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2014回顧

唔......很多人都在寫這個所以我也寫了一篇

其實不太明白是怎麼做......盡力試試看吧(´◉‿◉`)是選自己每個月最喜歡的一篇文嗎?_?


2014。01

--是個在默默地看別人的文章的小透明--


2014。02

--是個被友人威迫利誘於是悄悄開始寫文的小透明--


2014。03 :【甘黨加濕器】困


被困在這裡多久了。

由剛才發現箱子鎖住了開始,歌詞太郎就一直在想盡辦法地把它撞開,無奈大概真的沒法從內部打開,箱蓋仍是嚴嚴實實的,一點點空隙也沒有。礙於位置關係,天月就只能一直望著歌詞太郎絞盡腦汁的想要打開箱子,自己只能在對方身下一動也不敢動。

真是在各種意義上都最糟糕的情況。


2014。04:【甘黨加濕器】睡


那是天月等待了整整一個星期的溫度。

這個星期中,他每次擅自跑上來的時候,或者是在床上醒來的時候,都是冀盼著這份溫度能或多或少地殘存在自己身邊,讓他可以說服自己對方還在。

而實際上,他的確一直都在,即使是怎麼忙碌疲倦的時候,他也一直在自己身邊沒有離開過。


2014。05:【甘黨加濕器】still


兩片景象融合在一起像是變得更為立體鮮明般灌入腦海,沉重的記憶和心情被釋放出來落到現實之中,釋然的感覺讓歌詞太郎稍稍放柔了神情。像是失去的最重要之物經過漫山遍野的尋找和搜尋,在絕望中幾近放棄之時,發現它就靜靜地躺在衣袋深處未曾離開的清澈感情。

就跟以往數不清的寒暑一樣,即使度過了無數的時光和起伏,當初觸動他心坎的那個人仍是那樣站在自己身旁,在不住的改變中維持著那一份讓他始終著迷的光芒。


2014。06:【甘黨加濕器】奇


「這幾年我做了很多事啊......!開始了投稿動畫,也開了演唱會,還有......」想了想頓住了話語,天月自豪地笑了笑。「我已經是歌詞さん的前輩了喔!」

「這樣啊......天月前輩,請來找我吧。」

就像當年一樣,用我的歌聲指引你來找我的路途。

在花開的季節之前。


2014。07:【甘黨加濕器】時


.......什麼嘛。

兩人這樣的相處模式並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天月敏感地感覺到今天的歌詞太郎好像和平日有點不一樣,可是他又理不出個頭緒--例如說,在提起昨天的投稿時對方莫名的停頓和提出要回家時少有的不安。

和自己難以隱藏的情感不同,歌詞太郎對於自己感情的控制可以說是極為小心的,即使是天月也很少能夠看到他有什麼失態的時候。像是今天這樣的舉動,以這個人來說已經是非常的焦躁不安了。

察覺到,但他不知道該怎樣做。


2014。08:【甘黨加濕器】話


張了張口,閉上,像是初次學會說話般反覆地在能否發聲間掙扎著。天月覺得自己有很多說話想說,無論是關於故事本身,還是他現在多得快要溢滿胸腔的情感。

雜亂如麻的思緒間,剛才漫畫間掠過的話語卻突然鮮明的在腦海中劃過。

--如果王子也愛上你的話,詛咒就會解除。

「我想,」天月抬起頭,幾乎是要哭出來一般回答道。「我是喜歡上歌詞太郎さん了。」


2014。09:

--啊哈哈哈哈哈哈--(被打)


2014。10:【甘黨加濕器】歸


天月似乎沒察覺自己已經被發現,專心致志的盯著手機屏幕,微弱的光芒把他的臉映得發白,也不知道是燈光的問題抑或是在風中冷得蒼白。

歌詞太郎頓在原地順著呼吸,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林中穿梭了好多天終於找到獵物的獵人一樣,再怎麼激動還是得小心翼翼地維持著距離,就怕眼前的人豎起耳朵就竄到旁邊的草叢中失去踪影。

路燈啪噠啪噠的閃爍著的聲音讓他有點煩躁。


2014。11

--努力地在寫時光機喔喔喔--


2014。12:【甘黨加濕器】時光機


天月順著眼前傳來的腳步聲抬頭,正好對上歌詞太郎稍微有點氣喘的身影。

他默默等著對方回過氣來,本想趕在對方開口前說話,沒想到兩人就跟在哪個時間中約好了一同開口--


『今天的歌,錄時光機怎麼樣?』


~~~~~~~~~~~~~~~~~~~~~~~~~~~~~


看到還能這樣玩就加進來了\owo/




 第一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甘黨加濕器】再


落下的花瓣擦過鼻尖的微癢讓天月在睡夢間清醒過來。

眼前好像還殘存著花香的蹤跡。他順著挨傍著的溫度側頭,歌詞太郎就像是沒察覺到他醒來一般低著頭認真地把弄著結他,淺色的花瓣跌在四周美得像是一幅畫。

掂起散落在衣擺間的一片粉紅,天月把它舉到眼前--剛好把午後的陽光掩蓋得嚴嚴實實的位置,望著光把花瓣照成透明再糊成光暈,他甚至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抓著的是怎樣的一場夢。

他在覆上雙眼的溫度中再次閉上眼進入夢鄉。


覺得意景好美(自賣自誇(現在已經寫不回來了


 

 第二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soramafu】朋友

 

就站在街角そらる拿著傘,無論是眼前還是電話裡都傳來まふ顫抖著的聲音。

邁步向前,他沉默著把傘舉到まふ的頭上。


「嗯,是這樣啊。」



『僕の心に 君が手を振っただけ』

『なんて』


其實我是個喜歡寫BE/TE的人QWQ 但甘黨一直都是在寫HE(?)


 


 第三题最喜欢的部分: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甘黨加濕器】困(下)

 

剛才想著只躲一會兒沒什麼關係,現在驚覺自己可能要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整個晚上的歌詞太郎望了望天月,再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動作,思考慢了半拍的大腦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

「呃......」歌詞太郎慌忙後退,結果一頭撞上箱子頂部:「啊!......疼...」

(於是箱子被撞開了)


喜歡欺負歌詞桑\owo/(喂)認真來說的話......只要是在寫這兩個人就喜歡!( ゚∀゚) ノ♡(被打


 

  

第四题: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ა)




第五题: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甘黨加濕器】睡


明明是在沙發上睡著的,但他每次醒來都無一例外地躺在歌詞太郎的床上,身上被換上略嫌寬大的睡衣,然後被純白的綿被蓋得嚴嚴實實,好像有誰生怕他著涼而小心翼翼地覆上去的一樣。

之前的幾次,天月都是在清晨的陽光中驚醒,四處張望才落寞地發現歌詞太郎已經出門了。床頭櫃總是放著一份新鮮買來的早餐和被餐盒壓平的紙條,不算秀麗的字跡寫著「謝謝天月くん買來的晚飯」或者是「晚飯非常的美味喔」,諸如此類的話。


喜歡溫柔的歌詞桑\owo/




第六题: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甘黨加濕器】still

 

燈光閃爍的剎那間讓他有種雙眼被刺傷的錯覺。

伴隨著燈光亮起的是瞬間的人聲沸騰,那該是熟悉地在耳邊迴響的嗓音卻變得模糊不清起來,歌詞太郎在不住的尖叫間努力捕捉著他默默等待著的聲線,然而不知是現場太過嘈吵還是麥克風出了什麼問題,爽朗的聲音被混在雜聲中被割裂成一片片的劃過耳朵發疼。硬是強迫自己抬眼往光亮處望去,明明以為自己的身高已經足以看清前方,舞台上的身影卻被瘋狂的歌迷掩蓋得嚴嚴實實,只有光和影一次又一次地晃過,直到最後無論是視覺還是聽覺都被徹底剝奪。


這篇裡的描寫都好長......! 

 

 


第七题: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甘黨加濕器】for ever

 

碎髮掃過唇邊的微癢讓他想起mimi和pon接近自己時的感覺,歌詞太郎低頭把兩人的距離縮得更窄,湊在天月耳邊的說話細不可聞:「我想,我是......」

天月在黑暗中微微瞪大了眼睛。

在他能作出什麼回應之前,歌詞太郎把他含在唇邊的回答全數歸納為把彼此的距離收至零的吻,就像是對於今天一整天堅守著那讓人泄氣的隔膜的不滿。

純粹是在唇邊點到即止的淺吻卻讓他幾近窒息,天月合上眼,殘存在耳邊的是讓他安心的距離間的斷句。

「......覺得,一直維持這樣就好了。」


給自己訂的三條規條裡有寫不能寫h....所以接吻是最盡的了._.


 

 

第八题: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甘黨加濕器】文風挑戰!


今天,我坐著價值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美元的高級豪華房車來到歌詞桑的家門前,車門卻被他種的蘆薈刮花了。我皺了皺眉跟司機說:「這部車不要了,給我燒了它。」

管家替我打開車門,我優雅地穿著最新款的衣服和褲子步出車外,隨即聽到大街上少女的尖叫和相機快門不斷按響的聲音。「又忘記帶口罩了,唉。」我轉頭向群眾微微一笑,隨即看到成千上萬的少女在我的笑容下倒地,真是沒辦法呢。

帶著不錯的心情步向歌詞桑的家,我的頭髮也在瞬間變成明亮的淺棕色。我心情好的時候,頭髮就是這個顏色,眼睛也會變成啡色;如果在心情不好時,頭髮也會變成沉重的灰黑色,眼睛也會變回原本的黑色。就是這個原因讓大家以為我總是在染髮,其實我也對此感到很苦惱。

「歌詞桑?你在嗎?」在我開口說話的時候,我看到身旁的地上開了幾朵小花,不遠處剛剛才醒來的少女們再一次倒地。有一名沒有倒下的少女穿過人群走到我面前,似乎是想向我告白,卻在歌詞桑打開門的瞬間跑開了。怎,怎麼了嗎?


文風挑戰就原諒我吧._.



 

第九题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想要寫100篇甘黨  希望能寫出,讓自己滿意的長篇




~~~~~~~~~~~~~~~~~~~~~~~~~~~~~~~~~~~~~~

放進來的都是甘黨但我也是有寫其他東西的!加了內容後多了一篇soramafu啦\owo/

看回自己寫的文壓,壓力很大orz

這一年下來由默默看著別人的文章變得能夠鼓起勇氣去寫文和發文啦!非常謝謝能夠支持著我和陪伴著我的人(´▽`ʃ♡ƪ) 

由很喜歡天月和歌詞桑到了現在還是很喜歡這兩個人O//W//O 由不怎麼會寫文到了現在還是有很多要改善的空間QWQQQ 這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啦QWQ

感謝你們每一位,也想謝謝願意在過去這一年在不同時間寫下文章的我自己。

來年也請多多指教。


yune

20141226

20150105

剩下的一篇要是趕不及就會變成明年發了(●´ω`●)(被打

评论
热度(13)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