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由school live引起的腦洞(二)

。其實school live腦洞還有一篇但可能要很久才發了

。之後要考試所以4月尾才會再上來了qwq 最後趕了這篇所以文風有點怪怪的(逃

。OOC注意,切勿代入三次元OAO


~~~~~~~~~~~~~~~~~~~~~~~~



雖然名古屋場的school live圓滿地落幕了,但歌詞太郎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在回程的旅遊巴上百無聊賴地把弄著手上的電話,他的視線一直放在隔了一個座位的天月身上。天月睏倦地吸著鼻子的樣子讓他有點擔心對方的身體狀況,但他現在滿腦子都被其他事情困擾著。


為什麼......天月くん,要避開我啊QAQ?




「辛苦了!」表演完結後,剛從台上回到後台的天月習慣性地跟每個人擊掌,作為COF領頭人的他向來都很有這種能夠不知不覺間團結眾人的風範。即使在live後因疲倦而令笑容有點勉強,但天月仍是堅持著這種他覺得別有意義的小舉動。


也許其他人沒有留意到,但歌詞太郎一直都看得出天月對這些細節的重視。


他一直都覺得這種時候的天月特別地耀眼,比平日更閃閃發亮。多少次自己在人生的路上累得快要停步時,都是跟著這份光芒在逆境中撐過來的。


這樣想著突然自顧自地對這次擊掌感動起來的歌詞太郎帶著期待的眼神望向正逐漸走向自己這邊的天月。


「天......」那聲稱呼就含在口中準備喊出的瞬間,天月卻在歌詞太郎眼前突然止住了腳步,不自然地轉身往回走。


咦!怎麼了!為什麼只不管我啊!


歌詞太郎欲哭無淚而又不明不白地望著背對著自己走開的天月無聲吶喊著。




吃過晚飯後,安慰著自己只是多心了的歌詞太郎跟在天月的背後步上旅遊巴。


應該可以跟天月くん一起坐吧?還沒坐下的只剩下我和天月くん啊。


準備在空位上坐下的天月突然轉頭望了望身後的歌詞太郎,在對方無辜地望著自己的眼神下硬是轉了方向向そらる搭話:「そらるさん,可以和你調一下位嗎?我想和まふくん坐。」


そらる淡淡地望了快要石化的歌詞太郎一眼,又望了望似乎有點尷尬的天月,猶豫一下起身走向後方。


「欸!」まふ在背後抱怨了一聲,相比之下天月則是馬上像是得救似的呼了一口氣坐下。まふ眨著眼望向不知為什麼紅了臉的天月,恍然大悟地閉了嘴。


仍然不知就裡的歌詞太郎心裡淌著血坐到そらる的旁邊。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啊......天月くん為什麼要避開我......




悄悄地觀察著天月的歌詞太郎被そらる拉了一下回過神來。


「そらるさん?怎麼了。」心不在焉地望向そらる,對方歎了一口氣說:「去和まふ調位。」


「咦?可是......」如果天月想避開自己的話,自己也不應該去煩著他吧。


「快點,反正他快要睡著了。」歌詞太郎順著そらる的視線望向不知什麼時候已睏得一晃一晃地打著盹的天月,遲疑的樣子讓そらる沒好氣地把他一腳踹出去,まふ立即很配合地坐到歌詞太郎原本的位置上,露出笑容示意歌詞太郎快點到天月身邊坐下。


無奈地望了望已經沒有其他空位剩下的車廂,歌詞太郎躡手躡腳地坐到天月身邊的座位上,不知怎的覺得有點心虛。


怎麼好像在做什麼壞事一樣......


「嗚唔!......」在旅遊巴的一個急轉彎下被驚醒的天月整個跌在剛坐下的歌詞太郎身上,弄不清狀況的他茫然地抬頭看到的不是まふ,而是他整天都在努力避開的歌詞太郎時,張了張口差點沒尖叫出聲。


「呃......」同樣不知所措的歌詞太郎辯解似的想往後退,但在那之前感覺到天月不自然的燙熱體溫讓他停下了原本慌張的舉動。「天月くん...你發燒了?」


沒有多加思考地把手放到天月的額上,明顯地比自己高的溫度讓歌詞太郎皺了皺眉。


「欸!有,有嗎?」只是隱隱覺得頭痛和疲倦,但天月似乎對於自己發燒沒有半點自覺。比起這個,他對於自己正躺在歌詞太郎懷裡這件事感到更為慌張。


緊張地想坐直身體,歌詞太郎卻不由分說地把他按在自己懷裡,語氣不容天月作出辯駁:「躺著好好睡覺,到了東京我會叫醒你。」


「唔...嗯。」小聲地回答著,天月心裡默默地想著這樣睡得著才怪,一邊努力地閉上眼睛想無視歌詞太郎的存在。然而意料之外地,歌詞太郎又含糊地開口了:「...唔,在那之前,想問你一件事。」


「什,什麼?」


「今天,為什麼一直都在避開我?」雖然是手上正強硬地按著自己,但語氣中卻帶有一絲委屈。


「...那,那是因為......」瞬間紅了臉的天月想避開這個話題,但歌詞太郎低頭認真地望著自己的眼神不容他退縮,他只好別開視線別扭地說著:「今天...今天live的時候......」


「live的時候......怎麼了嗎?」


「我,我,我......」結結巴巴地說著,天月像是鼓起最大的勇氣喊道:「我!抱住你了啦!」


就是在伊東歌詞太郎拿著正宗把牠往地上扔的時候,天月不知怎的腦袋一熱就撲上前抱住歌詞太郎大喊「正宗沒有錯啊啊啊」,猛地醒覺自己在做什麼的時候天月已經緊張得無法思考了。


在眾人面前做出這種舉動讓天月害羞得不敢再面對歌詞太郎,結果只好三番四次地避開和他的接觸,沒想到最後還是要對著他再重提一次這件事。想到這裡,天月只想找個洞來鑽進去。


「呃......?」聽著對方的解釋反倒是讓歌詞太郎語塞。


天月くん,這種理由......也太犯規了吧?


望著因害羞和發燒而臉色潮紅的天月.歌詞太郎硬是把這句話嚥回去。


「...幸好,原來不是因為我做錯什麼事了呢。」這樣說著的歌詞太郎撥弄著天月額前的碎髮鬆了一口氣,天月意料之外的答覆讓他有種初戀般的甜蜜拂過心頭,讓他今天的委屈一掃而空,甚至心情有點好。「天月くん,下次不可以這樣鬧別扭啊......嚇死我了。」


「嗯......」把心事喊了出來的天月似乎也因而放鬆了心神,神志也一下子朦朧起來,加上在歌詞太郎溫柔的動作下讓他愈發睏倦,迷迷糊糊地好幾次都差點睡去。


「睡吧......你累了,待會回去我給你買藥,嗯?」溫柔寵溺的語氣讓天月快要墜入夢鄉,但他還是強撐著眼皮舉起了手,在對方疑惑的眼神中輕輕地往歌詞太郎的左手上敲了敲。


「辛苦了......」迷迷糊糊地說著,天月疲倦地昏睡過去。


歌詞太郎握了握殘餘著體溫的手,湧上心頭的感情差點讓他低頭做下什麼無法挽回的舉動。


安撫似的輕揉著天月的髮,歌詞太郎為了讓自己靜下心來而別開視線望向窗外,月亮的光暈在這夜特別清明。


這次名古屋的school live,已經圓滿地落幕了。


END

20140401


嗯有沒有人看得明白呢:3

天月臨睡前去碰歌詞的手是一開始說的「擊掌」啦wwww補回之前的份wwww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我們4月尾再見囉(´,,•ω•,,)♡



评论(19)
热度(50)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