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suzusora】sky

。第一次寫suzusora請多多指教(鞠躬)原設其實是suzusora ver. 的信qwq

。最近寫文是不是愈來愈短了.........................(心虛)

。嗯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真的OOC,真的OOC,因為是第一次寫...orz


~~~~~~~~~~~~~~~~~~~~~~~~~~


對於習慣長時間在家裡玩遊戲的そらる來說,這樣突如其來的跑動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尤其是當他看到自己要找的人正躺在天台上悠閒的曬著太陽睡覺時,心中的不滿就更難以壓抑了。


「スズム。」比平日更要低沉的聲線完整地反映出そらる此刻的心情,但眼前的少年仍在睡夢中睡得香甜,完全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


「......スズム。」臉色更黑了一截的そらる伸手用力地扯了扯對方看起來不甚貼服的髮絲,スズム在夢中皺了皺眉頭轉過身去繼續睡覺。


感覺像是被挑起了什麼情緒的そらる直接一個手刀落在對方的頭上。


「啊疼疼疼疼疼......欸?什麼?そらるさん?」猛地被驚醒的スズム一下子坐了起來,四處張望一下才望到臉色不善的そらる,馬上正襟危坐起來。


「......」


「そらるさん怎麼了嗎?看起來似乎心情不太好,玩遊戲輸了嗎?」


「............」そらる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把手上的紙張捏成一團,然後狠狠地扔到スズム頭上。


紙團撞在スズム頭上敲了一下,「噗通」一聲跌在地上。


他先是微微睜大眼睛盯著紙團,又抬眼望了望不發一言的そらる,猛地像明白到什麼的笑著拍了拍額角。


「......你笑什麼。」瞪著露出意味不明笑容的スズム,そらる突然有點後悔剛才的手刀沒更用力地敲下去。


「沒什麼,只是在想......『そらるさん果然會不聽我的說話,提早把信拆來看啊』,這樣。」像是早已看穿一切的輕鬆語氣,そらる一直都對於對方的這種態度感到萬分的不甘心。


他很清楚スズム是真的猜到自己會有這個反應,而不是在裝腔作勢。


就像是,被徹底看透的情況下對方還要故意裝傻來配合自己的感覺,非常的不甘心。


「我喜歡什麼時候拆信是我的自由吧,倒是你能不能解釋一下裡面提到的事!」惱羞成怒之下直接就把心裡的想法吼了出來,そらる望著スズム先是愣了愣然後又再露出了欠揍的微笑,咬了咬牙別開了臉。


スズム側頭望向そらる,似是不明白他的話語般思考了好一陣子,才疑惑地問道:「我忘了我寫了什麼來著?」


「就是轉校的.........」把說到一半的話猛地嚥回喉嚨深處,意識到這是對方設的陷阱的剎那來的太遲,そらる轉頭瞪著スズム:「要是你現在說那是個玩笑,我絕對會跟你絕交。」


「そらるさん那麼想我轉校啊?」


「......對啊超想的。」在否定前把話語一轉變成了違心的句子,そらる望著馬上低頭掩著臉說著「好傷心被そらるさん嫌棄了」的スズム,感覺卻更為的不甘。


比剛才,更加的。


面對著這個人,不管任何時候都無法獲勝的不服。


「別轉移話題。」冷冷地說著,そらる居高臨下地睨著著一臉無辜的スズム。


「嗯?」抬眼回望そらる--肯定是著急了--這樣想著,スズム收起笑容,認真地開口:「嗯,是的哦,這個學期完了後就要到海外唸書了。」


「......突然決定的?還是很久以前決定的?」


「早就決定好了哦。」望了望欲言又止的そらる,スズム笑著聳了聳背。


他盯著そらる就在自己眼前不安定地被風吹拂著的碎髮感到有點迷茫--朦朦朧朧的,只剩下「そらるさん的頭髮真好看」的一句話在腦中迴響。


明明是比天空更深邃的,卻又更令人放鬆的溫柔的顏色......要是眼前這個人的表情也能更溫柔點就好了。


「......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


「什麼時候說都一樣啊。」苦笑著抓了抓頭,明知道這樣會讓そらる不滿他還是毫不避諱地回答了:「早點說的話,そらるさん又會數著數著我什麼時候走又會不捨得之類的,還不如讓你遲點知道。」


そらる張了張口,盯著スズム那副笑臉卻怎樣都無法反駁。


由以前開始就一直是這樣,在自己被欺負時擅自跑去跟對方理論被揍了一頓還笑著和自己說沒事,在自己生病的時候悄悄做了粥送上來第二天一臉無辜地反問「そらるさん你是不是見到幻覺了」--所有所有,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的事,都被乾脆地藏在スズム的笑語之下,任由自己被蒙在鼓裡。


不甘心啊。


就連原本應該是作為學長的自己先行離開的這種事,都要被這樣強行的逆轉順序。


「......對啊我就是那樣啊。」努力地壓抑著情感這樣回應道,そらる的視線一直落在那張被他揉成一團的信紙上。「所以就可以什麼都不跟我說啊。」


就是這樣他才那樣的,那樣的討厭又信任著眼前的這個人。


スズム靜靜地看著天空沒有回答。


直到そらる都快要以為他要就這樣不作回答了,スズム才抬起頭,微微彎起的眼角還帶著淡淡的笑意:「そらるさん,就算是生氣時還是很可愛啊。」


「你......」


「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そらるさん笑著的樣子。」這樣說著故作輕鬆地拾起他細心地寫了一個晚上的信,スズム低聲地開口道:「就像是天空一樣,雖然我很喜歡看著天空啦--可是始終還是比較喜歡萬里無雲的藍天多於漆黑的夜空喔。」


頓了頓,在站起來的時候他有那麼一剎那抱著自己能夠平視天空的天真想法而微微自豪起來。


「......所以你要自作主張地為它染上顏色嗎,就因為你的喜好?」


「そらるさん,好兇......別瞪著我這樣說話可以嗎...」這樣說著指著自己的臉,スズム笑著說道:「看啦,笑一個......痛痛痛痛痛,そらるさん我要投訴你今天打了我兩次還扯了我的頭髮!」


意料之內地看著そらる因為心虛而停下了動作,スズム想了想還是收回了那凝在半空中和對方相距不足幾公分的右手。


他把手收到背後,像是對著尊敬的長輩或是教訓小孩子般認真的說著。


「我只是在想,希望到了外國,還能看到這樣的藍天就好了。」


「......是這樣啊。」他說著,並沒有逼迫自己扯起嘴角。


「嗯,大概就是這樣吧。」他也說著,看著那和天空無異的少年勾起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END

20140722

评论(6)
热度(45)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