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雪

。很,很久沒見了(。◕∀◕。)(被揍)

。利達的新文寫太好了我都糾結自己還有沒有臉來發文了......於是決定推遲幾個小時來發!因為某些原因非得今天發不可結果不能拖一天......(淚)

。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好凶的歌詞桑和好少女的月子(๑´ㅁ`)


( ~'ω')~( ~'ω')~( ~'ω')~( ~'ω')~( ~'ω')~( ~'ω')~( ~'ω')~(嗯?)



「久等了抱--」


朝著COF的眾人大喊的話,在歌詞太郎看到在un:c身後晃動著的紅色毛線帽時猛地中斷,一群人間突然由出發的期待轉換成了尷尬疑惑的局面。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哈嘻羊已經馬上緩解氣氛似的推了推歌詞太郎的手:「喲!齊人了快走吧!」


「......等等。」不客氣地在滿滿的積雪中頓住腳步,歌詞太郎望向un:c,不,是天月躲著的方向。「天月くん。」


少有地不帶有笑意的聲線讓天月整個抖了抖,大概是恃著躲在別人身後,他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般底氣不足地提高了聲線:「什,什麼!你對leader的出現有什麼不滿......咳,咳咳...」


咳嗽時嗆到的震動抖落了一身雪花,天月不安地擤了擤凍的通紅的鼻子。


「我記得我說過生病不準出來的吧。」


「我又沒有答應......不,我又沒有生病!.......咳...」因咳嗽而令對話變得斷斷續續的,天月擦了擦生理性地湧現的淚水,硬是繼續說道。「反正!你們扔下我一個去玩就不行!」




兩人爭執的理由很簡單。


早在幾天前落下第一場新雪時天月已經嚷著要一起去打雪仗,好不容易才約好了一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卻不知道是否太過興奮而沒有注意身體的關係,天月不爭氣的感冒了。


「明天不要去玩了吧,在家好好休息。」帶著藥去探訪時,歌詞太郎摸了摸天月仍然滾燙的前額這樣叮囑著。


「欸......」把身體往被子裡縮了縮,天月別開了臉,似乎有點不情不願。


還沒來得及反駁,歌詞太郎笑了笑這樣說著。


「現在才剛入冬,可以玩的日子還多的是啊,我明天弄個正宗雪人拍照給你吧?」


天月沉默了好一會,最後把頭埋進被窩裡,悶悶地留下一句「你這個人很討厭」後不發一言。歌詞太郎眨眨眼,自我感覺良好地把這當成是天月的許諾。




兩人隔著un:c望著對方都沒有說話。


對於歌詞太郎鮮有的怒意而緊張起來,天月張了張嘴想要再次辯解,在那之前對方卻先轉過身去。


「歌......咳咳,歌詞太郎さん?」


「不是要去玩嗎,那就出發吧。反正我的叮囑對你來說就是這麼不當成一回事啊。」


KONY眨了眨眼想要開口替天月解釋,卻被哈嘻羊拉著搖了搖頭。


天月盯著歌詞太郎的背影不知所措地頓了好一會,才擦擦眼跟著雪地上的腳印小步小步地跟了上去。




在第三次因為腳步不穩而差點跌倒時,天月半是賭氣半是體力不支地坐在雪中一動不動。


可是歌詞太郎沒有停下步伐,甚至沒有放慢速度地繼續向前行。


「......!」對方沒有跟預想中一樣會回過頭來,天月慌張地想爬起身來追上去。不知是因為生病還是冷僵了的關係,他還沒能成功站起來就再次跌倒在雪上。


好疼。


因為是帶著不甘心和賭氣跑出來的關係,他出門時甚至忘了要戴手套。手撞在雪上是一陣冷冽的刺痛,就像是他的心情一樣冷得發疼。


所以在他這時看到歌詞太郎緊張地轉過身來時,他也決定低下頭保持緘默。


「天月くん......怎麼,受傷了嗎。」說到底還是緊張對方的,但又不好像平日一樣直接上前,歌詞太郎硬是讓自己頓了在一個微妙的距離上。


「咳,咳唔......沒有。」


「沒......沒有就好。」


兩人莫名地僵持在這個狀態之下,一個覺得總不好現在上前,一個認為總不能這時後退。


身體表面燙得難受,然而接觸的一切和感覺都像是被雪填充著一般發冷,天月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什麼都想不清。


曾經有隻冰小鴨為了看到春天而甘願溶化,現在他不甘寂寞一個人撲到雪堆裡反而被扔下不顧。


那天那句「那歌詞太郎さん也不出去了嗎」在聽著對方的笑語時凝結成冰就刺在心中久久不去。


歌詞太郎這個人,說細心的確很細心,說是神經大條也無法否認;他會在天月尷尬時笑著收起兩人間的曖昧,也會突如其來地指著自己說喜歡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這個人真的好討厭。


就像是現在,也可以像這樣因注意到自己冷得發抖而蹲到自己面前的這一點,也很討厭。


「就叫你別出來了......現在要變成天月雪人了。」像是終於放下勉強維持著的冷淡,歌詞太郎始終還是抵不住對方的倔強蹲了下來。


就算要變成雪人也不想被一個人扔在家啊。


雖然想要這樣回答,但最後還是變成純粹的咳聲和歌詞太郎拍著他的後背的聲音。


「咳......咳咳就,就算,咳......」


「嗯嗯,知道知道。」


明明像是敷衍自己的回答,卻莫名的覺得安心下來,天月不禁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萬分的不甘心。


尤其在這個人的指尖碰上自己的手說著「我們回去吧」的時候,傳遞過來的體溫像是要把心底裡的不滿和不甘徹底融化作一脈清泉。


「你不是在生氣嗎......」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天月小心翼翼地抓住了對方的一根手指,沒敢像平日一樣握上去。


「嗯?有嗎?」歌詞太郎偏了偏頭,不知怎麼的天月敏感地覺得他在忍笑。


不,應該只是自己想多了。


「明明.......咳,咳咳...」


「好了好了別說話了,我們快點回家吧。」眨了眨眼確定自己用了「我們」這個詞語,歌詞太郎望著天月像是安心下來的表情,故意補充道。「害怕被扔下的天月くん,還真是讓人忍不住欺負啊。」


「............!?等等,歌詞太郎さん你剛剛,咳,咳...」


END

20140811


( ~'ω')~( ~'ω')~( ~'ω')~( ~'ω')~( ~'ω')~( ~'ω')~( ~'ω')~


這裡是和COF的大家一起在風中雪中默默看著別人放閃的yune(*‘ v`*)

對了快要200fo了非常感謝!!真的非常謝謝!!要是有機會和一直願意看著我的文的大家多說話就好了!(感覺不到誠意)

我明明是想再遲點發的LFT突然不讓我儲存草稿?_?(驚)

评论(5)
热度(66)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