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睡

。考試期間不想溫習於是開了個腦洞( ~'ω')~

。如果覺得劇情發展很奇怪,為什麼會由溫馨變得有點傷感然後又少女起來...那是因為我每天每考完一科都帶著不同的心情來寫(喂

。嗯嗯嗯慣例不要代入三次元和OOC注意!



~~~~~~~~~~~~~~~~~~~~~~~~~~~


迷迷糊糊地從夢中醒來,眼前一片黑暗讓天月疑惑地眨了眨眼,視線所及看到和他臨睡時不同的景色讓他不安地皺起了眉,好一會才記起這裡是歌詞太郎的房間。

下意識地望向床頭櫃的鬧鐘,滴滴答答地轉動著的指針指著五時。正踏入初晨的五時正。


嗯......又在等歌詞さん時睡著了。


大概是忙於籌備live的關係,歌詞太郎最近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好幾次天月帶著晚飯跑上對方的家想給他一個驚喜,結果都是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睡倒了都沒能等到歌詞太郎回來。

明明是在沙發上睡著的,但他每次醒來都無一例外地躺在歌詞太郎的床上,身上被換上略嫌寬大的睡衣,然後被純白的綿被蓋得嚴嚴實實,好像有誰生怕他著涼而小心翼翼地覆上去的一樣。

之前的幾次,天月都是在清晨的陽光中驚醒,四處張望才落寞地發現歌詞太郎已經出門了。床頭櫃總是放著一份新鮮買來的早餐和被餐盒壓平的紙條,不算秀麗的字跡寫著「謝謝天月くん買來的晚飯」或者是「晚飯非常的美味喔」,諸如此類的話。


明明是想上來照顧一下工作忙碌的對方的起居生活,結果反而是自己一直給他帶來更多工作的樣子。默默地自我反省過的天月這次強迫自己灌了三杯咖啡才跑上來,但結果還是一樣地在對方回來前就睡著了。


也許有點不同的是,他今次早了起床。


雖然還是沒有為歌詞太郎做到什麼,不過隔了差不多一星期沒有見面,這回至少可以偷偷地去望望對方﹣﹣就算是熟睡中的歌詞太郎也好。

想看他傻呼呼地抱著mimi和pon打著呼嚕的樣子,想看他屈曲在沙發上有點不舒服地想翻身的樣子,想看他睡得不太安穩於是一點動靜就會被吵醒的樣子......就只是想看到他,而已。

不得不承認,他心底裡是有一丁點在期待著在轉過身時會看到歌詞太郎睡在旁邊。但天月也知道,對方說什麼也沒可能會這樣做,不管是純粹因為想讓自己在不大的單人床上睡得舒服一點,還是歌詞太郎總是莫名地執著堅持著的界線,抑或是他還要抱著mimi pon來睡都一樣。


大概在沙發上和mimi pon睡一起吧......這樣想著對那兩隻白貓有點羨慕的天月躡手躡腳地爬下床,悄悄地想要蹓到客廳去。然而腳尖撞到地上柔軟的物體的一瞬間,他立即被嚇得屏住了呼吸不敢動作。

是pon?還是mimi醬?僵硬地低下頭望去,天月意料之外地見到縮成一團的歌詞太郎正在地上睡得正香,兩隻白貓挨在他懷裡一面享受的樣子,一人兩貓湊成了一幅溫馨的畫面。

天月一直都覺得,歌詞太郎是個很會照顧別人,卻不太懂得照顧自己的人。例如說,他會把睡在沙發上的自己抱到床上,但他本人就隨便地在地上舖上毛毯就睡去,也不擔心會不會著涼或者睡得是否舒服的問題。

放輕動作蹲下身,天月直直地盯著躺在地上還能睡的香甜的人,一呼一吸的溫潤氣息隔著極短的距離呼到腿側,微癢的觸感讓他莫名的緊張起來,酥酥麻麻的不甚真實。

像是受到蠱惑一樣伸出手,天月遲疑著想把手落到對方的臉上,卻被pon輕輕地翻過身的動作驚醒,觸電似的快速收回了手。

不不不我在做什麼啊﹣﹣臉上一陣燥熱,天月拼命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心臟像是快要跳出胸膛一樣砰砰跳動著。


把手騰空在歌詞太郎上方,不想從這隱約感受到對方溫度的位置移開,但卻更不敢伸手去接近對方。天月維持著這個和歌詞太郎距離不近不遠的姿勢,突然湧上心頭的寂寥和不安讓他幾乎窒息。

就這樣蹲在地上連大氣也不敢喘,天月盯著歌詞太郎的睡顏出了神,只覺得心情不但沒有絲毫平伏下來,甚至愈發的被深深憾動著,噗通噗通的讓他很是難受。


別開眼,天月望了一眼床頭的鐘,五時四十五分。

再過不久就要到早上了。人們常說陽光怎樣溫暖,怎樣象徵著希望和光明,但他此刻只想清晨一直都不要到來。


不想你走。


無論如何都說不出這種任性的說話,何況自己已經給歌詞太郎帶了足夠多的麻煩了。這樣想著,天月按著雙腿站起來,卻因為維持著同一個姿勢太久而使不上力,踉蹌一下跌在地上。

「啊!」心中大喊一聲糟糕,天月不偏不倚地跌向毫無防備的歌詞太郎身上,硬是反應過來把力度卸在旁邊的地板上的舉動讓天月吃痛地驚呼了一聲。

雖說沒有直接撞到對方,但這樣的聲響已經足以將原本好夢正酣的一人兩貓驚醒。想到這裡,天月懊惱地想要站起來,但那之前已經聽到歌詞太郎混雜著驚訝和疑惑的聲音:「天...月くん?天月くん怎麼了!沒事吧!」

「沒事!一點事也沒有!」想要趁對方剛被吵醒不太清醒來胡混過去,但歌詞太郎沒有放過他的打算:「怎麼會沒事!撞到哪裡了,讓我看看。」

對方緊張的語氣和擔憂的神情讓天月莫名地內疚,這實在不是撒嬌的時候。可是,無論如何提醒著自己這一點,他還是沒有在歌詞太郎像哄小孩子一樣溫柔地接近自己時躲開。

「手,伸出來看看。」天月低著頭沒有動作,歌詞太郎就直接湊近,像是害怕碰到傷處般小心地捧著察看,手指毫不猶豫地輕輕觸碰著的涼意讓天月感到心頭似乎有什麼拂過,清清涼涼的,溫柔又有點寂寞感覺佔據到他的心底深處。

「這樣,痛嗎?」默默地搖頭,歌詞太郎又不放心地把天月反反覆覆檢查個遍,才露出安心下來的笑容,揉了揉天月因睡姿不好而變得亂七八糟的柔軟髮絲:「沒事就好。天月くん是被我跘倒了嗎?抱歉呢。」

「不,不是這樣......」天月本想辯解,卻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把自己盯著歌詞太郎睡覺盯了近一小時的事說出來,於是吞吞吐吐地說了幾個字後還是沒有作出解釋。「唔...可能是,又可能不是吧......」

「欸,這樣啊。」也沒有追究,歌詞太郎只是笑笑地把手移開,溫度離開的瞬間讓天月有種被拋棄的不捨,好像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再被這樣被對方摸著頭,或者是聽到對方這樣地跟自己說著話。


「時間還早呢,天月くん要再睡一下嗎,畢竟是被我弄醒的。」

「又不是歌詞さん的錯......」囁囁嚅嚅地回答著,雖然自己現在根本全無睡意,但比起維持著這種僵持不下的尷尬,天月還是選擇乖乖地爬上床上裝睡。

把身體屈曲在床角,背對著身後不知道是打算再繼續睡覺還是就這樣被自己吵醒的歌詞太郎,天月還沒來得及合上雙眼,就感覺到身後突然有暖意迫近,讓他吃驚地回過頭。

「歌,歌詞さん!怎麼......」

「嗯?睡覺啊。」不覺得有什麼問題般翻身上床,歌詞太郎把大半張被子都披到縮成一團的天月身上,像是沒發現對方在緊張一樣湊身上前道:「雖然兩個人睡一張單人床是擠了點...可是天月くん也不用縮在床角睡啊。」

不,根本不是這個問題好不好!天月紅著臉把身體更往裡面縮了縮:「歌詞さん你要睡床的話我可以讓給你啦!兩個人睡一張床...什......麼的......」明明之前你都是睡地上為什麼今天會跑上來啊!

「不...那個......」有點不好意思地搔搔頭,歌詞太郎猶豫一下還是回話道:「可是之前的幾晚,我也是和天月くん睡一張床啊。」

什麼跟什麼......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天月張口結舌地回過頭瞪著歌詞太郎,對方眨眨眼解釋下去:「今天睡地上......那個,純粹是因為......」閃縮著的眼神和表情與其說是有口難言,倒不如說是在忍笑:「天月くん,半夜,把我踢下床了,那我只好......」

「停!現在馬上停下來!」大腦一片混亂的天月不可置信地望著覺得這一切好像沒什麼的歌詞太郎,感覺自己一個人抱著戀愛中的少女般的情懷胡思亂想了好多天(包括剛才)的一切瞬間變得可笑起來,幾乎是惱羞成怒地瞪著對方:「我看錯你了歌詞さん!」這樣說著抓起身邊的枕頭就扔過去。

所以說,這幾晚睡著的時候都是和歌詞さん在同一張床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月把被子一把扯過來鑽了進去,害羞和震驚的情緒讓他臉上像是被火燒一樣發燙,心思也早已被搞得雜亂,什麼都想不清晰。無故被襲擊的歌詞太郎苦笑一下,抱歉地朝捲成一團的天月小聲道:「對不起......因為天月くん說夢話時一直在喊我的名字,我就想至少是睡覺時會待在你身邊這樣會不會比較好......」」

我竟然在睡覺時喊了歌詞さん的名字我我我......天月感覺自己這輩子都沒臉再去面對身後那人了。

「天月くん,生氣了?」伸手戳了戳捲成一團的天月,歌詞太郎小心翼翼地問道。

「......不,沒有。」

「那個......討厭和我睡一起嗎?」

躲在被窩中搖了搖頭。因為沒有收到回答,天月只好勉強地露出半邊臉小聲回了句「......不討厭」。感覺光是把這句話說出口已經足夠讓他這輩子見到歌詞太郎都直接轉身逃走了。

「那即是,我今天還是可以睡這裡囉?」雖然是問句,但歌詞太郎在對方回答前已經直接把天月連人帶被地抱在懷裡,根本沒有拒絕的餘地。


那是天月等待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溫度。

這個星期中,他每次擅自跑上來的時候,或者是在床上醒來的時候,都是冀盼著這份溫度能或多或少地殘存在自己身邊,讓他可以說服自己對方還在。

而實際上,他的確一直都在,即使是怎麼忙碌疲倦的時候,他也一直在自己身邊沒有離開過。


「......已經快要早上了啊歌詞さん不用出門嗎。」口硬地反駁著,天月下意識想要往對方懷裡靠去,然後又憑著理智硬生生地止住了接近的動作。

「嗯,事情已經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哦。今天本來就是預留來休息的。」不著痕跡的撒著謊,歌詞太郎一邊思考著要怎樣厚顏無恥地找藉口把今天的工作推給別人,一邊收緊了手臂的力度。大概是感覺到天月不敢接近的心思,歌詞太郎幾乎是要把人揉在懷中一樣把他牢牢抱緊。

背後傳來的溫度是那麼的確切和溫暖,反抗似的小小掙扎一下後,天月還是選擇默許對方這胡來的舉動......應該說,是允許自己胡來,才對。

都已經一個星期沒好好見面了......這樣撒嬌也沒關係吧。

像是想要永遠沉緬於此般合上眼,天月在對方的擁抱下沉沉睡去。




END

20140413

......我還是快點去溫習吧

评论(32)
热度(71)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