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等

。文力,下降中,快要跌至零了啊啊啊(掩臉)吃了藥好睏Zzz(倒在電腦前)

。完全看不到有CP感在,標題還是寫著甘黨加濕器好像在詐騙一樣

。想要甘黨專輯,想要甘黨專輯,想要甘黨專輯,所以寫了這篇文(咦

。雖然很想要甘黨專輯但還是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抬頭望向車站的時鐘,秒針慢悠悠地轉動著,再轉六十個圈才會到達約定的時間。

也就是說,歌詞太郎比約好的時間早到了一個小時。

要是換成平日,他大概會到附近逛逛,或者到便利店看看有什麼新口味的便當,再或者進到洗手間數數有多少人從廁所出來是沒有洗手(還可以順道換算一下百分比),諸以此類的。

但今天他很有耐心地決定留在原地等待。

掏出電話,想著要不要刷個推公佈一下接下來的活動﹣﹣要是其他人知道了一定會很驚喜吧。但轉念一想,他還是把電話塞回褲袋裡,任由大家去揣測自己的神秘活動是什麼。莫名的自豪和惡作劇的心態佔據了他的思想,就像是得了一百分的小孩子在母親面前故弄玄虛,悄悄期待著在盛怒的母親面前亮出試卷時的反應。

他挨在牆上,繼續輕鬆地等待著天月的到來。




早在甘黨加濕器成立一週年時,歌詞太郎就曾經鼓起勇氣向天月提議過想要一起出專輯。

那個時候,天月驚訝地睜大雙眼望著他,期待和高興的心情幾乎要從那雙閃耀的雙眼中傾瀉而出。他滿心歡喜的以為天月會立即點頭答應,對方卻突然猶豫了一下,垂下眼簾道:「嗯,雖然是很好的提議,但還不行。」

「欸...」難掩失望之情,歌詞太郎不禁去猜想天月拒絕的原因,但又不想因為自己的一廂情願而令天月難堪,連忙抖擻精神繼續道:「嗯!不要緊啦,如果天月くん不想的話我也不介意。」

「不是歌詞さん的問題......!」天月慌忙解釋道。「我覺得......要和歌詞さん合作出專輯的話,我還差太遠了吧......至少要讓我成為像歌詞さん一半厲害的人才可以呢。」

「天月くん,是不是有人跟你說什麼了.......」

「沒有喔!這都是我自己的想法。」天月搖搖頭,神情很是認真謹慎。「總之,我們以後再談吧。」

「......好的!不要讓氣氛變得沉重起來啦,我們是來慶祝一週年的嘛!(結婚嗎)好了,再不吃的話拉面都要涼了喔。」這樣微笑說著,歌詞太郎下意識的望了一下不遠處的時鐘,鐘面顯示的日期在反射的光影下亮得刺眼。

於是第一次的商量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落幕。


第二次提起這件事是在紅白的綵排後,天月有意無意地跟他提起這件事。

「說起專輯......歌詞さん記得你以前跟我說過想要兩個人出專輯嗎?」低頭小口小口的吃著面,天月小聲地問著,似乎不敢期望對方會記得一樣問得不甚確定。

「嗯?記得喔。」這回倒是到歌詞太郎驚訝了,他沒想到天月會記得這件事,還以為自己是被徹徹底底地拒絕了。「怎...怎麼了?突然提起這件事?」語氣中帶有細不可聞的期待和冀盼。

「沒什麼......」欲言又止地望了望歌詞太郎,天月張了張口,最後還是沒有作聲。「以後再算吧...接下來我還要去另一場練習,歌詞さん先回家吧。」

「嗯,好的喔。」和上次不同,歌詞太郎眨眨眼就接受了這次討論的終結。雖然天月沒有明言,但從他還記得這件事來看,說不定他還是在意專輯的事的吧。

雖然不知道那個「以後」是多久之後的事,但他願意等。

時鐘的秒針仍是慢慢的轉動著,同樣的人,同樣的地方,他已經等了大半年。


然後是最後一次的討論,或者說是決定性的一次討論,就是在不久前的school live結束後的慶功宴上。

「然後啊,收到了『天月くん的唱功進步了!』這樣的評論,真是超級高興的!」按捺不住那小小的興奮和自豪,天月拉著歌詞太郎滔滔不絕地說著。

「真好呢,天月くん恭喜喔。」看著天月像是被稱讚的小孩子一樣興奮的神情,歌詞太郎不禁勾起嘴角揉了揉他的頭。

「歌詞さん也......覺得我有進步嗎?有進步到你一半那麼厲害嗎?」像是無意間帶出這個問題,但那潛藏當中的不安和緊張還是被歌詞太郎敏感地捕捉到了。

「有啊,天月くん總是很努力呢,早就已經比我還要厲害了!」看到天月仍然不太相信的樣子,歌詞太郎拍拍他的肩膊:「天月くん什麼都不缺,就只缺信心了哦!再給自己多一點信心吧!」

『一直以來,我都是被天月くん帶著向前走的呢。』

『所以,無論你在我前方也好,後方也好,我也會在無盡的時間中一直等待著你的。』

「......歌詞さん,肯定只是在說好聽的話來騙我。」出乎意料地,天月伸手抓住了歌詞太郎搭在他肩上的手,細微的顫抖清晰地傳來讓他不自覺地跟著緊張起來。「你還記得......嗎?我說過以後再談的事情。」

「嗯,記得。」反抓著天月的手,歌詞太郎耐心地等著天月說下去,身後的時鐘秒針仍是慢慢轉動著,時間卻不知不覺間過了這麼久。

「那個啊......」




「歌詞さん久等了!」天月氣喘吁吁地跑到歌詞太郎面前,看到對方一派氣定神閑的樣子就知道他一定等了很久,不禁懊惱自己的遲到。「讓你等了這麼久,抱歉...」

「不要緊,只是等了一陣子而已。」不著痕跡地牽起天月的手,故意湊近對方耳邊輕聲道:「這一天啊,我已經等很久了哦。」

剛才就只有等了一小時十五分鐘而已,在那之前,我已經等了近一年半呢。

「知,知道了啦!要是歌詞さん已經等不及的話,可以現在就先公佈消息啊!」慌張地轉移話題,天月想要掙脫對方的手來掏出電話,卻被歌詞太郎阻止了:「才.不.要,就讓他們猜猜我們要做什麼,不就是等到4月24日嗎。」

「歌詞さん,真是壞心眼......」想起這幾天兩人一直在推上故弄玄虛,一副要說不說的樣子,想必已經令很多不明就裡的人很著急吧。雖然說是歌詞太郎的建議,但天月自己也是抱著好玩的心態跟著這樣做了,想想還真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我都等了這麼久了,怎麼可以不讓他們也試著等等。」勾起嘴角,歌詞太郎拉著天月的手向前邁步。「好了,快點去錄音室吧,大家都在等我們呢。」

「啊,嗯,好的。」

車站的大鐘上的秒針仍是慢慢轉動著,今天還是4月19日,你們還有的等呢。


END

20140419


想要寫「覺得自己要努力地追上伊東才可以和他出專輯」的天月和「不管要等多久只要是天月我還是會等」的伊東......打不好......。・゚・(つд`゚)・゚・

因為是純粹私心的關係結果沒有文筆也沒有劇情இдஇ

评论(25)
热度(48)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