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文風挑戰!




(因為寫太長了所以化為文字放下面)

因為各種文風都有......所以絕對有OOC的!再說一次是絕對有OOC的!

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往下看了喔OAO!!







自己文風:


望著因發燒而變得昏昏沉沉但還是堅持著要出門的天月,歌詞太郎歎了口氣,伸手把人拉住,意料之內地聽到對方迷迷糊糊的抱怨。

「......我沒有生病...!」覆上手背時那過高的體溫讓歌詞太郎皺了皺眉,對於天月這漠視自己身體狀況的舉動不知該說心疼,擔憂還是因而引發出有點生氣的情緒,他稍為加重力度按住了對方:「不行,發高燒說什麼都不可以再出門。」

大概是被歌詞太郎少有的嚴厲嚇倒,天月不知所措地停下了掙扎,視線來來回回的在大門和對方之間掃過幾次才低下頭囁囁嚅嚅地開口:「可是...錄音......」

「那個我幫你推掉......保重身體比較重要吧。」意識到剛才過重的語氣, 歌詞太郎稍稍放鬆了手上的力度,另一隻手像是安撫做錯事的小孩般溫和地揉了揉天月柔軟的髮:「好嗎?」

「......嗯。」由於高燒而讓神智不太清醒的情況下,天月晃了晃站得不太穩,下意識的抓緊了歌詞太郎的手還說出來平日從來不會說出的撒嬌般的話:「......那你也不準去............」

微微一愣後不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歌詞太郎把天月摟入懷裡,感受著對方比平日更高的體溫湊到他耳邊輕聲答允:「嗯,我哪裡都不去。」

投稿什麼的,之後再說吧。



黑暗文風:


給發著高燒的天月擦了擦汗,歌詞太郎擔憂地伸手到對方額上探了探體溫,卻因這舉動吵醒了本來就睡得不甚安穩的天月。

「抱歉,吵醒你了?」沒有因而收回手,而是改為輕輕揉著頭髮的動作,天月朦朦朧朧的轉過頭望向歌詞太郎的方向,張了張口卻不能好好的發出聲音。「怎麼?要喝水嗎?說起來也到了吃藥的時間了哦。」

因沒有回應而變得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話,歌詞太郎把手上的東西隨意地放到床頭櫃上就站起身來走到廚房去倒水,似乎並不在意自己留下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在房間裡。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樣想著,天月艱難地撐起身體,因高燒和藥物而極度疲倦的身體不太受他控制,但他還是咬著牙把手伸到櫃前,還要小心翼翼地留意著不讓纏著雙手的鐵鍊發出聲響,努力地抓起櫃頂的鑰匙。

手被握住的瞬間讓天月茫然地愣在原地,抬眼正好對上歌詞太郎不慍不火的眼神。

「天月君,生病了不好好休息在做什麼呢。」仍是掛著那無論任何人看到都會心安的溫和笑容,歌詞太郎滿意地望著天月在剎那間湧滿了絕望和驚慌的雙眼﹣﹣還有,烙在其中最深處的,自己的身影正確確實實地佔據著天月視線範圍的全部。

他把貼有危險警告標籤的藥瓶擱到櫃上,就在剛才天月伸手僅僅夠到的位置。「好了,快點吃藥吧.......不要鬧脾氣了,不然病是不會好的哦......?」



(好像不太kuso的)KUSO:


已經病了整整一個月的天月正百無聊賴地在床上待著。

「啊啊啊啊啊好無聊﹣﹣」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突然被推開,走進來的是一臉認真的歌詞太郎。「歌詞桑?」

「天月君,你對於薄煎餅有什麼想法!」把買來探病的水果毫不在意地往桌上一擱,歌詞太郎少有地用嚴肅的態度對著天月問出了讓他莫名其妙的話。

「很,很好吃.....?」

「錯!女性的薄煎餅,就是男性的拉面!」突然站起來義正詞嚴的說著,歌詞太郎一個轉身指向天月:「對天月君來說,拉面是什麼!」

「欸......」腦海裡瞬速閃過「千里眼」,「大蒜」等等好像都不能用來做答案的詞匯,天月用發著高燒的腦袋思考良久才勉強回答道:「......大概是,和歌詞桑一起的時光吧。」

「沒錯!拉面就是浪漫!拉面就是...............呃?」毫不猶豫地接著說了好一段時間才猛地醒悟天月回答了什麼的歌詞太郎愣在原地好一陣子不懂反應。

「......我什麼都沒有說,你去宣佈你的偉論吧。」



翻譯腔:


伊東歌詞太郎敲了敲門,在沒有得到回應的情況下擅自掏出了鑰匙打開了大門。你這樣做不對。就算腦海深處有這樣想著,他還是順從著自己本能的反應作出了這個動作。這樣做才讓他有種舒一口氣的感覺,就像是可以打從心底中從而確定什麼的感覺。

「打擾了。」踏到客廳的地毯上,揚起的塵埃讓歌詞太郎咳嗽了好幾聲,讓他想起小時候跑到家中久未打掃的雜物房時隔著口罩還是呼吸到的空氣。不過這種還算是乾淨點的,就只是微塵而已,也沒有乾淨還是骯髒的問題,無論是他家中的還是這裡的地毯還是會出現同樣的情況。這可不行,如果是天月的話絕對就不只是咳嗽那麼簡單了,這一點必需要改掉,把地毯整塊拿掉比較好,還是換成別的什麼東西比較好,這可是一個值得好好思考的問題,並不能太過著急決定的。

「歌詞桑?是你嗎,你怎麼會過來了。」歌詞太郎抬頭看到青年出現在睡房門口,淺啡色的頭髮亂糟糟的,看起來像是他偶爾路過的小花園中看過的鳥巢,不過比那個還要柔軟順服點,應該說是像動物的毛髮一樣。歌詞太郎伸手按上去,的確是和設想中一樣柔軟的觸感。「聽說天月君生病了,所以過來探望你。」這樣的回答沒有夾雜太多情感,也沒有太過冷淡,這個像是最正常的朋友一樣的回答一定錯不了。歌詞太郎抓緊了手上的袋子,裡面裝著藥,沒錯,是在藥房買來的藥,那種有著噁心的甜味和七彩顏色的藥,也不知道對不對,他在路上看到藥房就腦袋一熱衝進去了,要是沒有用處不是白浪費錢了嗎,這可不是他的作風。

(我感到有點無力寫不下去)



少女或者小清新:


望著因發燒而變得昏昏沉沉但還是堅持著要出門的天月,歌詞太郎歎了口氣,伸手把人拉住,意料之內地聽到對方迷迷糊糊的抱怨。

「......我沒有生病...!」覆上手背時那過高的體溫讓歌詞太郎皺了皺眉,對於天月這漠視自己身體狀況的舉動不知該說心疼,擔憂還是因而引發出有點生氣的情緒,他稍為加重力度按住了對方:「不行,發高燒說什麼都不可以再出門。」

大概是被歌詞太郎少有的嚴厲嚇倒,天月不知所措地停下了掙扎,視線來來回回的在大門和對方之間掃過幾次才低下頭囁囁嚅嚅地開口:「可是.........」

(咦上面幾句好像很熟悉?)(一定是你的幻覺啦,我寫的文本來就篇篇差不多......)

「......可是?」稍稍彎下身望向欲言又止的對方,不知因是發燒還是害羞的緣故,天月的臉上一片潮紅:「可是......今天是歌詞桑的生日吧......我......」

那句「我給歌詞桑準備了驚喜」被對方突如其來的擁抱硬生生的打斷。

「歌詞桑......?」朦朦朧朧的下意識伸手回擁,明明體溫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高,身體卻渴求著溫暖似的下意識靠近。「再不出門的話,預約了的餐廳還有蛋糕......」

「天月君能夠為我生日準備和考慮這麼多......已經是最好的生日禮物了,真的。」像是真的感到沒關係一般輕聲安慰著天月,歌詞太郎鬆開手微笑著望向對方:「那麼就改成在家裡慶祝吧?」

「那生日禮物......」「這個晚上天月君都得聽我的﹣﹣用這個來作補償如何?......好痛不要打我啦。」



蘇蘇蘇蘇蘇蘇蘇:


今天,我坐著價值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美元的高級豪華房車來到歌詞桑的家門前,車門卻被他種的蘆薈刮花了。我皺了皺眉跟司機說:「這部車不要了,給我燒了它。」

管家替我打開車門,我優雅地穿著最新款的衣服和褲子步出車外,隨即聽到大街上少女的尖叫和相機快門不斷按響的聲音。「又忘記帶口罩了,唉。」我轉頭向群眾微微一笑,隨即看到成千上萬的少女在我的笑容下倒地,真是沒辦法呢。

帶著不錯的心情步向歌詞桑的家,我的頭髮也在瞬間變成明亮的淺棕色。我心情好的時候,頭髮就是這個顏色,眼睛也會變成啡色;如果在心情不好時,頭髮也會變成沉重的灰黑色,眼睛也會變回原本的黑色。就是這個原因讓大家以為我總是在染髮,其實我也對此感到很苦惱。

「歌詞桑?你在嗎?」在我開口說話的時候,我看到身旁的地上開了幾朵小花,不遠處剛剛才醒來的少女們再一次倒地。有一名沒有倒下的少女穿過人群走到我面前,似乎是想向我告白,卻在歌詞桑打開門的瞬間跑開了。怎,怎麼了嗎?

...................................


「天月君,這是什麼?」在抽屜中給天月找藥時看到這篇讓歌詞太郎哭笑不得的創作(還要未完結),他默默地把這本貼著「不得翻閱!!!」的字條的記事本亮到天月眼前,對方迷迷糊糊的盯著記事本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發出尖叫把它一把搶回去。

「上面明明寫著不許看的!歌詞桑你你你怎麼可以偷看看看看看......」

「天月君平日都在寫這種......感覺有點可愛的文章嗎?」「已經是很久以前寫的!!還有中間那個停頓是怎麼回事啦!!」



一看就有病:


伊東小紅帽太郎拿起籃子,穿好mimipon拿來的紅色外套,開始了到森林深處探望奶奶的旅程。

路上一邊採摘著新鮮的蘆薈,一邊哼著歌向前走,他很快就到了奶奶的家。

「奶奶我來探病了!」打開門四處張望,疑似是奶奶的人正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成一團。

「啊,你來啦小紅帽太郎。」沙啞的聲音傳來。「走近一點讓奶奶看看你。」

「奶奶,為什麼你的眼睛那麼閃亮。」「因為要看清楚你啊。」

「奶奶,為什麼你的聲音不同了。」「因為病了所以變不同了。」

「喔,這樣啊.....」猛地揭開被子,被嚇了一跳的小狼天月僵在床上望著一早識破了自己身份的小紅帽太郎,慌張地想辯解卻不知道該從何開始,只能結結巴巴地愣在原地。

伸手碰了碰對方頭上毛茸茸的雙耳,小紅帽太郎皺了皺眉問道:「天月君,你發燒了。」

「欸,有,有嗎......」怎樣也不會承認自己是想在生病時看到對方才躲進來的,只好支支吾吾地回應著。

「嗯,不過不要緊,今天讓我來給天月君做飯吧!」這樣說出拿出自己採來的蘆薈,無視了對方是狼的事實在一旁弄起了蘆薈便當。

「蘆,蘆薈啊......不,沒什麼。」只要是小紅帽太郎弄的,我什麼都吃下去。

奶奶在屋外默默為孫子加油



喜歡的寫手的文風:


非常崇拜千秋的文風......!但我寫不出(倒)



向原作致敬:


飢餓にあえぐ少年に施しをしてしまったな…。(あまつきくんにチキンあげた。)【给了饥饿的少年以施舍…。(给了天月君鸡肉。)】

(從翻譯站直接搬過來)



最後想說的一句話:

其實我就是除了自己的文風什麼都不懂寫的人啦ヽ(・×・´)ゞ......

~~~~~~~~~~~~~~~~~~~~~~~~~~~~~~~~~~


就是這樣,很久沒有發文的我玩了一下這個٩(。・ω・。)و




20140512

评论(40)
热度(52)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