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联文组短暂日常接力【・*・:≡( ε:)】

嗚哇那個名字・*・:≡( ε:)......不管怎樣還請多多指教......!!


りんこの私人禁地:

莫名其妙的每日都会出现的接力www

小短文OOC有

请勿带入三次元

接力顺序:临子,yune @月蝕音迴  ,鸡蛋@血染花鸡蛋  ,雨神@Raingo_D 



第一棒 临子 开始时间【21:58:38】


【嘛——算了,大家都比起我来说更喜欢天月君。我知道我知道,已经很明白的知道了。也没什么就是了(血泪)】


歌词太郎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心情发下这样一条推特,也许是羡慕,也许是怨念,也许只是内心那点不明的独占欲在作祟。


他一直都知道的,天月君有多么受欢迎。因为天月君就是月亮啊,可以将整个夜空照耀的,发着巨大光辉的月亮啊。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内心总有隐隐的不安,混合着嫉妒心和独占欲,揉碎了那点自以为是的小聪明。时不时发出的推特,酸意十足到自己都不忍心看下去。偶尔的对话又甜蜜的像是热恋情侣。


在酸意和甜腻中交替进行的生活,日子一直持续到发出这条推的下午。


也许是时不时闷热的天气躁动了人心,也许是几天没有见面的焦急让人浮躁,也许只是想让谁知道一点,关于自己的孤独。


在那个闷热的午后,歌词太郎坐在咖啡厅,拿着手机,无意间脱口而出了这样一句话。


在那之后的三个小时,歌词太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太阳一点点从天空正中央落到高楼背后,晒人的温度也从最高点渐渐变得适宜起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在安静的咖啡厅里显得格外明显,慌忙拿起手机按下解锁键,本就打开的推特上显示出新通知。


随着手指滑动,天月的回复出现在屏幕上。


【比起在意谁是第一喜欢的人,珍惜自己所第一在意的人的话不是更好吗?平静下来吧】


天月君的回复安静的躺在手机屏幕上,身体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僵直在原地。歌词太郎不断提醒自己这一切不过是孤独作祟的多想,却又止不住一次次去猜想这句话背后所蕴藏的深意。


结束时间【22:12:23】


第二棒 yune 开始时间【22:18:35】


雖然天月總是在抱怨被自己欺負,但歌詞太郎也經常覺得自己在情感上被對方牢牢的牽制著,就是小孩子的一兩句童言都要因而併發出這樣複雜混亂的情感,連他自己都要覺得吃驚。


說不定在感情上來說,天月比自己還要成熟得多,至少對方從來都不會像這樣腦子一熱的就說出這種不知是想要引起注意還是純粹發泄的說話。


隨便地回了些意義不明的句子,感覺思緒還是一樣的雜亂如麻,對這樣的自己感到無力甚至有種深深的自我厭惡開始蘊釀起來。拿起桌上已經滲出水珠的杯子,胡亂地把冰咖啡灌進喉嚨深處,天月的回覆不知為何在這時一遍遍的在腦海清晰地劃過,好不容易才在悶熱和不安中平復下來的心情又再躁動起來。


不對,明明不是希望變成這樣的。


回過神來他已經緊緊抓著手機,電話的那頭傳來表示疑惑的熟悉聲線才讓歌詞太郎猛地清醒過來自己做了什麼。


「天,天月君嗎?」不知所措地開口尋找著話題,莫名的沙啞不清的嗓音暴露了歌詞太郎雜亂不堪的思緒。在聽到天月的聲音的瞬間,他只感覺那份混亂幾倍甚至幾百倍的加劇,心底裡不願承認的那份情感像是要掙脫自己一直死死維持的牢籠和枷鎖而逃出。


「嗯,是我喔,怎麼了嗎?」一如既往地溫暖而陽光的嗓音,混雜著少許的茫然和擔憂,這針對自己而發出的情感讓歌詞太郎在混亂中莫名的安心下來。


對啊,為什麼要不安呢。就像天月君說的,只要我懂得去好好珍惜﹣﹣


思緒在電話中傳來他人的嗓音時瞬間中斷。


「啊!把手機還給我啦!......歌詞桑抱歉,剛才電話被搶了......歌詞桑?」


平靜不下來。


像是在此刻要終於承認那份深埋心底一直被小心翼翼地用笑語和行動藏起的獨占欲或者是其他很為直接純粹的感情,歌詞太郎覺得自己的理智似乎有無法好好控制的跡象:「天月君......你現在在哪?」


「嗯?歌詞桑你沒事吧......聲音聽起來好可......」「我問你現在在哪!」


終究情感爆發的一刻,就斷定了自己在這場事故甚至是感情中穩輸的事實。


结束时间【23:01:28】


第三棒 鸡蛋 开始时间【23:06:38】


“诶……”像是被突然的情感爆发给吓到,电话那头的天月的声音也一连降低了几个调,支支吾吾好像在掩饰着什么,“很……很重要吗?再说了,歌词桑好像也没有必要……对我个人的生活管得那么严吧?”


对方的话听起来好像就有隐瞒,但是这些细节在脑袋快要炸裂的歌词太郎耳中已经转换成了零零散散的碎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只清楚地接到了类似于对毫不相干的人的排斥。


心中的苦闷没有丝毫的减少。


倒不如说是更加强烈了。


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这个人呢。这样的自己好像就是在逗弄一只野猫一样。明明看起来很接近你,但是却又没有完全放下戒备。它甚至不会考虑把肚皮展示给你,顶多让你摸摸它背上的毛,或者挠挠它的下巴,作为赏赐。


歌词太郎无力地靠在座椅靠背上,觉得整个人都被浓浓的忧郁充满了。虽然大家都很忧郁,但他觉得星期一所带来的忧郁也远远赶不上他的十分之一。


发觉他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天月语气变得急切起来。


“歌词桑?”无措的样子歌词太郎的脑子里都可以完全地复制出来,“不……不会是生气了吧?我哪里说错了吗?”


“不……天月君你没有问题的。”歌词太郎苦笑着,看着不断有人结账,走出咖啡厅。


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那一瞬间从门口闪过。


他下意识地站起身,快速跑去结账。就好像追逐着一个虚渺的梦,生怕脚步的停滞会让自己错失机会。


幸好他的前面只有一对情侣,黏黏糊糊但是结账很迅速。或许是男方格外大方的缘故,所以没有任何的废话。他结完账,转身拉开玻璃门。于是他确认了,那不是他太过于思念天月而产生的错觉。


天月是的的确确地站在离他十步左右距离的地方,低头看着手机,旁边站着一位老太太。


他觉得那个背影有点眼熟,但是始终没有想起来,那个年迈但挺拔的身影是属于谁的。


脚步迟疑了几秒,但是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最后他还是决定迈开脚步。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听到了完全出乎内心预料的话语。


“妈妈我说真的哦,你喜欢歌词太郎君吗?”


“妈你说啥呢呢嗯嗯嗯哈哈哈哈——”支支吾吾的声音正和刚刚自己在电话里听到的如出一辙,这个人是如假包换的天月。但是他跟他母亲所谈论的话题,却让歌词太郎困惑起来了。


结束时间【23:22:50】


第四棒 雨神 开始时间【23:24:43】


只恨自己剛才順手掛上了電話,否則現在一定能夠清楚聽見不遠處兩人的談話。他鬼鬼祟祟的將自己藏身於一旁的小巷之中,眼前熟悉的背影晃動著移步,伊東歌詞太郎也只好無視一旁路人狐疑的視線,賭著會被帶去警局的機率,悄悄的跟在兩人後方。


「不喜歡嗎?」婦人再度開口,天月完全沒想到自家母親會追著這個話題不放,一時之間還找不到適合的詞來掩蓋自己的慌亂。


媽媽是和自己說「真的」?意思是說不是單純的那種喜歡?怎、怎麼可能啊,他和伊東歌詞太郎可都是男人啊!話匣子也不是挑這種的來開吧!天月覺得自己的腦子在隱隱發熱,面對剛才伊東歌詞太郎的反常,和自家母親的問話,一瞬間接受了雙重攻勢,毫無防備的他也只能陷入最緊急的恐慌。


是啊,喜歡、喜歡嗎……說到底,自己是很關心這個人的,也希望這個人能夠開心和幸福,為此,他赴湯蹈火也再所不辭。喜歡什麼的,尚不足言語,他也不夠理解那塊區域,只是啊……


「我……很重視他。」


「呵呵,是嗎?」


語畢,婦人隨著人潮一同踏上了交叉的斑馬線,一旁的紅綠燈閃著刺眼的茜光,蓄勢待發的車輛散發出引擎的聲響,因為天還不暗所以尚未啟始路燈的亮。


是啊,因為我很重視你,所以,喜不喜歡的又有什麼要緊。

因為你比喜歡這種感情,更加深植於我心裡。


餘存尚久的紅綠燈秒數,天月停下腳步低頭看著手機屏幕發愣,自家母親逐漸遠去的身影,還有身後愈來愈稀疏的人影。


還有那道,熟悉的嗓音。


「天月くん──!」


在十字路口中央,他回過頭來看著似乎對於自己的止步不前感到訝異的伊東歌詞太郎。


──天月くん,你現在在哪?


「歌詞さん,我在這裡!」


结束时间【23:54:15】


Fin.

20140513

评论(5)
热度(50)
  1. 血染花鸡蛋りんこの私人禁地 转载了此文字
  2. 月蝕音迴りんこの私人禁地 转载了此文字
    嗚哇那個名字・*・:≡( ε:)......不管怎樣還請多多指教......!!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