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奇

。最近文章一直在退步所以決定發完這系列閉關一段時間自我操練(⁰▿⁰)

。不知有沒有人發現到:3(發現什麼)

。切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唔......半架空注意........


~~~~~~~~~~~~~~~~~~~~~~~~~~~~~~


歌詞太郎做了一個夢。

在夢中,他和他渡過了整整一年的時光,輕碎的花瓣夾在回憶中彷彿帶著淡淡的香,讓人沉緬其中不願醒來。

他忘了為什麼自己突然要離開,只記得當時望著少年由哭泣到寂寞到淡然,他無論用上怎樣的安慰和擁抱還是僅能眼睜睜地望著對方搖搖頭露出了微笑。

到了最後,陪伴著他的少年說著什麼轉身消失在滿天的日光中。


在他畢業的第二天開始,歌詞太郎就完完全全地失去了天月的消息。

致電他的號碼,收到的只有空洞的聲音告訴他號碼不存在;想要直接上門拜訪,卻想起兩人都沒有去過彼此的家。他抓著天月熟悉的朋友問了好久好久,最後得到來的還是只有支支吾吾的拒絕。

天月沒有失蹤,也不是說人間蒸發什麼的,他從來沒有質疑過天月到底是不是上天賜給他的一場夢。班上的人都知道他,學會的人笑笑地說著「啊是那個總是和你在一起的孩子嗎」,但他就是千百次地錯開和他見面的機會。

他偏偏就無論如何都找不到他。

像是在虛幻間穿梭幾百回,他站在當初兩人相遇的走廊好像看到回憶在眼前播放,天台還殘存著天月鼓起勇氣對自己的告白,櫻花飄散落到公園的長椅上甘甜得像哪天的哪個吻。

一開始他還堅持著這份感情,然而花開花落間一切都彷彿朦朧起來。他眯起眼盯著花瓣散落,直到連校園裡認識天月的人都全數畢業,直到他換了好幾次手機看著當初存著的信在光陰中化成粉塵,他才靜靜地止住了不停地往前尋找著某人身影的腳步。

一切只是鏡花水月間的夢而已。

不管天月存在也好不存在也罷,他都已經離自己而去了。那個人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束光,追不上也抓不住。

所以快點醒來吧。


他靜靜地在床上睜開眼睛,才發現眼淚不知什麼時候悄悄流了一臉。

mimipon在身旁懶洋洋地翻身,爪子搭著手臂傳來的溫度讓歌詞太郎稍為回過神來,他揉著眼睛坐起來,感覺夢境還是歷歷在目。

在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反覆地出現的睡夢間,他有點搞不清夢與現實的界線。

在夢境和回憶間不住地徘徊,他已經開始無法辨別真假。天月就像是他平靜如水的心裡一個虛無飄渺的倒影,一旦有什麼動蕩就被搖散在蓮漪中再也找不回來。

他有好多次想抓住夢中那個少年問,問他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一個人,為什麼要反反覆覆地出現在他的夢裡說著同樣的話。每當他這樣想著,就好像被誰敲出記憶一樣腦袋發疼。

他搖搖頭把思緒放空,翻身下床開始執拾凌亂不堪的家裡。

「啊,真懷念呢。」在接近發霉的紙箱中找出了學生年代的物品,歌詞太郎小心翼翼地把東西一件件的翻出來,舖在地板上像是小孩數著自己收藏的珍寶一樣。

夾雜在成績單中的樂譜,筆記,以至是泛黃的紀念冊。他總覺得好像缺了什麼。

「伊東前輩,我一直都有在聽你的歌,希望你以後也能繼續努力.......看啦!mimi!pon!我以前可是有很多忠實粉絲的!」自言自語般興奮地說著,pon抬頭望了望他的主人一眼,又趴在床上繼續睡覺。

「雖然一直仰慕著前輩,但前輩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吧。我會衷心祝福前輩的......嗯?我這算是被表白了嗎?」可是,高中時代我有喜歡過誰嗎。

夢中的那個少年的身影一直揮之不去。

他嘗試回憶起少年最後留下的話是什麼,卻怎樣都記不清晰。

把紀念冊擱在一旁,歌詞太郎低頭收拾箱裡的舊衣服。

「沒想到以前的校服還在呢......」懷念地感歎著,抱著少許好奇的心態穿上襯衣,歌詞太郎悄悄地為自己多年來都沒有變胖而自豪。「說不定還能夠裝成學生混進學校......嗯?」

這件襯衣少了一顆鈕扣。

他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胸前的第二顆鈕扣被朦朧的身影伸手抓住,然後握在手心裡背對自己而去。

「等......等等!」慌張地大喊道,歌詞太郎看著身影並沒有放慢腳步急忙接著道:「天月くん!」

背著光的少年似乎長高了,大概只比自己矮幾厘米吧。

「不是你先來找我的嗎......!為什麼要這樣......離開呢!」喊出來帶點哽咽的聲音讓歌詞太郎自己都感到吃驚,眼前的光刺得眼睛發疼。

天月垂了垂眼,望著他的目光似乎有種被責怪的不甘和失落。他站在原地沒有行動。

「吶......」深深地吸了口氣平伏情緒,歌詞太郎盯著天月一字一句地低聲問著。「我可以問原因嗎?」

是不是夢也好,他都不願就這樣失去了他。

天月盯著他沉默了好久,有那麼一瞬間歌詞太郎覺得他要轉身離去了,但他還是站在原地。

「歌詞さん......」也許是記憶中的這個人已經模糊,也許是因為過了這麼多年他的聲音改變了,天月比以往成熟認真的顫抖嗓音讓歌詞太郎覺得有點陌生。「我......」

他看著天月,明明被拋下的是自己,但對方似乎比他更想哭,就像是小孩子為了讓大人注意到自己而故意躲起來的舉動被揭穿的委屈。

「可以...給我一個履行承諾的機會嗎。」沙啞得不似是自己的聲音,歌詞太郎在自己的夢裡這樣說著。「......直到和你再次相遇的那天。」

這次,再也不會放手了。

「......歌詞さん不來找我嗎?」天月偏了偏頭。

「如果你是有心避開我的話,我怎麼都找不到的不是嗎。」無奈的笑著聳了聳背。

像光一樣的,忽明忽暗的,無法觸碰的,卻又不可或缺的這個人。

意料之內地看到天月閃縮了下,慌張地想要開口辯解,最後還是低下頭去一言不發。

由以前開始,他就是這樣把話語都藏在心底不願公開,任由自己隔著一層紗去揣摩猜度。

「歌詞さん你知道嗎。」用幾乎聽不清的聲線輕聲開口,天月這樣說道。「人在面對幸福的時光太久就會麻木;相反地,面對痛苦的時光不是無法忘懷就是徹底的忘記。」

歌詞太郎搞不清天月說這段話的目的。

不過搞不清也不要緊。

「嗯......我也是這樣覺得。」歌詞太郎靜靜地回答著。「如果在痛苦的時光後再次遇到幸福,那肯定會是份畢生都難以忘懷的奇跡吧。」

他上前擁住了那個彷彿馬上就要消失在光芒中的身影,像是在確認這是不是一場夢。

「......歌詞さん。」

「什麼?」

「你還喜歡我嗎?」

「嗯?!......嗯。」被直白的問句嚇了一跳,歌詞太郎聽著耳邊的輕笑聲報復似的拍了拍天月的頭。

「......就算我改變了很多?」

「就算你改變了很多。不過你根本什麼都沒有變吧。」

「這幾年我做了很多事啊......!開始了投稿動畫,也開了演唱會,還有......」想了想頓住了話語,天月自豪地笑了笑。「我已經是歌詞さん的前輩了喔!」

「這樣啊......天月前輩,請來找我吧。」

就像當年一樣,用我的歌聲指引你來找我的路途。

在花開的季節之前。


歌詞太郎在電話的通知鈴聲中一下子驚醒過來,身邊滿滿的都是剛才翻出的雜物。

「竟然睡著了......」四處尋找著把自己吵醒的罪魁禍首,歌詞太郎伸手撥開落在手機屏幕上的花瓣,屏幕上有誰轉推了自己新投稿的通知亮得刺眼。

在最後,我都相信著我們再遇的這份奇跡。


END

20140622


~~~~~~~~~~~~~~~~~~~~~~~~~~~~~~~~

呃,這其實算是這個系列的完結了owo

大概是個歌詞和天月以往就已經認識了然後在未來再次相遇的故事吧(,,・ω・,,)

天月避開歌詞先生的原因沒有寫得很清楚也許之後會補充一下(。◕∀◕。)

發現什麼事...那就是,這幾系列的文的標題連起來就是「相信再遇的奇跡」啊!!(順序不對)(「的」字去哪了)大概就是無論是不是夢,度過的一切是真還是假,那些承諾能不能好好履行,我都希望能夠再次見到你的心情吧!(文筆差寫不出)

接下來把全部文章整理一下就閉關修練!閉關多久.....就看看文力的恢復程度......(一兩個星期左右?)想要寫出更好的文章!(最近文力完全不行)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自己的文章能夠被你們支持著和閱讀著真的太感謝了ヾ(●゜▽゜●)♡ 

评论(14)
热度(59)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