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袖触れ合うも他生の縁

-設定半架空,請勿代入三次元

-聯文組第二胎ww

-OOC可能ww

 

【接力顺序:花鸡蛋→阿尘→临子→抽子→雨神→yune→逃子→豆乳→千秋】

 

第一棒雞蛋請戳:http://huajidan.lofter.com/post/355856_1314cf4

第二棒阿塵請戳:http://tearanne.lofter.com/post/314e7e_1332b87

第三棒臨子請戳:http://rinkoko.lofter.com/post/300f0b_13dd2af

第四棒阿抽請戳:http://clear7878.lofter.com/post/30861e_13fb0c3

第五棒雨神請戳:http://raingo-d.lofter.com/post/18b6d6_1471554


~~~~~~~~~~~~~~~~~~~~~~~~~~~


每當面對這個重覆了千萬遍的場景時,歌詞太郎總是會想起那份即使是對他而言亦很遙遠的過往。


在接近無盡的生命中面對全然的寂寥和孤獨,任由時間的洪流沖刷侵蝕,直到心靈被磨成細碎的粉末失去全部的感情和意義,用人類最喜歡的那份笑臉來粉飾一切成為追求永恆的傀儡。哪怕是像音樂這樣能夠穿透幾萬年的光陰流傳的事物,也就是能夠讓他維持生命的一份勇氣,距離那種貫徹生命的意義或許還差了一份雙向的真情。


所以,他無法以任何方式訴說當初被天月伴隨著歌聲找到的緣份,也沒法解釋經歷千百世後透過音樂能夠再一次被對方找到的奇跡。


不如說,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某一天被天月找到自己之後,他就擅自把生命的重量放到那個理應自由自在的靈魂之上,把當天那個躲在樹後偷看自己的少年擅自地束縛起來。


記憶中和眼前大致相同而又不盡相似的場景重現,歌詞太郎側頭望了望偷偷地在打量自己的天月,對方一驚紅著臉別開了目光。


「怎麼了嗎?」看著預料之內的反應露出了溫和的微笑,歌詞太郎努力地壓下心底裡的躁動不安,只要面對天月就會被揚起的感情讓他不知所措而又深深嚮往,然而他卻要把這份心情塞到最深處仔細收藏,兩者間的矛盾哪怕再過千萬年也未能收窄。


「啊!沒什麼......只是在想,歌詞さん突然把我約出來提早慶祝生日什麼的......」混雜著些微的不安和欣喜赴約,天月面對著這個認識了不足三個月的人努力地作出回答﹣﹣他不清楚歌詞太郎如此主動接近的原因或者目的,只是心底裡深深的疑慮和情感必需找到一個解答。


例如說,歌詞太郎那讓他幾乎被灼傷的極高體溫,以及每次自己抬頭都會從對方話語和眼神中窺探到的一份寂寥;又或者,純粹是因為音樂的牽引;再或者是,每次面對這人時腦海深處隱隱約約浮現的各種場面,還有難以言喻的既視感或者違和感,什麼都好。


這一世的天月似乎比任何一個時候的他都更想找到答案,就好像當初的那個他在細雨中的崎嶇山路上硬是循著音樂找到躲在樹林深處獨自歌唱的歌詞太郎一樣,他也在這片時光中不可置信地在茫茫人海中覓到了這個人的歌,認識了這個人,甚至鮮有地答應了對方熱情得讓人卻步的邀約。


為什麼呢。


「嗯,因為天月くん生日的那天我大概要去路上live吧,所以打算給你提早慶祝。」面不改容地帶著淺笑回話,好像在哪個和那個過往也做過類似的事情,歌詞太郎面對著近似的場景勾起不變的微笑。


對,再一次,又一次,然後在不久的將來中還會有第三次,第四次,第千百次,直至麻木到永遠帶著微笑把守護這個人當作自己永恆的職責。


就像是被困於無盡的輪迴,既是對眼前的靈魂也是自己的桎梏,歌詞太郎甚至理不清自己到底是還愛著天月,還是一切僅是年少無知的自己定下的一個枷鎖,讓自己今後甘之如飴地承受的束縛。他甚至連那份契約的內容都記不清。


「啊!疼疼疼......天月くん你怎麼了!」被猛力拉扯著面頰的痛覺讓歌詞太郎慌忙回過神來,天月正用雙手用力地把他的臉向內壓,在旁人眼中絕對是做出了一個讓人忍不住發笑的奇怪的表情。


「......呃,沒什麼,抱歉。」像是也在此刻才醒覺自己在做什麼,天月盯著歌詞太郎好一陣子才慌張地收回手,殘存在手心的滾燙感覺像是沿著血管攀到臉側讓他雙耳都微微發熱。「只是感覺......不想看到歌詞さん這樣笑著的樣子......抱歉!我的意思不是指不想你開心啦......」


在確認體溫的同時,天月只是打從心底裡覺得,歌詞太郎根本一點也不覺得高興。


所以,他不想見到那個笑容。僅此而已。


﹣﹣『我一個人也很高興的,你看,我是在笑喔!』

﹣﹣『騙人,你以為有面具我就看不見嗎!如果是不開心就哭出來啊,你看我就經常哭。』

﹣﹣『欸~天月くん總是在哭呢。』


和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和以往的多少次都不同,僅僅是和讓他幾乎要遺忘的久遠的那一次相近的反應讓歌詞太郎怔怔地愣在原地。


用力地咬著下唇不發出聲音,歌詞太郎試著壓下笑容,但結果還是淡淡地笑著回答:「這樣啊。」


「不,不要在意剛才的事了!歌詞さん不是說要跟我慶祝嗎!我們現在去哪?」乾笑著打破這個尷尬的場面,天月嘗試把自己從混亂的思緒裡抽離,企圖撇開有什麼被遺忘了的那份不適。


「啊,對呢對呢,天月くん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拉面,唱歌,他或他的家,抑或是遊樂園甚至只是一個小公園,歌詞太郎自信自己對天月的任何選擇都有著充份的準備和肯定。


他似乎忘了這一世的天月把他波瀾不驚的心撼動了兩次的剎那。


「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地方......」這樣回答到一半覺得似乎會讓氣氛冷掉,天月連忙認真地思考著然後把話題拐回來:「呃!有有有!有想去的地方!那個,之前不是說準備要開發附近的樹林嗎?據說那裡有一棵種了差不多一萬年的古樹,大家都覺得很可惜說要在樹被移走前去看看......嗯,我們也去看看吧?」


「......古樹?」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情像是被猛然激起好幾波的漣漪,歌詞太郎努力地裝出平靜的樣子,但心臟的鼓動卻不由自主地加速起來。


四處張望一下,天月稍稍踮起腳尖指向道路盡頭的山頭:「嗯,大概就是那邊。」


他僵硬地順著天月所指的方向望去。


似是要接通無數的時間和空間的漫長道路,在那裡的盡頭,隱隱可以見到一片朦朧的深綠在霧間看不真切。


但歌詞太郎比誰都清楚那個地方。


在一切的起始和結束間,明明是展露著陽光的晴空突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細雨。


TBC

20140526

~~~~~~~~~~~~~~~~~~~~~~~~


後記:


終於......寫好了!(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

去把前面的聯文放在一起反覆看了好幾次!不知道能不能盡力留意到前面的大家努力地想表達的事情和伏筆(๑•̀ㅂ•́)و✧.......!!(應該,什麼都沒留意到)

古樹是......在利達的第一章中提及到的......!文筆表達不清所以來個註解・*・:≡( ε:)

應該,呃,寫得還可以吧......?和厲害的人們聯文了感受到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壓力......

非常感謝能夠來閱讀的大家,還有在努力著各部分的聯文組的各位!ヾ(●゜▽゜●)♡ 


评论(6)
热度(39)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