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夢

。給午夜的生賀好像寫得太短了決心要多補一篇!!雖然還是很短._.

。想寫陰天的文!......不過有心無力,最近忙得快要死了QAQ

。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設定是COF巡回live時發生的事情(?)......不過因為COF巡回live本身太多人了所以沒讓他們都出場很抱歉._. 寫得就像是學校旅行啊ww


~~~~~~~~~~~~~~~~~~~~~~~~~


歌詞太郎抬頭望了望一直都沒加入話題的天月,本以為他是沉浸在遊戲之中,卻詫異地發現對方抱著枕頭昏昏欲睡。

下意識地瞄了眼牆上的時鐘,本來還在奇怪不擅長熬夜的自己怎麼沒有倦意,一看時間就恍然大悟地察覺現在才剛過十一時。

腦海裡突然浮現起某次被抓住唱歌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歌詞太郎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復仇的好機會。

調皮的眨了眨眼,歌詞太郎朝哈嘻羊比了個眼色,對方順著他的視線望向天月後馬上合作地點點頭繼續和KONY之間的聊天。

「天~月~くん!」

趁天月快要睡著時猛地繞到他耳邊大喊,意料之內的天月被嚇得馬上清醒過來,抱著的枕頭毫不猶豫地擲到眼前不遠處的KONY身上。

「喂あまちゃん我是無辜的啊!」

「啊......抱歉...我好像做夢看到巨大化的KONY跑了過來......」

「不是我!明明是你身旁那個歌詞ちゃん叫醒你的!」

像是順著這句話才回過神來,天月茫然地盯著歌詞太郎好久才好像終於意識到眼前的人是誰,似乎想要再把一個枕頭扔到真正的罪魁禍首身上,最後還是什麼都沒做別開了臉。

這大概不是因為僅有的枕頭已經被扔出去了的緣故。

在KONY大喊著「あまちゃん偏心歌詞ちゃん歧視胖子!」並被哈嘻羊不留情地用另一個枕頭攻擊的聲音間揉了揉眼,歌詞太郎當然沒有看漏了這個細微的動作,原本輕鬆的笑容變得認真:「累了嗎?」

「沒什麼,一點也不累,也不用睡覺。」

「強撐可不好啊明天還有兩場live吧。」歌詞太郎上下打量著的眼神盯得天月心虛,連忙努力作出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

「沒事!我看起來這麼精神怎麼會有什麼事!」強作精神般伸了個懶腰,語氣和神情卻都是隱藏不住的疲倦,天月偏頭望著歌詞太郎:「歌詞太郎さん也是......怎麼還不去睡......啊...」

「我又不睏。」說著在天月打瞌睡之前用力地彈了彈他的額頭,天月嗚咽一聲連忙用雙手護著。「倒是天月くん看起來很累的感覺......你昨晚睡多久了?記得我睡的時候你還在玩遊戲,可是今天起床時你都梳洗完了。」

「嗯?啊!?我,我睡得很夠啊,一定是歌詞太郎さん記錯了。」

聽著天月慌張的辯解,歌詞太郎若有所思地盯著對方良久,最後還是故作不在意地說了句「啊,是嗎」就放過了他。



才怪。



天月用了好久才成功把視線對焦到仍是精神奕奕的歌詞太郎之上。明明是個不擅長熬夜的人,這天晚上卻意外的精神,抱著膝跟在睡著的KONY臉上塗鴉的哈嘻羊都聊了大半個晚上了。

撐著眼皮望了望電話,天月甚至不太看得清現在的時間,大概已經是不知多久的夜深了吧。不,其實說不定都快要天亮了。

自問自己並不特別在意睡眠,雖然說中學時一天到晚都在睡覺,對現在的天月來說,實際上只要有幾個小時的睡眠讓他維持好作息就已經足夠了。不過也許是因為全國live的消耗始終比較大,早上在台上唱了一整天的歌晚上還睡眠不足的話,就算是他也捱不住多少個不眠夜。

用力地捏著自己的手背逼迫自己清醒過來,可是身邊既沒有可以談話的人也沒有遊戲讓他分散注意力,意識被痛楚召回不足半分鐘他已經再次陷入搖搖欲墜的狀態。

不行不行,不能睡著。

用力地拍著自己的臉來清醒過來,天月在兩人詫異的目光中連忙搖搖頭表示沒事

為了緩解倦意般閉目養神,天月安慰著自己只是休息一下不會那麼容易睡著,意識卻像是陷入了深海般一下子被扯著往下沉,身體精神都在叫囂著要進入夢境,KONY有節奏的呼吸像是催眠曲般催他入睡。

歌詞太郎說話的聲音隱約的傳來讓他聽得不太真切。

因睡著猛地向旁跌去的瞬間天月馬上清醒過來,理應是要再次坐好維持清醒,卻被誰按著自己的頭挨在對方肩上,溫暖的感覺讓他幾乎馬上進入夢鄉。

有些不甘心,但天月沒有睜開眼睛,只是悶悶的開口:「哈嘻羊呢......」

「去梳洗準備睡覺了,我們才沒有兩個大男人談通宵的興趣呢。」有一下沒一下地揉著對方的頭髮,歌詞太郎稍微偏過頭去看著天月,手也順著撥開了他額前有點過長的劉海:「嗯原來真的沒有生病啊。」

「我為什麼要騙你啊......」

「沒什麼。」帶著笑意的話語讓天月有種被看穿的感覺。「就是好奇天月くん為什麼明明很睏不願睡覺而已。」

「...你明明就知道......混蛋歌詞太郎...」

「欸?!什麼啊?我知道的嗎?」歌詞太郎驚訝的反問看起來不是假的,感歎著自己高估了對方的天月只覺得累得連回答的氣力也沒有,只想什麼都不管就這樣睡去。「咦......天月くん?」

沒有得到回答,就只聽到均勻的呼吸聲在自己耳邊小聲地蕩著。歌詞太郎苦笑著,把天月搬到床上去,低頭想說晚安時卻被對方一個舉手大喊出的「shooting star!」直接擊中,說不定在夢裡也是想為剛才被惡作劇報仇吧。

報復般用力地捏起天月的臉頰,對方的夢話頓時變得含糊不清:「......歌詞......さん............」

「......嗯?什麼?」雖然明知道是夢話但還是下意識地回應,歌詞太郎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把身體湊近到天月的跟前,似是不自覺地期待著什麼般整個環境都瞬間陷入了沉寂。

只有秒針移動的聲音在房間內迴響。



才怪。



哈嘻羊從洗手間出來時,正好看見湊得極近的歌詞太郎被極大聲的「歌詞太郎さん也是shooting star!」嚇得往後退的情境,不禁慶幸自己剛才不在現場。雖然說自己和あまちゃん認識了這麼久,但也是最近才從歌詞太郎口中得知天月總有不自覺地說夢話的習慣,這幾晚硬是堅持要最後才睡覺的原因也大概和不想被人聽到夢話有關吧。

說起來,除了shooting star外會不會喊出些什麼祕密呢,像是喜歡的人之類的。

這樣想著,哈嘻羊打了個呵欠,默默地慶幸著自己似乎不會說夢話的這件事安心地進入夢鄉。


END

20141015

评论
热度(46)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