誰呢?」停下手上的動作來觀察天月的反應,而對方意料之內地無法反駁,別開臉小小的「唔」了一聲。


「還有...我想想,在第一次和我對讀劇本時因為太過代入角色而哭了的是誰呢?」


「......嗚。」


「唔......在COF tour中被欺負到哭的人到底又是誰?」


「......」似乎覺得很羞恥的天月用雙手掩住了早已變得通紅的臉,但還是沒法出口反駁歌詞太郎。


好像想到什麼地停頓了一下,歌詞太郎突然用認真的語氣放輕聲線繼續說道。


「......生病的時候,我買藥上來探望時哭了的又是誰呢?」


裝作不經意地別開視線,歌詞太郎回憶著以前的場面一字一字地說著,溫柔又讓他心痛的記憶突然湧上心頭讓他五味雜陳。


「然後,還有我去全國live的時候一個人在家哭又不告訴我的人又是誰呢?」


說著說著不知為什麼反而是自己想哭了的歌詞太郎把視線放向遠方,眨了眨乾澀的雙眼。




很多時候,他都覺得自己是個不合格的男友,或者說連個合格的朋友都算不上。


天月總是會笑著去面對身邊的很多很多人和事,無論是他身邊的人和歌詞太郎自己都會不自覺地耽溺在那無可取代的溫暖之中,甚至會有種天月一直都會這樣笑著的錯覺。


但他也知道其實這不是事實。


他也知道,其實天月很容易哭。


就算是這樣,在他生病著哭了和掛念自己而哭了的時候,自己還是什麼也做不到。最好的情況下,他還能夠笨拙地給天月一個擁抱或者幾句安慰;更多時候,他連天月哭過也不知道,回來看到對方一如既往地笑還天真地以為什麼都沒發生過。




「所以說,我每次哭的原因都是歌詞さん嘛!」天月突然的回話讓歌詞太郎回過神來,無心的這句話卻直直打進了他的心坎之中。「歌詞さん還好意思說我經常哭......」


都是......因為我嗎?是我令天月くん哭的嗎?


不知道對方陷入了慣有的自我厭惡中的天月只想快點避開這個讓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話題,拿起筷子小聲地說著「我不客氣了」就開始低頭大口大口地吃著拉面,和想像中不同的極度辛辣讓他驚呼一聲扔下了筷子。


「嗚唔唔唔!好辣!」明明自問很能夠吃辣的東西,但這突然湧上的辛辣還是讓天月嚇了一跳,像是火燒一樣的觸感讓他很不好受。不知所措地四處摸索著水,卻先聽到歌詞太郎緊張的聲音和馬上塞到自己手中的杯子:「天月くん!怎麼了?」


骨碌骨碌的喝下一整杯冰水,終於緩過氣來的天月呼了一口氣,朝身旁擔心的歌詞太郎調皮地眨眨眼表示沒事,才發現因為辣食的刺激而流出了生理性的淚水。


想著又要被對方調侃的天月連忙用袖子擦擦眼睛,卻被歌詞太郎抓住了準備動作的手。


「歌,歌詞さん?」


天月茫然地望著歌詞太郎拿起桌上的紙巾,擦上眼角的粗糙質感讓他有點不適地瞇起眼睛,而對方幾乎是馬上放輕了手上的動作,轉為輕輕地印乾他眼角的淚水。那生怕他受傷的輕柔動作讓天月突然覺得左胸的位置有點疼痛,伴隨而來的是讓他莫名難過的情感。


有什麼沉重但又不甚清楚的情感籠罩在兩人之間,讓天月喘不過氣來。


這種感覺讓他想哭。




望著天月漸漸變得濕潤的眼眶,以為是自己把他弄痛了的歌詞太郎慌忙收回手,卻因天月緊緊地拽著自己的衣袖而停下了動作。


他怔怔地望向大概又是被自己弄哭了的天月。


在他反應到該如何動作之前,天月帶著比平日帶著更重鼻音的聲音開口了:「每次,每次想哭,都是因為歌詞さん。」


「覺得很難受也好,很高興也好,不知怎樣的情感都好......只要是和歌詞さん有關的都會哭出來......」


生病的時候也好,聽到你對我的告白而驚訝的時候也好......只有是牽涉到你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就控制不住那滿腔的情感,宣泄出來就變成了一次又一次的流淚。


明明對著誰都可以笑。


「所以說......都是你的錯啊!都是歌詞さん的錯!」到了最後有點失控地低聲喊著,天月拽著歌詞太郎衣袖的手抓得更緊了。「所以......!」


帶著哭腔的聲音因歌詞太郎的動作戛然而止。


說實在,歌詞太郎也不知道自己是哪來的勇氣去打斷天月的說話。天月的話像是一盆冷水般把他從一貫的自怨自艾中拉了出來,明明是如此大膽的行動他卻覺得自己比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他把手伸到天月的臉側,緩緩移向眼角的手指像是要幫他拭去眼淚,然而卻僵在半空中遲遲不動。稍稍遲疑了一會,那隻手終究還是擦過天月的面頰落到他的肩膊上,眼神中搖曳著天月無法讀懂的複雜感情。


然後在彼此都沒想過的情況下,感情戰勝了本身的理性思考,他俯身上前湊到能夠感受到對方呼吸的距離下,輕輕吻去天月眼角的淚。


淚水苦澀的味道就像這份感情一樣,溫暖而又真切地讓他感到難受。


「對不起......」順勢湊到天月的耳邊輕輕地說著,歌詞太郎用騰空的另一隻手把天月按到自己的肩上,感受到對方些微的顫抖讓他頓了頓才繼續說話。「我,又讓天月くん哭了呢。」


沒有安慰的說話,也沒有說著「別哭了」之類在這種情況下理所當然的話,歌詞太郎只是抱住了天月,把他的哭泣和淚水都牢牢地困在自己的懷裡。


「天月くん,這麼容易哭可不行啊。」


「都,都是......因為,因為誰啊......」因抽泣而變得斷斷絕絕的聲音混合著天月的體溫傳來,一抽一抽的像是絞著胸腔一樣難受,但歌詞太郎沒有出聲打斷天月的說話。


也許是因為自己終於知道這份淚水背後承托著的感情,以及這份感情到底面向著誰。


他願意去承受這份淚水的重量來換取這份珍貴的信任和感情。


啊啊,果然天月くん,總是,會因為我的關係而哭呢。


END

20140330


你們這樣在千里眼裡放閃真的好嗎還有其他人在啊

评论(19)
热度(54)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