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牽

。接下來足足有5篇想寫的文!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寫完......(笑)

。很短,所以我要隔行裝成是長文(被揍)

。切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文力下降注意(讓你不好好練筆,快要寫不出文了喔)


~~~~~~~~~~~~~~~~~~~~~~~~



再怎樣認真的回想和思索著,由相識到現在為止,兩人也只有那麼一次的牽手。


在遊樂園的過山車上,帶著惡作劇得逞般小小的自豪和首次牽著對方的緊張感,天月勉強算是有那麼一次光明正大地牽著歌詞太郎的機會。可是,回應他這份感情的只有對方毫不浪漫的尖叫聲和同樣牽著歌詞太郎的rib在旁邊因奸計得逞而哈哈大笑的聲音。


真的,好不甘心啊............






就這樣在人滿為患的電車上盯著歌詞太郎那緊握著拉環的左手想著有的沒的,天月在電車猛然停頓的時候重心不穩的晃了晃,差點沒撞到就站在自己前面的歌詞太郎身上,對方幾乎是馬上緊張地開口了:「天月くん?沒撞著哪裡了吧?」


「啊......沒什麼,沒事。」繼續望著拉環的方向望得出了神,天月心不在焉地回答著。


「沒事就好,快要準備開車了,小心站好。」貼心地提醒著,可惜天月正處於什麼都聽不到的發呆狀態,隨隨便便的「嗯」了一聲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不就是牽手嗎......我在那邊這麼介懷幹什麼,那個伊東木頭太郎肯定什麼都沒想吧,他一定就沒有介意過有沒有牽過手的問題,他去在意那個還不如去多寫一首曲......啊!


不好好留意身邊事物的結果,就是在電車開動的瞬間天月又一次差點跌倒在地上,這次因慣性而向後倒去的結果就是身後的乘客小小的抱怨了下往後退,而不是像歌詞太郎般還會出言提醒。


不過天月在意的不是這個,而是被歌詞太郎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舉動嚇了一跳。


「歌,歌詞さん......?」扣著手腕處的動作成功止住了自己繼續倒下,天月不知所措地順著對方的力度站穩腳步,熟悉的體溫沿著指尖傳遞到手腕的陌生觸感讓天月倏地紅了臉,一時之間不知該揮手甩掉對方還是乘機反握回去讓他愣在原地不懂反應。


「不是叫你站好了嗎......」溫和中隱隱帶著無奈的語氣讓天月像是被責罵的小孩子般低下了頭,望著這樣的天月不知說是好氣還是好笑,歌詞太郎苦笑一下低聲問道:「天月くん,在想什麼重要的事想得這麼出神呢?」


明明是在如此人多嘈雜的車廂內,歌詞太郎的聲音這次卻順利地繞過人群傳到天月耳裡,不比手腕處的溫度和力度更確鑿的問句讓天月瞬間慌張起來:「想,想,想什麼!?什麼都沒有在想啊!」


「可是天月くん由剛才開始就一直在發呆,難道是......」「沒有!我什麼都沒在想!」


過份激烈的反應讓歌詞太郎了然於心的眨了眨眼,總算停止了像是逗他一般的舉動。但這種彷彿被對方看穿一樣的感覺反而讓天月局促不安地別開了視線,連忙轉移話題:「歌詞さん你要抓著我的手抓到什麼時候......」


「啊,抱歉抱歉。」嘴上這樣回應著,歌詞太郎卻仍然維持著緊緊抓著天月手腕的舉動,在天月提出疑問前突然使力把他往前拉的動作讓他踉蹌了兩步,茫然地抬頭發現原本被緊握著的手被小心翼翼地放到對方剛才還在緊握著的拉環上:「這次要抓好,不要再走神了喔?」


順從地抓緊了拉環,殘存著的些許暖意和金屬本身的冰涼觸感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難以名狀的失落和失望在心底最深處悄悄浮現,這種像是自己跟自己鬧脾氣的不成熟讓天月莫名的煩躁,他抿了抿唇不再作聲。


果然,以為這傢伙會主動來牽自己的手什麼的﹣﹣


思緒在歌詞太郎的左手覆上自己的手背時倏地中斷。


「!?」和剛才不同,勉強算得上是牽手的動作讓天月在一瞬間混亂起來,混雜著驚喜和倉皇失措的心情下只好怔怔地望向作為罪魁禍首的歌詞太郎,對方則像是完全察覺不到自己的慌張般疑惑地回望自己:「怎麼了?」


「手,手,手,手.............」結結巴巴的連一句話都沒能好好說清,感覺此刻全身的知覺都只剩下那份包裹著右手的暖意和對方握著手背的觸感,因為這種小小的舉動就已經讓臉上瞬間如火燒般灼熱的單純期盼讓天月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一輩子都不要再出來了。


這傢伙是會讀心術嗎!!!


「啊,因為這附近的拉環只剩下這個了嘛,不好好抓著可是很容易跌倒的......何況這樣握著天月くん的手好像比較安心,就算你待會又再發呆我還是可以抓住你啊。」不覺得是怎麼一回事般用爽朗的聲線回答著,聽著這種該說是思考迴路直接還是帶點曖昧的回應讓天月感覺臉上又是一陣陣的發熱,心臟噗通噗通的像是快要跳出胸口一樣快速跳動著,這簡直是比長跑更考驗心臟的承受能力。


「啊哈,哈哈哈,是,是這樣啊......」就算在內心中模擬過千千萬萬遍,當歌詞太郎的手真的握著自己的手時該如何作出反應,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還是會遠遠超過自己所想的變得無法控制。就像是他從來沒想過兩人的初次牽手會發生在在過山車上一樣,天月也沒想過他們的第二次牽手會在這猝不及防的情況下發生。


自己與世界的連結彷彿只剩下這一環,唯有透過從對方掌心傳來的溫度才能確切體會到世界以至是自己的存在,天月不得不佩服當人沉浸在愛情時人的思考竟然變得如此單純直接,甚至是這麼的一個不算牽手的牽手也能耽溺當中無法脫身。


............怎樣都沒關係了不是嗎。






在對方沒有留意到的情況下低頭打量,歌詞太郎好笑地望著自以為把心思藏得很好的天月努力地掩飾著驚喜和慌張的情緒吞吞吐吐的胡亂回應著,握著拉環的手悄悄加大了力度把對方抓得更緊。


自從上次的過山車之旅後,自己總算可以找到個理由光明正大地和天月牽手了。嘛,雖然不太算是正式的牽手。


因天月馬上緊張地僵住身體的舉動而勾起了嘴角,比自己略小的手被握在手心的溫暖像是要喚醒哪份久違了的記憶一般真切地傳遞過來,單純地透過單手觸碰彼此的動作竟顯得如此彌足珍貴,未曾體會過的暖意確實地透過掌心傳到心坎的最深處讓人打從心底裡感到溫暖。


雖然還是未能做到自然而然地緊握你的手。不過,在這之後的將來,我還是會牽著你的手走下去。




END

20140516

评论(12)
热度(44)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