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時光機


--------請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また戻ってくるよ。






01/



到了現在,伊東歌詞太郎還是改不了坐車時分神的壞習慣。

四處張望都沒能看見天月的身影,直到耳邊響起車站廣播的聲音才猛地發現自己早了一個站下車。心裡默默地為自己的粗心大意歎了口氣,歌詞太郎抬頭望了望車站的顯示版--在這種人流不多的時間中列車的班次還真是少得可憐--他聳了聳背坐到月台斜後方的長椅上。

這回大概少不免又要被天月嘮叨一番,畢竟在這之前自己也遲到太多太久。

『說起來也是時候錄下一首合唱了吧!歌詞太郎さん還想拖到什麼時候啊!』雖然是很久以前就一直在談論的事情,但在慶祝生日後歸家的路上,天月突然地就提起了這個話題還是讓歌詞太郎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

『啊抱歉抱歉!啊就是......對啊!那個,選曲啊選曲!先選好錄哪一首歌再說吧!』慌張地比劃著手勢建議著,天月皺了皺眉,似乎不怎樣滿意這個回覆。

『那就明天吧,明天約出來決定好什麼歌就錄了,決定好了。』

反駁的話語最後還是隱匿在天月賭氣地別過頭的瞬間,他最終還是乖乖地妥協了。回想起對方的樣子,歌詞太郎不禁勾起了笑容輕笑出聲。

眼角捕捉到身邊坐著的人僵硬了一下往旁邊移動的動作,歌詞太郎連忙從回憶中回到現實,嘗試對被自己嚇到的旁人露出友善的微笑,對方猛地一頓拉了拉帽簷似乎打算乾脆地離開。

「呃抱歉,我沒有惡意......」連忙轉過身去解釋道,歌詞太郎順勢打量了下眼前的少年,似曾相識但又陌生的身影讓他疑惑地眨了眨眼。

少年停下了移動的動作,維持著背對歌詞太郎的坐姿一動不動,似是在警戒著自己的舉動讓歌詞太郎多少有點受傷。

「......我不過是自己微笑了下嘛......果然人長得醜就是沒有好處,光是笑就會嚇倒人啊......早知道就帶面具出來啊......」完全沒留意到自己把心中的想法一字不漏的說了出來,歌詞太郎沮喪地碎碎念著,身旁的少年偏了偏頭也說不清有沒有把話都聽進去。「......天月くん就不同了...要是天月くん這樣一笑肯定整個月台的女孩子都被吸引過來...說起來也不是沒試過啊,上次live的時候唱著就...唉.......」

說著下意識地抬起頭去環顧月台四周,卻發現少年也轉過了頭來,用同樣驚愕的眼神盯著自己。

「你......你剛才......」用和剛才不同的疑惑視線盯著歌詞太郎,少年皺了皺眉,片刻的驚訝過後似乎只剩下滿面的不解,像是陽光一樣溫暖的嗓音中也透著濃濃的疑問。「我.......認識你的嗎?」

在這一刻才終於看清楚對方的正面,歌詞太郎瞬間失語。

視線緩緩地落了在對方的耳側,印有星月圖案的耳機反射著月台上微弱的燈光,映在天月那遠比自己記憶中來得青澀的臉容之上。






02/



「天月くん......!」

被抓住手臂的動作讓天月詫異地回過頭去,意外地看到歌詞太郎就那樣拉著自己的手低頭大口的喘著氣。大概是由很遠的地方看到自己就拼命地跑過來的,右手像是溺水者抓緊浮木一樣的不尋常力度讓天月下意識地回握。

「啊,歌詞太郎さん也不小心在錯誤的車站下車了嗎?」疑惑地偏了偏頭,天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明顯得讓他跟著顫抖的不安順著手心交錯的觸感清晰地傳來,他不自覺地跟著緊張起來。「抱歉明明是我說要錄歌的卻不小心在車上睡過頭了......倒是歌詞太郎さん怎麼也會跟著坐過站了啊,打電話給你又接不通.......?」

順著這句話語,歌詞太郎稍微抬起了頭,手也不自覺地加緊了力度。

剎那間像是時間靜止了一般,無論是歌詞太郎紊亂的呼吸聲,還是天月的話語,都被眼前的列車呼嘯而過的瞬間淹沒過去。

「歌詞太郎......さん?」

在一瞬間感覺到莫名的違和感,在天月反應過來之前,對方突然觸電似的鬆開了手。維持著半蹲的動作,天月無法看清楚歌詞太郎的表情,只聽到明顯地壓抑著的嗓音:「抱歉......我認錯人了。」

「欸?」感覺腦袋沒能追上發生在眼前的事,天月不解地眨了眨眼。「歌詞太郎さん你在說什麼啊......咦?等等啊!」

留下意味不明的話後就不發一語地快步走開,天月趕忙大步追上了歌詞太郎。儘管月台上人流不多,天月卻覺得兩人的距離在燈光明暗間像是被隔開一個空間般遙遠。

「喂歌詞太郎さん......哇啊!」

雙腳因為突如其來的加速而不怎麼受控制,天月一個踉蹌往前跌倒,不偏不倚地撞到馬上回過頭來的歌詞太郎身上。

「天.....呃,怎麼了沒事吧......?」坐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詢問天月的傷勢,歌詞太郎斟酌著用詞開口,沒想到對方卻得逞似的抓住了自己的外套不放手。

「唔哼抓住歌詞太郎さん了!」像小孩子一樣得意洋洋地說著,天月單手拉著對方的衣角搖搖晃晃的坐起來,然後被毫不留情地敲了下頭。「痛......」

「你該不會......是故意跌倒的吧......」

「不是啦!因為我有信心歌詞太郎さん會接......」說到一半就紅透了臉說不下去,天月使勁地搖了搖頭抬起頭來。「別轉移話題啦!剛剛為什麼要說著奇怪的話走開........欸?」

歌詞太郎順著天月逐漸展露出不解的目光勉強勾起了一個苦澀的笑容。

「你是......歌詞太郎さん嗎?」






03/



「是甲子太郎(かしたろう)。」

歌詞太郎比劃著手勢朝身邊的少年糾正道,天月遲疑一下開口反駁:「不都是歌詞太郎(かしたろう)嗎......就跟你說的雨月(あまつき)くん的名字也和我的名字一樣......有種很難相信的感覺,真巧合呢。」

我才感覺很難以置信呢......這樣想著,歌詞太郎敷衍地點了點頭。

眼前的少年,是幾年的天月他還說不清楚,但他肯定這是和自己相遇前的天月--他只有在友人口中,或者在天月家裡翻閱相簿時才能稍稍窺視到的過去,卻不知怎的像是乘了時光機一樣讓自己瞬間置身於其中。

理應反應不過來的他卻快速地應對了眼前天月的質問,硬是以同音字把名字糊弄過去的做法面對單純的天月意外地成功--倒不如說歌詞太郎不禁對自己感到由衷的佩服,像是在記憶深處早已為這種事情預備好了一樣,無論是應對還是心理質素都理所當然地接受了眼前的狀況。嘛,說不定是和自己的個性也有關係。

「所以歌詞太郎桑是在等人嗎?在等天......唔,雨月さん?」大概對於說出相同的名字感覺別扭,天月的語氣帶點猶豫,像是小動物般藏在帽簷之下盯著歌詞太郎。

「嗯,不過好像打不到電話給他呢......」默默地盯著電話,在一個全然不同的時間中不能撥號也是理所當然的,歌詞太郎一方面煩惱著回去的方法,一方面又很想留在這裡跟以前的天月--他沒怎麼接觸過的天月--更多地說話。「我們約好了今天一起去錄歌。」

剛說出來就後悔了,自己在跟以前的天月炫耀個什麼啊。

聽到「錄歌」這個詞語而明顯地精神起來,天月張了張口像是想找出更多的共同話題:「一起錄歌......是合唱嗎?兩個人的合唱?」

「嗯嗯,已經是第四首打算要投稿的合唱了喔。因為天...雨月くん一直在催促嘛所以就約出來了。」

感覺面對著天月本人說出這些話實在是難以啟齒,這次倒是到歌詞太郎迴避著對方的目光別開了臉。天月似乎沒能察覺到這一點,僅僅是為了音樂的話題而好奇地追問下去。

「咦......歌詞太郎さん,還有雨月さん,都有在網上投稿歌曲嗎?」

默默地為對現在的時間點毫不清楚而感到悲哀,歌詞太郎對自己前面答得理所當然的句子後悔起來:「啊.....有呢,可能沒有,也可能有.......雨月くん不知道有沒有投呢...」

「唔.....能不能問一下以前唱的都是哪些歌?因為我也......」

「啊哈哈哈!那個......對,就是因為雨月くん很害羞的關係,所以我們的合唱都還沒有投稿!對對就是那樣!」

天月突然掩著鼻子狠狠地打了個噴嚏。

「抱歉......啊,那這次已經選好了要唱什麼歌了嗎?」

「啊哈哈還沒呢......雨月くん還因此而生氣了好傷心......」

微微側頭望向歌詞太郎,柔和的燈光勾勒出的側臉似是在認真地苦惱著,又像是帶點無奈溫柔的寵溺。他都幾乎可以看到「雨月」的身影就站在對方在地上拉長的影子末端,賭氣背對著他欲言又止的樣子。

明明是從未見過面的,也不是應該被拿作比較的人,天月卻下意識地盯著自己與影子盡頭間的距離陷入了沉默。

「歌詞太郎さん的話裡都是在提著雨月さん呢......」不出所料地看到對方像是被揭穿心事的緊張,天月笑了笑,由見面為止到現在的第一個笑容讓歌詞太郎總算是回過神來。「他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人吧......」

那個笑容就像是當歌詞太郎在全國live的中途,偶爾地透過視像對話看到對方的時候一樣,壓抑著的感情就在他眼中看得一清二楚,而他總是無法做到什麼去讓天月安心下來。

試過有那麼幾次比預料中的時間遲了回來,天月就那樣跑到他的家中默默地等到凌晨甚至是第二天的早上,他歎著氣給對方蓋好被子時小指已經被輕輕地抓著,即使沒有言語也聽得出對方的不安和疲倦。

『也許我只是害怕一個人而已。』苦笑著抓了抓頭,天月很快地把話題轉移到錄歌的事情上。

無論是在那處於未來的過去抑或屬於過去的現在都一樣。

「他......雨月くん他啊,的確是個很厲害的人呢。」把手抬起又放下,最後還是把雙手相扣合攏,歌詞太郎抬頭盯著在月台以外延伸的天空。「尤其是在努力的時候,整個人都很耀眼呢,會讓人不由得地想要支持著他。」

「這樣問好像有點失禮......但,歌詞太郎さん是不是...」

「嗯,我喜歡他。」和剛才的慌張不同,歌詞太郎望向天月的回答平靜而肯定,說不清是想讓誰聽清楚這句表白。「無論以前還是現在,還有將來都一樣。」

「這樣認真地對著我來說,雨月桑知道的話絕對會生氣的。」對視片刻才不知所措地避開了視線,天月低頭揉了揉眼,學著歌詞太郎那樣把雙手在膝上相扣。

「不會啦不會啦。」沒心機地笑著,歌詞太郎裝作不經意般偏過頭去:「嗯......我是在這裡等人,天月くん你又是在這裡等什麼呢?」






04/



「等什麼嗎............」

在自己死纏爛打下--雖然說不清為什麼,但天月就是覺得不應該放他一人不顧--總算是留在原地陪著他的人稍稍移開了目光,側面的輪廓看起來讓天月更加確定他是歌詞太郎沒錯--雖然說不出哪裡不同了,而且這個人也不願承認。

歌詞太郎さん說被他最重要的人扔下了。他在家裡看到那突如其來的告別後馬上飛奔出來,卻沒能找到那人。

「我在等一個叫伊東歌詞太郎的傢伙啊!明明約好了今天一起錄歌,卻去錯車站下車了,還要無辦法撥通他的電話!」賭氣般鼓著臉說道,天月跺了跺腳把手機塞回褲袋。「如果你其實是歌詞太郎さん的話,就快點請我吃千里眼的拉面補償!」

「我就說我不是你認識的歌詞太郎了......」歌詞太郎......唔,姑且就先這樣稱呼吧,苦笑著說道,眼神中的寂寥卻被天月捕捉得一清二楚。

「......我要找同名同姓的人來洩憤,隨便把人扔下的混蛋要請對方吃一千碗拉面。」

「那天月くん可是要請我.......」說到一半猛地頓住,天月抬頭想要提出疑問,卻在看到對方寂寞的微笑時閉上了口。「不......沒什麼。」

「抱,抱歉。」明明應該和自己無關,天月卻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慌忙轉移了話題。「對了......你都說了這麼多你的事了,也聽我說一下吧?」

歌詞太郎愣了愣,還是露出了非常溫柔的笑容:「好啊。」

「嗯,呃,對,說什麼好呢......」對方乖乖地坐在原地時,天月反而緊張起來,感覺就像是當只有自己和歌詞太郎相處時總是不自覺地心跳加速一樣。

「天月くん剛才好像說自己今天是去錄歌?你喜歡音樂嗎?」倒是歌詞太郎開口來幫他解圍了,天月尷尬地撓了撓臉頰。

不過這倒是個他喜歡的話題。

「嗯!很喜歡!」短暫的不安後眼神瞬即亮了起來,天月努力地在腦中組織著要說的話。「唱歌啊......真的是超~級高興的。雖然我沒有唱得很好,也不懂得很好地作曲作詞什麼的,但我還是很喜歡唱歌.......想要唱給更多的人聽,想快點進步然後唱歌給世界上很多人聽,我由很久以前開始就是這樣想的。」

「嗯......我也,經常都會這樣想呢。」自言自語般回答著,天月差點就想抓著對方的肩膊狂搖說「會說這樣的話你明明就是歌詞太郎さん吧!」,但他還是沒有這樣做。

歌詞太郎さん說他被人扔下了............

「嗯......而且我也因為唱歌而認識了很多人,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做自己喜歡的事,感覺超棒的...!」天月別開了眼神,總覺得對著歌詞太郎這樣說的話會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唔......當然也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啦......」

「天月くん......真厲害呢。」不是敷衍反而是真誠的佩服,天月還慌忙想著該怎樣回應,歌詞太郎就淡淡地接下去,語氣莫名地讓他感到心疼:「天月くん的話,肯定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做得很好的。」

『他突然就扔了我一個人走了,說是要去做巡迴演出。』

「才!才不會呢!」站起身來大聲反駁,天月面對著歌詞太郎,混雜著生氣和難過的情緒一下子充滿了胸膛讓他難以呼吸。「我一個人才不會過得很好呢!」

「天月くん......」

「我,我一直都是靠很多人支撐著才走到現在的!要是只剩下我一個人的話,絕對絕對是會很難過的!」像是想到什麼般咬了咬下唇,天月用力地擦了擦眼--就像是過往的幾次,他一個人留在家抱著膝打不通某人的電話的時候一樣--擦得眼睛發紅:「所以才不會過得很好!」

「天月くん你先坐下......」歌詞太郎默默地望了望身邊甚至是對面月台投過來的視線,說不清該苦笑還是應拉著這傢伙離開。

「可是!就算這樣!」絲毫沒有要把音量降下來的意思,天月吸了吸鼻子,總覺得這番藏在心裡很久的話始終還是應該要說出來。「就算不會過得很好,我還是會試著一個人去努力的!」

歌詞太郎さん說他被人扔下了............『明明一直被扔下的人是我好嗎。』

他多少次這樣很小聲很小聲地在空無一人的屋內說給自己聽,最後還是默默地纏好圍巾走到電腦前扯起笑容開著生放,好像在鼓勵別人的同時也能鼓勵著自己一樣。

因為對方的沉默和終於感受到遠至對面月台投過來的視線,天月漲紅了臉,聲音開始底氣不足起來但還是堅持地站著說著:「我啊,一直都覺得能夠有人陪著自己是一件很棒的事。剛開始唱歌不久的時候,有一次偶爾聽到有人提起自己和拍檔合唱的時候,就覺得很羨慕......嗯,雖然就只是個在月台上遇到的陌生人而已。」

『每次聽著天月くん的生放都覺得能夠打起精神來✧(•̀ㅂ•́๑)!天月くん也有被什麼人鼓勵著嗎?』

「自己當然有很多朋友......但也很想認識更多的人,走得更遠...就像剛才說的,想唱歌給更多更多的人聽。但也會很害怕.......很害怕一個人,超級害怕的。」

『被什麼人......鼓勵著嗎............』

「那時候啊......有個莫名其妙地坐著傻笑的陌生人突然就跟我說......無論怎樣都不會讓我剩下自己一個人的...雖然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信任一個在月台上傻笑的人,但就是覺得......很安心,只要想起他的話就覺得很安心,就像想起歌詞太郎さん一樣。」

『發現了寂寞的少年!!需要什麼鼓勵嗎?』猶豫著該怎樣回應時在下面看到的留言讓天月哭笑不得,但那個熟悉的帳號卻讓他整個人安心下來。

「雖然沒有人能夠無時無刻地陪伴著我,雖然有很多時候我一個人的時候不會過得很好......但我還是會努力著的!」一口氣說完這段話感覺就像是晚上完成長跑一樣氣喘吁吁,天月握了握拳,還是沒有讓歌詞太郎插嘴:「歌詞太郎さん剛剛在問我等什麼對吧!」

「啊,嗯。」被天月突如其來的氣勢嚇倒,歌詞太郎連忙點了點頭。

「讓我整理一下我的答案。」天月咬了咬下唇,像是說出誓言一般回答道。「我想,我和你都是在等人吧。」






05/



「這樣啊......」

看著對方反覆地用袖子擦眼並堅持說著「是風太大了」的天月,歌詞太郎伸手想要拍拍他的頭,結果手懸在半空中好久還是收了回去。

「天月くん還真是很害怕寂寞呢。」半開玩笑地說著,對方果然惱怒的瞪了自己一眼,只是眼眶還紅紅的也沒什麼威脅性。「啊還有很愛哭。」

「我沒有哭!」氣急敗壞地反駁道,天月又揉了揉眼睛。「只是......一直以來從來沒跟誰說過這些想法......想進步但又怕自己一個人什麼的,一定會被當作笑話的。」

「我啊,以前也有很長時間是自己一個人呢,因為我什麼都不懂而且自己的夢想又比其他人來得奇怪。」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歌詞太郎望著天月欲言又止的樣子,眼神變得柔和起來。

「不過不要緊,因為現在有很多人支持著和鼓勵著我......以前的我,一定是因為知道自己能夠像現在這樣遇到這麼多喜歡的人和事,才會努力堅持到現在的。」

「歌詞太郎桑......真的很堅強呢。」終於停下了擦眼的動作,天月帶著仍然泛紅的眼眶也跟著笑了笑。「相比之下我真的很沒用呢,明明身邊有這麼多人還總是在不安......」

「不是沒用啦。」自然地伸手拍了拍天月頭頂,歌詞太郎下一刻就想起這樣好像不太妥當,雖然天月沒有表示不滿,但他自己馬上就結結巴巴起來。「就是......那個...天月くん剛才也說了嘛,你只是在等一個......願意等著你的人而已。」

「嗯......」順著自己的動作低下了頭,歌詞太郎因此更加看不清天月的表情--他隱約覺得天月應該是有更多的想法,但自己還沒能夠讓他好好把那些話說出口。

他不想見到天月抬頭對他露出那種為了安慰自己才展現的笑容。

「唔,我......先給我兩分鐘,嗯。」再次把手拍到天月頭頂不讓他抬起頭來,天月這次小聲地抱怨了下但還是乖乖的沒有掙扎。「就是......我想說的大概就是,不要擔心會被人扔下。」

「欸......?」

「我不太懂表達啦,可是......」維持著這樣的姿勢,歌詞太郎轉過頭去看著天月--也不清楚對方知不知道自己在望著他。「無論如何,就算天月くん不斷地往前前進著,就算天月くん有一天突然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就算天月くん......就算你要為了你的夢想走到很遠很遠,你在等的那個人也不會就這樣扔下你的。」

他頓了頓,聲音裡混雜著十分溫柔的笑意。「因為,像天月くん那樣的愛哭鬼肯定會一邊笑著說沒事一邊在前面偷偷地哭的。」

天月低著頭吸了吸鼻子。

「就算我會有一天突然就離開了?」

「就算你會有一天突然就離開了,他還是不會扔下你一個人的,我跟你保證。」

充滿信心地說完後還是把手收回來抓了抓頭髮,歌詞太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過他也有可能會忘記這件事吧......那時候啊,天月くん只要充滿氣勢地把他罵醒就好了啦!」

「這什麼啊......」笑著揉了揉眼,天月抬起頭來盯著歌詞太郎。「明明只是個坐在月台上傻笑的怪人,為什麼卻好像在說著很厲害的話一樣啊。」

「好過份啊天月くん......嗯?」反駁的話說到一半被輕微的磨擦聲響打斷,歌詞太郎偏頭望向月台的另一面,相反方向的列車正從遠處緩緩的靠站。「......啊。」

糟糕把要找另一個天月くん的事給完全忘了。

「天,天月くん!對不起我要走了!我要去找天月くん了!」馬上站起身來,歌詞太郎疑惑地看到離兩人不遠處的柱子有個似錯相識的身影正低頭默默地按著手機。「呃.....我就先走...了?」

「欸?」天月好像一時間還沒能反應過來,呆呆地看著歌詞太郎似乎想要挽留,直到他的手機像是故意在這刻響起的通知聲把他拉回現實,他一時間在糾結應該先處理哪邊的事情。「咦?可是,歌詞太郎さん......手機......?」

「啊總之,天月くん我真的要先走了!我,我還會再回來的.....欸好像也不是......」眨了眨眼把視線從那只看得清半邊臉的身影上移開,歌詞太郎說著向前跑了幾步,然後卻又突然停下了來,轉過身去對著天月那因背光而看不得真切的背影大喊了一句話才再次跑上列車。


「那個人一定會找到你的!」


天月低著看著來自「伊東歌詞太郎」的轉推通知,不知所措地立在原地。





06/



「那我可是要搶先在對方之前找到他呢......這可是我答應過的事。」

天月眨了眨眼,望了望停在月台另一面正在靠站的列車還是放慢了腳步:「就算是被他拋下了,你還是要去找他嗎?」

「對。」歌詞太郎垂了垂眼,輕輕敲了敲天月的頭。「誰讓我要找的人是個害怕寂寞的人呢。」

「欸嘿嘿。」伸手捂著被打的部份,殘留著些許的暖意讓天月下意識拉起帽子把溫度留住。「你要好好履行你的承諾啊!......嗯不對,你要繼續履行你的承諾!」

「好啦好啦,要是天月くん你還不快點走的話就是你不履行承諾了,你不是約了朋友錄歌嗎?」聽著火車準備開出的通知皺起了眉頭,歌詞太郎推了推天月,聲音在上下車的人群中不怎麼清晰。「不過,謝謝你履行了承諾來提醒我。」

「嗯?歌詞太郎さん你剛剛說了什麼?」

「沒什麼,快上車吧。」

快步走誰了車廂靠門的位置,天月盯著和自己只有幾步之隔的歌詞太郎,總覺得還想多說幾句話,但話到了喉嚨處就像是被什麼堵塞著一般,完全不能好好地發出聲音來。

「......你要繼續履行你的承諾啊知道嗎!」就像是壞掉的錄音帶一般,天月張口猶豫良久,說出來的還是只有這句話。「......跟之前說的要建一座城堡的承諾一起。」

「......我沒答應過那種事。」無奈地笑了笑,歌詞太郎點了點頭。「不過,剛才說的承諾我會做到的,放心吧。」

說著由於車門響起準備關上的警告而後退了兩步,歌詞太郎的身影像是要走進背後的晨光一般變得模糊起來。

「天月大人可是會檢查著你有沒有遵守約定啊。」在車門關上前貼近門的位置,天月鮮有地無視周圍的目光繼續朝歌詞太郎喊道,也不清楚到底是在說給對方還是說給自己聽。


「因為,我還會再回來的。」


車門「啪」一聲關上,也不知道歌詞太郎到底聽到了這句話沒有。

轉過身去背對著歌詞太郎,天月在火車剛開的緩慢速度中抬起望向對面的月台,眩目的光芒反射著陽光一閃一閃的吸引到他望了過去。對方似乎也抬頭望向了自己的方向。

他盯著那個戴著星月耳機的身影愣了愣,又轉過頭去望向剛才自己身處的月台,過了好久好久才反應過來。

「......隔了這麼久,歌詞太郎還是改不掉坐車分神然後在錯誤的地方下車的壞習慣啊。」





07/



天月順著眼前傳來的腳步聲抬頭,正好對上歌詞太郎稍微有點氣喘的身影。

他默默等著對方回過氣來,本想趕在對方開口前說話,沒想到兩人就跟在哪個時間中約好了一同開口--




『今天的歌,錄時光機怎麼樣?』










END

20141223


--請大家看一下後記;w;;;;;--

好久沒見我是yune :3

這是篇寫了兩個月而且應該不是很受歡迎的那種類型的文QWQ 

我做好心理準備了!我明白的應該是會看不明白,時間線很混亂,而且內容也沒什麼高低起伏很無聊熱度一定會很低的!不管怎樣,不管您喜歡不喜歡,有沒有按下喜歡或者推薦或者留言,都非常感謝您願意來看,一篇努力過的文章能夠被看到真的很高興。

這是我十分用心寫的一篇文,第一次起了大綱然後也斷斷續續的寫了兩個月(就是投稿到現在啦).....雖然我努力埋了很多伏筆也寫得很亂,但大概就是「現在的天月見到將來的歌詞桑」和「現在的歌詞桑見到以前的天月」的故事啦(什麼跟什麼啊)(因為我覺得我不寫出來沒人看得明白啊所以決定寫出來了!)其他的很多東西......唔,看得懂嗎QWQ

年尾再更一篇才行......學業好忙快要死了QWQ


评论(28)
热度(60)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