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時

。很久不見,我的文筆------些許進步都沒有(哭)

。寫著另一篇突然想起今天是甘黨的一觸即發投稿一週年於是馬上衝來寫,所以,有點短

。慣例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翻來覆去好多遍都沒能進入夢鄉,天月在被窩中歎了口氣,再三猶豫後還是在黑暗中張開眼睛。


小心翼翼地轉過身去,身後背對著自己的歌詞太郎似乎已經睡得很熟--大概是跨過他去下床都不會被吵醒的程度--但天月還是緊張得一動不動地盯著對方的背影,生怕著一點動靜都會讓眼前的人疑惑地轉過身來。


視野在黑暗中由模糊逐漸變得清晰,在漆黑中一切像是由細碎的拼圖砌起來的拙劣畫像,一點點的隔著思考和現實朦朧起來。


使勁地眨了眨眼盯著歌詞太郎,今天發生過的事像是走馬燈般在腦海中快速播放,在漆黑中正好清晰得像是在眼前發生著的事:在家中悠閒地看著漫畫時突然被對方登門造訪,莫名其妙地發展成一起去千里眼吃拉面再到歌詞太郎的家談論著音樂的各種事情,回過神來已經很晚打算回家結果還是留在這裡吃了晚飯,最後以「一個人回去太危險了最近治安比較差」的理由被對方挽留在家中過夜甚至還一起睡在同一張床上的事態。


.......什麼嘛。


兩人這樣的相處模式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天月敏感地感覺到今天的歌詞太郎好像和平日有點不一樣,可是他又理不出個頭緒--例如說,在提起昨天的投稿時對方莫名的停頓和提出要回家時少有的不安。


和自己難以隱藏的情感不同,歌詞太郎對於自己感情的控制可以說是極為小心的,即使是天月也很少能夠看到他有什麼失態的時候。像是今天這樣的舉動,以這個人來說已經是非常的焦躁不安了。


察覺到,但他不知道該怎樣做。


由察覺到開始就一直不知所措地在配合對方和提出疑問間猶豫,天月一整天都處於心不在焉而又戰戰兢兢的狀態,明顯地留意到這點的歌詞太郎好幾次盯著自己然後苦笑著摸了摸他的頭,這種彷彿是對待小孩子般的態度讓天月更是不知該如何面對。


拉了拉在睡覺時壓得凌亂的髮絲,天月望著歌詞太郎的背影,突然很想趁對方睡著時把很多很多藏了一天的說話告訴他--問他是否在煩惱什麼,告訴他自己很擔心,之類之類的,說出來就像是自己不夠細心沒能了解發生了什麼事的,稍微有點任性的話。


喉嚨乾澀得像是發不出聲來,視野模糊得分不清虛實。說不定是睏了.......還是一開始根本就沒醒過來--這樣想著,他還是低聲地打破了沉默:「歌......歌詞さん...!」


想著對方會有回應而緊張地馬上合上了眼,然而等了一會卻沒有得到預想中的回覆。


遲疑著再次睜開雙眼,天月望了望熟睡中的歌詞太郎,然後又抬眼抓起床上的鬧鐘,鐘面朦朧地顯示著十一時五十八分的字樣。


才這個時間就睡著了,歌詞さん今天是累了......吧............嗯?


盯著鐘面上顯示的日期有點疑惑。


七月十三日......七月十三日...........嗯?嗯嗯?


「是不是忘記了什麼......唔......」盯著鬧鐘認真地思考著,天月自言自語著把它翻來翻去,像是要在裡面搖出答案。「七月十三日......是什麼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還轉過身來望著自己的歌詞太郎讓天月一個尖叫就把鬧鐘扔到對方頭上,回過神來連忙湊上前去慌張地道歉:「啊歌詞さん抱歉!有弄傷你了嗎?」


「不.....哈哈沒事沒事,聽說笨蛋的腦袋怎樣砸都沒關係的。」乾笑著坐起來這樣回答著,歌詞太郎擺擺手反而擔憂地反問:「倒是天月くん怎麼了?睡不著嗎?」


「呃......嘿嘿..........」原本準備好的話語在面對歌詞太郎的瞬間瞬即消失得無影無蹤,天月支支吾吾了好一會,硬是說了個理由:「沒什麼.......就是想著突然有點想起床錄音哈哈哈......」


錄音......?


七月十三日。


錄音,七月十三日。


頭腦逐漸變得清晰地把關鍵詞串連在一起,天月愣在原地猛然像是想起了什麼。


「錄音啊......時間都很晚了,明天再錄吧?」望著出了神的天月低低地回答著,歌詞太郎疑惑地望向對方。「天月くん?」


順著這句話而回過神來,天月慌忙抓起剛才扔到歌詞太郎頭上的鬧鐘,上面顯著十一時五十九分讓他舒了一口氣而又急忙開口:「歌詞桑,那個,第三個投稿一週年了......今年也請多多指教!」


兩人在沉默間不約而同地望著鬧鐘在話語完結間閃爍著轉換成十二時。


低頭緊緊地盯著鬧鐘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直到熟悉的暖意攀上肩膊時才試探性般靠上去,天月呼了口氣還是緊抓著鬧鐘沒有放手。


在安靜的呼吸聲間意識幾乎是瞬即因放鬆而迷糊起來,天月很想抬頭多說一兩句話,像是「現在才想起對不起」或者「來準備今年的投稿吧」之類的話,然而卻在開口前被對方像是意識到般阻止了。


「讓你擔心了對不起。」在天月的耳邊低聲說著,說實話歌詞太郎此刻心裡有點五味雜陳--他承認自己對天月留意到自己的心思而感到高興,然而又為自己沒能把這種幼稚的感情收好而自責。「其實我......天月くん?」


沒有聽到回應,他低頭看著天月因安心而很快地入睡的舉動,不知道該說是好笑地好氣地苦笑起來。


偶爾地讓你察覺到我的感受,也不壞吧。


今年也請多多指教,天月くん。


END

20140713


~~~~~~~~~~~~~~~~~~~~~~~~~~~~~~~~

日本時間過了7月13啊啊啊對不起Q_Q

好久不見我的文章完全沒有進步對不起;口;(土下座)用一小時衝出來的文章感覺完全不行qwq.......(你平日寫一篇都要多久)

评论(8)
热度(57)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