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話

。好久沒更文了!一共有24篇草稿沒有完成!(等等)

。等等我覺得自己今次寫得非常的少女風真的大丈夫!?覺得題材有點奇怪.......慎...入?

。不要代入三次元(差點打了不要代入二次元orz)OOC注意


~~~~~~~~~~~~~~~~~~~~~~~~~~~



--為了接近你而失去的嗓音。



「那麼下次再見!」

COF的團聚完結後,大家都紛紛往不同方向回家。趁大家在十字路口上道別時,哈嘻羊故作神祕地拉住了即將邁開步伐的天月。

「接下來是和歌詞さん一起走吧?」

「欸?欸,嗯......你那期待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加油喔!」

「喂!什麼加油......」說話被哈嘻羊乾脆地揮手的動作打斷,天月無言以對地看著友人把本來是要到自己家玩遊戲的まふ往完全相反的方向拖走。



自從自己找哈嘻羊商量過這件事後就一直如此。

當初還不太確定這份感情時,他內心掙扎良久還是決定找最要好的友人來傾訴。當時他抱著正宗還沒來得及開口,哈嘻羊已經直指要點:『あまちゃん是來找我聊歌詞さん的問題吧!』

『我還什麼都沒說耶!還有為什麼是歌詞太郎さん!』

『是誰昨晚大半夜的打電話來跟我說「總覺得自己好像喜歡上了不應該喜歡的人了」,除了歌詞さん還可以是誰。』

『喂!應該還有很多人都可以吧!為什麼一定是歌詞太郎さん啊!』

『因為あまちゃん現在整張臉都紅了所以一定沒錯。』

不管怎樣,天月最後還是一五一十地跟哈嘻羊說了自己的想法,說到底還是覺得戀愛中的對方大概會比較能夠幫上忙。

『表白吧!』

『什麼啊!怎麼可能!』

『沒問題沒問題!戀愛就是要主動才行!我會幫你製造機會啦放心啦!』

結果由那天開始,他跟歌詞太郎兩人獨處的機會突然大幅度的增加。

『天月くん我們去吃烤--』『まふちゃん過來!天月くん今晚沒有空他要跟歌詞桑去作曲啦!』

『歌詞さん關於這次的排--』『等等!有什麼不明白來問我!對啦雖然我是負責rap的但問我就可以了!』

可是,兩人間還是什麼變化都沒有。



「天月くん?」被這樣一喚才回過神來,天月慌張地回頭看著歌詞太郎,一時之間想不到回應什麼較好。

「剛才出神了?沒事的話我們回去吧。」看著天月欲言又止的樣子溫和地笑了笑,歌詞太郎也不要求他作出回答,就這樣順著剛才的話接了下去。

如釋重負地點了點頭,天月快步跟了上去。

歌詞太郎的步伐總是邁得比自己更大更廣,按理說天月應該還要費點力氣才能追上對方的腳步。大概是敏銳地察覺到這一點,歌詞太郎稍為放慢了速度。

「呃.....唔。」因這個舉動反而差點走到對方前面去,天月尷尬地跟著放緩了步伐,兩人間的距離剛好在雙手的擺動間完全沒有觸碰到彼此。

可是......還是好近。

緊張地避開每一分一毫的動作可能導致的碰撞,耳邊還一直傳來歌詞太郎的聲音:「說起來好像快要下雨了呢......夏天總是這種天氣啊。」

「嗯,對呢......」

「天月くん有帶傘嗎......該不會在回到家前已經下雨吧...」說著自然地把身側向天月的方向,天月一驚下意識地縮了縮,感覺心跳噗通噗通地加速起來。

「沒,沒有帶......」看著歌詞太郎疑惑的眼神連忙回答道,天月逼迫著自己自然地迎向對方的目光,直到他好不容易才眨眨眼移開了視線。

「這樣啊,我也沒有帶呢,我們還是加緊腳步吧。」

唯唯諾諾地回應著,天月一方面舒了口氣,一方面又覺得莫名地失落起來。

明明都近在咫尺了,就只差自己說出口的一句話。

可是,只要這個人一待在自己身邊,就像是聲音被奪走一樣,連一句完整的說話都說不出口。

「歌詞太......」

戰戰兢兢的打算開口的瞬間,雨點滴答一聲跌在鼻尖上的觸感讓天月猛地收住了聲線。像是有某個看不見的誰警告著說:不準說話。

「啊!還真的下雨了!」邊說著邊脫下身上的紅色外套,歌詞太郎把外套套到天月頭上,看著愈下愈大的雨自然地拉起了對方的手:「天月くん,要跑了喔!」

「咦?欸欸欸!等......!」對於拉著右手的體溫不知所措地踏出腳步,因為沒能平衡好的關係而在幾步間腳踝感受到劇烈的痛楚。天月咬咬牙,忍住了痛呼跟著大步地跑了起來。

「先來我家避雨吧,畢竟我家比較近。」

在淅瀝的雨聲和奔跑中的疼痛間,天月什麼都沒能回答出來。



這大概是他到訪歌詞太郎的家的情況中最為狼狽的一次了。

即使已經快步跑開還是免不了全身濕透的命運,天月跑著跑著感覺不太好意思還是把頭上的外套扯下來抱在懷裡了,換來了歌詞太郎帶點無奈的溫柔微笑。

「外套濕了沒有關係,要是淋雨病了就不好了。」一邊招呼著天月入屋,歌詞太郎苦笑著接過在雨中同樣是濕透的外套,敲了敲天月的頭。「先在沙發上坐一下,我拿乾淨衣服給你不介意吧?」

安靜地搖了搖頭,感覺渾身上下像是從水裡出來一般完全濕透。天月踏著小步走向沙發,腳踝處一直傳來無法忽視的疼痛讓他幾乎是跌跌撞撞的倒在沙發上。

「......?」似乎壓倒了什麼,天月小心翼翼地掂起沙發上的書本,是本漫畫。

歌詞太郎さん......怎麼會看風格那麼少女的漫畫啊。

故事好像是個比較悲傷的童話,喜歡上王子的小美人魚為了再見他一面而和魔女交易,得到了雙腿卻失去了聲音而且行走時每步都彷彿走在刀上的疼痛。到了最後,還看著王子和別國的公主共諧連理而自己化作泡沫消失在大海中。

「啊家裡沒有收拾好,讓你看到奇怪的東西了。」抬頭才發現歌詞太郎已經捧著衣服來到自己眼前,天月連忙扔下漫畫,思考良久還是不知所措地張了張口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就像是失去了聲音一樣。

大概是因為天月沒有回答而有點尷尬,歌詞太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手上的衣服遞給天月:「這個,不介意的話先換上我的衣服吧,生病了就不好了。」

「啊......謝謝。」接過衣服就想站起來步向洗手間的方向,然而右腳在接觸地面的瞬間就馬上抗議似的傳來了劇痛,天月才剛站起就有點不穩地晃了晃扶著了旁邊的櫃子。

--就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樣。

「......怎麼了?」注意到天月不自然的動作,歌詞太郎擔憂地扶住了對方,被雨水濕透得冰冷的身軀接觸到的體溫像是燒起來一般熾熱,天月聽到好不容易才在跑動後放緩的心跳再度加速的聲音。

想要後退但腳踝卻沒能允許他再移動半公分,天月努力的想要開口說出話--說出怎樣的一句話都好--最後聲音就還是像被封在喉頭怎樣也沒能好好說出。

現在不說出來就再也沒有機會了,真的沒有關係嗎?

在上次也好,再上次也好,更久之前的上一次也好,每次只要單獨面對著歌詞太郎時他都反覆地提醒著自己這件事。可是每一次的話語都是無一例外地破碎在兩人間化作泡沫不知所蹤。

天月抬起頭努力地思索著怎樣回話,卻突然被歌詞太郎打斷了。

「天月くん......剛才有看這本漫畫嗎。」突然轉變的話題讓天月有點不知所措,只好靜靜地望著歌詞太郎讓他說下去。「我挺喜歡這個故事的......只是結局比較悲傷。」他頓了頓,望向天月的眼神非常的溫柔:「能夠聽聽我對這個故事的想法嗎?」

倉皇失措的情況下只能乖乖的點頭,歌詞太郎也點點頭繼續說了下去。

「其實......我感覺故事會這樣發展都是那個王子的緣故。如果王子能夠早點察覺到就好了,畢竟就算不能說話,小美人魚也很努力了不是嗎,王子先生也太遲頓了。」

「不過說不定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比較好吧......如果就這樣走去做主動表白的那方也好像很奇怪,繼續等著對方表白也好像不對,不過就算是這樣也太不負責任了。」

「如果我是那個王子的話,一定不會讓故事有這樣一個悲傷的結局的。」

感覺腦袋仍然迷糊不清,天月不敢擅自去揣測歌詞太郎的話背後的意思,只能怔怔地立在原地。

像是誘導著般湊前,在明知道天月不能後退的情況下認真地望著對方,歌詞太郎甚至感覺到天月不知是因為淋雨還是緊張而引起的細微顫抖:「如果是天月くん的話......是怎麼想的?」

張了張口,閉上,像是初次學會說話般反覆地在能否發聲間掙扎著。天月覺得自己有很多說話想說,無論是關於故事本身,還是他現在多得快要溢滿胸腔的情感。

雜亂如麻的思緒間,剛才漫畫間掠過的話語卻突然鮮明的在腦海中劃過。

--如果王子也愛上你的話,詛咒就會解除。

「我想,」天月抬起頭,幾乎是要哭出來一般回答道。「我是喜歡上歌詞太郎さん了。」



END

20140824

~~~~~~~~~~~~~~~~~~~~~~~~~~

有種想寫下去的衝動(X)

评论(20)
热度(62)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