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跡

。繼續系列作(?) 繼續也是可以分開看也可以連續看(,,・ω・,,)!!

。很久沒寫非架空,很久沒寫soramafu.....這之後去寫回這兩項才行:3

。純屬虛構,切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入冬的黃昏來得特別早,夕陽把兩人的影子拉得頎長,一長一短的兩個剪影在地面一晃一晃的讓天月有點迷糊。

他輕輕打了個呵欠,換來了身邊歌詞太郎的輕笑聲。

「怎,怎麼了啊!」回過神來瞪向身邊比自己略高的人,天月不忿地看著歌詞太郎那像是看著小孩子一般的眼神,感覺很想直接揍到他那張自稱會嚇跑別人的臉上。

「沒什麼,明明是寒假前最後一次練習了,但天月くん完全提不起勁呢。」恃著幾厘米的身高差和學長的身分拍了拍天月的頭,柔軟的髮在夕陽映照下顏色似乎淺了一圈,他突然覺得天月應該也挺適合啡髮的。「是因為冬天了嗎?」

「嗯......天氣太冷感覺除了睡覺什麼都不想做啊......」幾乎整個下午都在昏昏沉沉的狀態中,天月今天花了比平日多好幾倍的時間才完成預定的練習。由於明天就是大家期盼已久的假日,校園裡早就空無一人,兩人幾乎是全校中最遲才離開的。

又再打了個呵欠,天月揉了揉眼,少了平日的陽光氣質反而讓他每個動作看起來都像是在撒嬌的感覺,歌詞太郎默默地別開了視線。

然後馬上又在天月疑惑的眼神下回過頭來用微笑敷衍過去,歌詞太郎拉了拉裝著結他的袋子,繼續和天月有的沒的地聊著。


和天月交往以來,已經快要兩個月了。

所謂交往其實也沒想像中來得複雜,倒不如說什麼都沒有變化﹣﹣午飯,放學,有時是兩個人也有時是三個人也有時是更多人的練習,還有步在回到宿舍的路上始終不變地談論著音樂的話題。

硬是要說有什麼改變的話,就是兩人一起晚飯的時間愈來愈多了...吧?不過這似乎和交往沒什麼關係,純粹只是因為兩人都不太懂得做飯只好到飯堂晚餐而已,想到這裡歌詞太郎突然感覺有點泄氣。

今天的午飯時,天月曾經有意無意地提出過寒假一起遊玩的建議﹣﹣然後在歌詞太郎望了一眼自己的日程之後瞬間完結了這個話題。高三的考試,加上大量作曲填詞和樂隊組合的預定,他絲毫擠不出半點時間去和對方約會。

即使天月是馬上微笑著擺手說沒關係,歌詞太郎還是沒看漏對方眼裡一閃而過的落寞。

明明自己也在腦海中千百遍的籌劃著兩人的約會,遊樂園也好,棒球中心之類的也好,他甚至連幾點解散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都想好了,說什麼都是根本沒有實行的機會。

這個世界上沒有能夠持續至永恆的事物,感情也好,你也好,他也好,都終究會在時間沖刷下消失得不留痕跡﹣﹣所以才想在此刻珍惜著存下一份回憶,或者說什麼曾經存在的足跡。但他們卻連這一點都做不到。

我,還真是個不合格的交往對象啊............


在天月一個踉蹌撞到自己身上時才猛地回過神來,歌詞太郎連忙扶住了睡眼惺忪的對方,順道伸手接過他揹得歪歪斜斜的背包:「走著路也能打瞌睡啊......今天練習得太辛苦了嗎,抱歉。」

「不,沒事......」半垂著眼迷迷糊糊地回答著,天月不自覺地把大半個人都挨到對方身上,這種平日少有的舉動讓歌詞太郎微感詫異,但還是主動伸出手去握住天月空蕩蕩的右手。

觸碰的剎那間他感覺到對方因驚訝而下意識縮開,但又瞬即因為什麼別的原因而硬生生地止住的動作,兩者加起來成為了細微地顫抖都讓歌詞太郎都感覺得一清二楚。

輕輕勾起笑容,歌詞太郎伸手抓住了天月比自己略小的手掌。

「天月くん,在冬天的日子都是像這樣特別想睡覺嗎?」尋找著話題讓天月回家前維持清醒,歌詞太郎稍稍放慢了速度,而對方則是在不穩的腳步中搖了搖頭,似是連回答的氣力也沒有了。

「那麼今天是因為什麼事情才睡眠不足嗎?啊,難道是昨晚玩遊戲玩得太晚了嗎?」拉了拉差點沒倒在自己身上昏睡過去的天月,歌詞太郎好笑又好氣地聽著對方唔唔哼哼的不知道回答了什麼:「不可以現在睡啊!喂喂,天月くん.......」

接住了直接倒下來進入夢鄉的天月,歌詞太郎邊感歎著要節制對方去吃夜宵的次數,邊小心翼翼地揹起了睡得香甜的人。天月起初還小小地掙扎了下,結果還是靠著暖意滿足地睡了過去。

「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好,下次可不能像這樣啊......」明知對方聽不到的情況下自言自語般的說道,卻意料之外地從天月的夢囈中得到回答:「還不是...歌詞さん的錯......」

「呃,我嗎?」認真地回想著自己做錯了什麼,背上的天月在睡夢中換了個姿勢,手臂撞到歌詞太郎轉而掛到胸前的背包,外層的袋子裡裝著的筆記本讓歌詞太郎莫名地感到好奇。

在胸前掛著兩個背包,背上掛(?)著一個天月,手上還拿著結他的情況下,歌詞太郎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費力地掏出筆記,打開筆記的瞬間跌出的書頁讓他微微恍了神。

停下了原本往前走的動作,他頓了頓把步伐轉向了相反的方向。


再次睜開眼時映入眼簾的一片漆黑讓天月慌張地想要坐起來,卻詫異地發現自己不是睡在床上而是被熟悉的身影揹在背上,一瞬間不知該如何反應之下只好乖乖地維持著趴在歌詞太郎背上的姿勢。

「抱歉,吵醒你了?」察覺到背上的騷動,歌詞太郎放輕聲線問道,但並沒有停下腳步:「馬上就到了,所以不要再睡著了喔。」

「嗯......嗯?去哪?」困惑地側頭問著,無法理解的現況讓天月難以辨清夢與現實,思考也跟著混亂起來。「啊!那個,先放我下來啦!」

腳尖接觸地面時還虛無飄渺的沒有實感,天月用力地拍了拍在冬夜間冷得發涼的臉,邁開腳步追上歌詞太郎﹣﹣雖然他根本不知道目的地在哪,或者說記憶只停留在離校的瞬間的他根本還未搞清現在是怎麼的一回事。

所以,他對於歌詞太郎停步在公園前的舉動更是感到莫名其妙。

「嗯,要是坐在鞦韆上太久的話會累的,果然還是到長椅上坐吧。」自顧自的坐到長椅上,歌詞太郎擺了擺手招呼天月過去。「天月くん也快點過來吧。」

「欸?」不明所以地走過去,挨著冰冷的長椅坐下的觸感讓天月抖了抖,睡意似乎也被驅去了不少。「突然的......在這裡做什麼?」

「約會啊。」

理所當然的回答讓天月剛剛才清醒過來的思緒再次陷入了混亂。

「約,約,約會!?」

「嗯,是約會沒錯。」像是計劃得逞露出了對於天月驚訝的反應表示滿意的笑容,歌詞太郎放下手上的袋子把雙手撐到兩側,視線順著仰起的側臉落到滿天的繁星中:「雖然寒假是沒有時間啦,不過寒假前的話......還是有一點可以約會的時間喔。」

雖然選擇公園作為約會地點什麼的還是要偷看了天月的筆記才想到,用心一想說不定還略微缺乏浪漫,但總比什麼都沒做過來得好。

本以為對方會驚喜得結結巴巴的沒能好好回答一句完整的話,沒想到天月側頭盯著他好一會,突然像是釋懷了般呼出一口氣,白霧在冬夜中旋了一圈溶化在空氣之中。

兩人間陷入了短暫的沉默,剩下星光在夜空顫動著像是哪誰心底裡的不安被表達出來一樣。

「我以為你會驚訝的。」思索了下,歌詞太郎還是順著心裡的想法說出來了。

「嗯,怎麼說呢。」不知是被天氣冷的還是因緊張害羞而紅了臉,天月學著歌詞太郎般仰頭望向夜空,突然感覺星空像是比平日耀眼般讓眼睛乾澀起來。「......有種,歌詞さん果然會這樣做,的感覺吧。」

「嗯?」直接地帶出心裡的疑惑,隱約覺得有哪裡不對勁的歌詞太郎偏了偏頭,總感覺天月的回應讓他始料不及。

幾乎是立即地察覺到歌詞太郎的訝異,帶著少許的心虛和不安,天月低頭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像是帶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天月垂了垂眼:「因為,歌詞さん是個心思很細膩的人嘛。」

順著這個舉動,今天一路下來發生的事情像是出現了完整的連結,環環緊扣的蛛絲馬跡背後藏著的心思被揭開了一層紗般變得清晰起來﹣﹣歌詞太郎有那麼一刻覺得,說不定自己一直都小覷了天月。

午飯的提議,一整天的沒精打采,背包最外層裝著的筆記,預料之中的反應。

與其說是天月擔憂著的難以置信或者生氣,倒不如說他最先想到的是自己沒能留意到對方寂寞的懊悔:殘存在對話裡的,行動裡的,甚至是一個眼神當中蘊含著感情的痕跡。

留有餘溫的外套覆在背上的觸感讓天月茫然地眨了眨眼,歌詞太郎半垂著頭幫他把外套披好的舉動下他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他只好囁囁嚅嚅地開口:「那個,歌詞さん......?」

「嗯?什麼。」

沒有抬頭的回答讓天月更為戰戰兢兢起來,但還是繼續小聲地問著:「你不生氣嗎?」

「氣什麼?」

指尖的動作像是思考著般停頓了半秒,天月望著歌詞太郎收回了手,自己伸手捏緊了身上的外套:「氣我......故意做這麼多事情,來讓你主動和我約會,之類的。」

「嗯......那我也想知道,天月くん這麼相信我的原因。」終於抬起了視線望向天月,歌詞太郎望著對方像是做錯事的小孩般委屈的樣子,放柔了眼神揉了揉他的頭髮。「明明像是我這麼遲鈍的人,天月くん還真有信心啊。」

像我這樣,要讓你付出多少努力和心思才能察覺到你的感情的人﹣﹣無論是我們的初遇,還是作為交往契機的信件,還是這次你小心翼翼地籌劃著的約會。

我能自豪的,大概只有是無論當初還是現在,我都能夠在時間盡頭中找到你那份感情的蹤跡。

「因為,是歌詞さん啊......」

思索良久後得出這讓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歌詞太郎無奈地笑了笑,壓低聲線湊身上前說道:「那我也告訴天月君好了,因為是天月くん,所以我沒生氣。」

「這,算什麼答案啊......」因對方突然傾身上前而不安地想往後退,天月在下一刻馬上絕望地發現歌詞太郎的雙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撐在自己身旁,不著痕跡地把他困在長椅上動彈不得。「等,等等......」

「噓,約會嘛,不就是要做些約會才會做的事情嗎。」看著天月慌張的樣子,歌詞太郎在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距離下輕聲道:「閉上眼睛。」

不知所措地望著兩人間的距離逐漸拉近,天月自暴自棄地順著對方的意思緊閉雙眼。

最後映入眼簾的,夜空間一閃而過的流星像是要在瞳孔深處劃下痕跡一樣璀璨奪目。


END

20140607


~~~~~~~~~~~~~~~~~~~


看看這篇再看看上一篇的結尾怎麼好像自相矛盾(X)

评论(10)
热度(57)
  1. 一方月蝕音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阁角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