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歸

。 @午夜的無腦先生_青花瑪腦OOV 午夜對不起生日賀文我我我竟然遲了這麼多才Q口Q......對不起._. 還要很久沒寫文所以生疏了......寫得不好._. 而且很短._.(不要打臉)雖然遲了很多但還是希望你每一天都快樂!不只是生日快樂啦希望是每天都快樂!

。BY最近完全沉浸在陰天和學業中的yune

。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同居設定


~~~~~~~~~~~~~~~~~~~~~~~~~~~~~~


歌詞太郎沒想到天月就躲在離家不遠的公園裡。


由昨天晚上天月鬧脾氣跑掉開始,他搜遍所有朋友的家,走過天月喜歡待的每一個地方,直到最後幾乎放棄地在夜深步向兩人住所的方向時,他藉著昏暗的月色眼尖地發現了瑟縮在長椅上那個熟悉的身影。


天月似乎沒察覺自己已經被發現,專心致志的盯著手機屏幕,微弱的光芒把他的臉映得發白,也不知道是燈光的問題抑或是在風中冷得蒼白。


歌詞太郎頓在原地順著呼吸,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林中穿梭了好多天終於找到獵物的獵人一樣,再怎麼激動還是得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距離,就怕眼前的人豎起耳朵就竄到旁邊的草叢中失去踪影。


路燈啪噠啪噠的閃爍著的聲音讓他有點煩躁。


平日兩人在家中的時候,歌詞太郎也經常看見天月這樣抓著手機在手上縮成一團,直到自己故意默不作聲地從後面撲上去他才會猛地一驚毫不留情地打過來。


現在不能這樣做的話,應該怎樣做才會比較好。


「......天...唔,天月くん。」


開口時才察覺聲線已經因整天的跑動和說話而沙啞不清,歌詞太郎只覺得喉嚨有點乾澀。


天月明顯地吃驚的動了動,在眼角餘光看到是歌詞太郎的一刻幾乎是馬上的別開了臉,說不清是在生氣還是心虛。


歌詞太郎的心涼了半截。還好,沒有馬上轉頭跑走。


「......這麼晚還不回去,在這裡做什麼呢?」在腦裡把千千萬萬的擔心,不安和因而引發出的些微怒意組織成句子,歌詞太郎握了握拳又鬆開,感覺天月好像也做了一模一樣的動作。


「............」


「......天月くん。」


天月縮了縮身子沒有回答,可能是因為冷,也可能純粹是不想回應的表示,他乾脆把半張臉都埋在由雙手環抱著的小小空間裡不發一言。


天月總是什麼都不願說,但歌詞太郎有很多很多話想說。


想問他冷不冷,想責怪他為什麼鬧脾氣就要在公園裡受涼,想告訴他自己今天下來擔心得快要死了......想跟他說,對不起。


「......由昨晚開始我都沒回過家裡去,不知道mimi和pon會不會生氣了。」明知道天月不會回答,歌詞太郎苦笑了下。「可是我好像還不小心把鑰匙弄掉了。」


聽到這句話才稍微偏頭過來,天月咬了咬下唇,原本冷淡的臉好像變得有點生氣。歌詞太郎頓了頓,最先留意到的還是對方那冷得微微發紫的唇,欲言又止的那句話就算沒說出來他也想像得出個大概。


『反正你不在意。』


如果說失約這件事只是自己的一時疏忽,那麼天月就是把這麼一個微小的約定視得如此重要才會氣到現在。歌詞太郎從哈嘻羊和KONY口中才知道就因為這麼一個簡單的理由讓天月在這種天氣下呆站了一整個下午,直到自己終於到埗還淺笑對他說出「我忘記了所以遲到了」這種藉口時對方才留下這麼一句話轉身跑掉,怎麼說都是自己的錯。


再怎樣完美的辯解藉口都只能在天月不信任的眼神前屈服。


就這樣互相凝視著僵持良久,歌詞太郎突然深深的吸了口氣,在天月轉過頭之前用力的躬下了身--說不定還因為緊張而下意識閉上了眼--就像是個犯錯的小孩一樣一字一字地開口:「所以......天月くん,對不起。」


在天月反應過來前很快地重新站直起身子,他認真地盯著對方的雙眼,在這般的黑夜裡像是指引方向的繁星一樣默默的閃動著不知名的光芒,也看不出他有沒有消了氣。


「......唔。」


「...雖然比約定的晚了一天,但......我們一起回去吧,好嗎。」


天月盯著因緊張而下意識地站得筆直的歌詞太郎,說不清是在忍笑還是不滿一般再次別開了臉。


「............那只是因為你不見了鑰匙吧,笨蛋歌詞太郎。」


「唔,大概吧。」終於聽到對方回答的歌詞太郎總算是露出了微笑。說不定只是像這種直接的道歉方式太難拒絕了,這樣想著,他下意識地按了按右邊的衣袋,裡面的確空空如也。「不過好像也找回來了。」


「嗯?」天月不明所以地望著他。


「沒什麼。」說著,他拉起了對方在這刻比自己還要涼的左手。


END

20141014

评论(11)
热度(47)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