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soramafu】信/空色圍巾ver.

。係!久違的soramafu!(你多久沒寫過了你自己知道嗎)

。其實和之前甘黨的那篇信是沒有關係的:3 只是標題一樣owo

。切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真的真的真的會OOC我好久沒寫了orz,微架空設定


~~~~~~~~~~~~~~~~~~~~~~~~


上一次去郵局都已經是好幾年之前的事了。

隱約記得那天的晴空澄藍得耀眼,そらる在入春微涼的空氣中想了想還是繫著圍巾出門,沒想到會在郵局裡耗上了大半天。

還記得那時,那個戴著口罩的青年在郵箱前磨蹭了好久好久,反反覆覆地把信掏出又塞回口袋裡的動作讓在後面等著投信的そらる看得煩躁。

他伸手拍了拍青年的肩膊,然後望著對方被嚇得手一抖把信跌到信箱深處。



「欸!そらるさん有過這麼不幸的經歷啊。」電話那頭的まふまふ聲音不太清晰,混雜著沙沙聲的對話像是被蒙上一層灰的記憶般含糊不清。

「嗯,也不能說是不幸吧。話說你那邊好吵。」低頭望了望手錶,比預想中要早的時間讓そらる有點糾結,但並沒有放慢步伐的繼續大步走著。

「嘿嘿!因為そらるさん要上來玩所以在努力地打掃家裡!」伴隔著まふ的聲音是不明物體跌在地上的響亮撞擊聲,そらる皺了皺眉把電話拉離耳邊。

「啊啊啊そらるさん剛才抱歉!」好幾分鐘後才重新回到電話前,まふ面對著電話對面的沉默突然感受到不明的寒意而猛地一抖,連忙轉移話題:「是說我剛剛翻到了live的時候收到的信!原來被收到最裡面去了!」

「......為什麼你打掃家裡要把以前的東西翻出來,這樣家裡不是會更亂嗎。」

「啊!」

恍然大悟的回答讓そらる感覺自己的耐性都差不多要磨光了。「啊什麼!你是笨蛋嗎!」

「不是啦!我那聲『啊』不是在回答そらるさん的問題!」認真地解釋著,まふ的語氣似乎帶點慌張。「そらるさん你到哪了?出門了嗎?」

「還有三十步左右的距離會到達你家門口。」冷冷的回答。

「啊!這麼快!不是約了三時嗎!!」

「你不滿意的話我現在馬上走,再見。」這樣說著但還是踏著大步頓在まふ家門前,そらる好整以暇地在門外聽著門內馬上出現混亂的撞擊聲。

「等等!そらるさん給我十分鐘!我十分鐘後開......」

まふ在滿地的紙張中僵硬地抬頭,眼前是そらる毫不客氣地踏入他家門的身影。

「打擾了。」沉默地盯著亂成一團的客廳,そらる思索良久默默地說著,雖然語氣裡並沒有半點打擾了的意思。

「......呃,歡迎光臨。」乾笑著抬頭望著そらる,まふ望了望一片凌亂的四周,連忙從地上站起身執拾起來。

如果說そらる一開始是因為自己早到而過意不去的話,那他在看到まふ在收拾時因為太慌張而踩到地上的紙張來了個平地摔的時候,就是感覺自己要是再這樣呆站著就未免太過份了。

沉默地步進廳內,そらる一言不發地蹲下身幫忙執拾,豈料まふ馬上緊張地把他推到一邊:「そらるさん你坐著就可以了!我自己收拾就可以了啦!」

「要是讓你一個人收拾我都不知道要等多久。」口不對心地回答著,そらる低頭撿起一張又一張滿佈紙跡的信紙和信封,像是不合這個季節的新雪一樣把地面舖成花白的一片,看得他眼前一片朦朧。

「嘿嘿嘿そらるさん果然是個傲......」「閉嘴。」

兩人默默地執拾著滿地的紙張,空間彷彿只剩下細碎的磨擦聲音和視野內的空白。

「乞......乞嚏!」冷不防地被從窗外吹進的冷風嗆了下,そらる抬眼望了望窗外,澄藍的天拂起透明的風捲到屋內把好不容易才稍稍收拾好的地上又次一片狼藉。

兩人面面相覷,好一會兒そらる才淡淡地歎了口氣:「我去關窗。」

避開地上的紙張安靜地前行,そらる扯了扯肩上的圍巾,視線卻被角落處的一抺淡藍吸引。

「......?」蹲下身盯著在滿地雪白中的一片藍,そらる側頭打量著地上的大概十幾個信封,上面似曾熟悉的字跡寫著「給そらるさん」讓他有點疑惑。「喂まふ,為什麼給我的信會放在你這兒了。」

「欸?......欸!呃,對呢,為什麼呢哈哈哈......」莫名地心虛的回答讓他愈發地好奇起來。

「既然是給我的,那我就拆來看了。」說著低頭就作勢要把其中一個信封撕開,意料之內地看到まふ馬上緊張地想要把信搶走,連忙一個揮手躲開。

「喂,為什麼要收起我的信啦。」

「不是啦!那個......才不是給そらるさん的......」

「可是上面寫著我的名字啊。」難道是誰給我寫的情書所以妒忌收起來了嗎。

「那個!是!」まふ結結巴巴地望著悠閒地等待著回答的そらる,終究把心一橫把事實喊了出來。

﹣﹣那個!是我寫給そらるさん的啦!

「......」被突如其來的回答嚇倒,そらる一瞬間愣在原地不懂反應,而まふ則像是自暴自棄般苦笑一下繼續說著:「又不好意思寄給そらるさん!所以就收起來了!因為寄出去一定會被說噁心的吧!」

不管怎樣,都想把自己這份心情銘刻下來﹣﹣由未能見到你開始,到了自己幾乎想也沒想過的現在,每一步的心情。

無論如何都想傳達出去, 然而無論如何都不敢傳達出去

低著頭微微縮起身體等著被責罵,まふ緊閉著眼低頭良久,結果換來的是對方輕微的歎氣聲和夾雜著無奈的用手上的信封敲了敲自己的頭側。

「そらるさん......?」小心翼翼地抬頭,まふ只敢用眼角餘光偷看そらる的反應。

「信,我拿回去了。」使力按住了想要抬頭的まふ,そらる捧起地上的信轉身背對著對方走到一邊,身後欲言又止的聲音被他扔在腦後好一會後,他才像是想起什麼地低聲問道:「還有一封呢?」

「咦?欸?哪封?」

「算了,什麼都沒有。」

「欸!そらるさん!你想說什麼啦!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寫過多少封信?你偷看過我寫了?......」

「吵死了閉嘴。」



まふまふ低頭看著手中空空如也差點沒哭出來。

我還沒寫地址,我還沒寫地址的啊!這樣想著他氣憤地轉過頭去盯著讓他把信跌到郵箱裡的罪魁禍首,對方聳聳背踏前一步把手上的信扔到郵箱裡,甚至沒有多望他一眼。

直到轉身離去的時候,那人才淡淡地回頭說了一句說話,但まふ聽得不太清楚,只記得自己那時候一時激動地喊著喊著,突然就把信裡的內容都自然而言地喊了出來。

真奇怪,明明是對著不認識的人﹣﹣那明明是悄悄以粉絲的身份寫給そらるさん的信。

那人倒也站著默默地聽著他的無理取鬧,直到他冷靜下來盯著眼前的陌生人而快要交流障礙發作的一刻才淡然地開口。

「.......沒寫地址也沒關係,反正那個人已經收到了。」

擱下這樣一句莫名其妙的話而轉頭離去的那個人,肩上的圍巾在空氣間劃過和天空同色的軌跡,就如那封靜靜地躺在郵箱深處的信一樣藍得耀眼。


END

20140611

评论(7)
热度(52)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