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和你在一起365題

請先讓我說一句:兩個月沒更文了對不起啊啊啊但我沒有偷懶我用盡全力(?)的參了本!參了本!寫了文的我沒有偷懶!

然後回到正題。

請等著看我棄坑(づ′▽`)づ(被打死)

這是我前兩天才LFT中無意中看到的「和你在一起365題」<<來自忆团吕子桑...我不懂放單篇文章的鍵接所以就直接放忆团吕子桑的LFT出來吧:http://yituanlvzi.lofter.com

非常感謝大大讓我寫和寫出這麼棒的題目\owo/

雖然有個更新的版本...但我,我,我已經開始寫這個了啦q口q

要是一天寫一篇就能寫一年啦!不過因為每天都要寫所以寫的很短,所以大概是不定期的把幾題扔(?)出來一次吧ヽ(✿゚▽゚)ノ

要是能夠寫滿一年的話我就去把更新版都寫起來(寫到才算吧)

文風每天都在轉請諒解._. 然後是慣例的請不要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001.告白


對於在放學路上遇到歌詞太郎更一起回家這件事,天月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一個機會。

那時天月慣性的在電話裡播著歌詞太郎的歌,邊哼著再也熟悉不過的旋律邊大步的踏在歸家路上,直到被誰拍一拍肩才疑惑地回過頭來,歌詞太郎爽朗的笑著的身影映在黃昏的夕陽之下像是他眼中的一個剪影。

「這不是天月くん嗎?好巧啊。」

慌忙拔掉耳機把電話藏在身後,天月面不改容的回應著,語氣卻不自覺地變得結結巴巴:「咦?歌詞太郎さん......好巧。」

「嗯嗯,剛剛才完成了音樂社團那邊的活動,最近要準備表演什麼的很忙呢。」歌詞太郎說著自然地走到天月身邊,像是沒有察覺到天月隨即變得僵硬的步伐。「說起來天月くん已經很久沒來過社團了,學業很忙嗎?」

天月的心跳猛地漏跳了一拍。

像是說謊的小孩般心虛地別開了臉,他試探性般的「嗯」了一聲。

「這樣啊......要是有空的時候記得要過來。」溫柔的笑了笑,歌詞太郎拍了拍天月的頭。「很想再和天月くん一起練習啊,這段時間你都沒來讓我很寂寞呢。」

「嗯......嗯。」

天月差點就沒脫口而出,告訴歌詞太郎自己每天都在窗外偷偷望著他,縱使隔著一扇玻璃他還是憑著口型猜度著對方正在練習的曲目,在外面悄悄地跟著唱著--要是他走進音樂室去站到歌詞太郎身邊,就說不定緊張得連一個音節都發不出了,更別說要一起合唱。

「唔~不過作為前輩,看到天月くん沒有偷懶還是有在練歌我就放心了。」若有所指地望著天月,歌詞太郎似乎對他當時馬上藏到背後的祕密很有興趣,但他偏了偏頭還是沒有開口詢問。

「欸!我一直都很用心練歌啊......說起來歌詞太郎桑當初還不是因為偷聽到我練歌才叫我來加入社團......」小聲的抱怨著,天月不自覺地捏緊了手上的電話。「伊東偷聽太郎さん。」

「覺,覺得自己被天月くん嫌棄了好難過!」口中這樣說著卻很快地回復到一如既往的笑容,歌詞太郎眨了眨眼,有點自豪地補充道:「那是因為我聽力很好嘛!雖然天月くん是躲在舊校舍那邊練習但我還是聽到了......說不定這就是我唯一的優點了哈哈。」

「什麼嘛那是......」苦笑著這樣回答著,天月加緊了腳步,然而歌詞太郎卻突然止步不前讓他不得不跟著停下來。「歌詞太郎さん......?」

「噓。」

歌詞太郎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的動作讓天月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本來就已經人煙稀少的街道這下更是安靜,沉默得就像是兩人間微塵擦過都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響都清晰可聞。

--不對。

天月猛地想起,哈嘻羊很多次的責備過自己習慣性的把音樂開得過份大聲的習慣,而他的手機內--就在他碰見歌詞太郎之前--正循環播放著對方的歌,即使隔著耳機都還是聽到對方的聲音在空氣裡細微地劃過震動著塵埃傳到兩人耳中。

不知所措地想要伸手關掉手機裡的音樂,歌詞太郎卻率先反應過來按住了天月。

「我就說我聽力很好嘛,天月くん又不相信。」抓著對方因為慌張而想要掙脫的手,歌詞太郎苦笑了下--明明無意要嚇倒天月,但這下對方卻以像是被揭穿心事般想要逃走,他只好盡可能的把語氣放柔:「天月くん最近在練習這首歌嗎?」

「對.....對啊,所以才會找了歌詞太郎さん的版本來聽,並不是平日都像這樣在一直聽這樣的......」

「沒關係沒關係,天月くん想什麼時候聽都可以喔。」豎起耳朵又再確認了一遍那段旋律,歌詞太郎笑著伸手拉起耳機的一端,小心翼翼地塞到天月的耳側,像是有點不好意思然而終於鼓起了勇氣般說道:「因為這首歌本來就是唱給天月くん聽的哦。」

「......欸?」

天月茫然地抬起頭,傳入耳中的聲音和眼前歌詞太郎的口型像是重疊在一起般形成一個完整的句子。

『S(好).K(き).Y(よ)』


20150215

12:24 a.m.


002.晚安


如果硬是要從兩人的交往中挑出點微不足道的不足的話,歌詞太郎肯定是會對天月玩遊戲的習慣略為有點抱怨。

只要是認識天月的人都知道,一旦天月開始了玩遊戲,就算是天要塌下來也絕對不要打擾他--身為戀人的歌詞太郎當然更加是切身的體會到這點。

「天月くん,已經很晚了我先睡了喔。」

「嗯好。」

「......我真的先睡了喔?」

「嗯好。」

「............我,我真的真的先睡了喔?真的先睡了喔?」

「知道啦睡啦睡啦。......啊啊啊危險!差點就死掉了好險啊............」

歌詞太郎在心中擦了把淚,沒把心中對於天月自從買了新遊戲後整整一個月沒吵著要和自己一起睡覺的事的寂寞說出口。

雖說自己也經常因為要作曲或者別的什麼事而不能好好的陪在天月身邊,但歌詞太郎捫心自問,他說什麼都還是會花點時間好好的跟對方說對不起,或者是拍拍他的頭溫柔地道聲晚安的。

並不是說因自己這個行為想要什麼加冕或者獎勵,只是偶爾的他都會......覺得寂寞而已。

這樣想著歎了口氣,歌詞太郎抱起了整個趴在他膝上的mimi放到旁邊,牠抗議般「喵」了一聲隨即搖著尾巴擠到pon身旁,靈動的大眼睛望著自己像是在向牠的主人示威。

你的天月君呢。

抬頭望向天月坐著的方向,歌詞太郎伸手揉亂了兩隻白貓的毛,身旁的遊戲音效和光亮一閃一閃的讓他有點煩躁。

「天月くん。」

「嗯好......」維持著頭也不回的姿勢含糊地回答著,天月騰出一隻手來揉了揉乾澀的雙眼,視線一瞬間就模糊起來。「啊啊啊啊啊看不清!要輸了!......欸?」

他拼命眨著眼想要找回一個清晰的影像,眼前看到的卻不是遊戲的畫面而是歌詞太郎半蹲在自己眼前的身影。他還沒來得及對對方妨礙了自己的事作出抱怨,就被印上前額的溫度堵住了他的呼吸和聲線。

「晚安,不要玩遊戲玩得太晚哦。」

重新撥好天月的劉海後這樣溫柔的說著,歌詞太郎站起身來回到房間內,只留在臉頰泛紅的天月抓著手上的控制鍵坐在原地,好久才伸手去小心翼翼地觸碰著剛才被吻的額側,像是快要哭出來般彎下腰去把臉埋在膝間。

「......現在還怎麼可能玩的下去啊............」


20150216

2:53 p.m.


003.相册


不知從哪裡聽說了,確定兩人間的信任程度的最好方法,就是看對方敢不敢讓你看他的手機。

「咦,為什麼?」

天月眨著眼不明所以地望向哈嘻羊,他最好的朋友振振有辭的接著解釋:「因為あまちゃん你看,現在的人無論做什麼都根本離不開手機嘛,所以手機裡面可是收藏著很多祕密啊。」有著前輩的自覺,哈嘻羊像是教導學生一般循循善誘:「例如說,說不定歌詞さん的手機裡有著和別人的合照喲!」

「欸,那種東西平日COF的拍攝裡也有很多啊,一點也不奇怪啊。」

「當然不是說那種!說不定有和誰很親密的照片啊。」哈嘻羊將雙手交叉,一臉嚴肅。「可能是和別人臉貼臉啊,或者是抱著啊......啊說不定還會有像貼紙相那樣畫上了心心啊......」

哈嘻羊一邊想著自己交往時會拍的照片一邊舉著例,非常成功地讓天月陷入了極大的不安之中。

「所以啊,歌詞太郎さん你把電話借我看看行不行?」

抱著信任的心態,天月並沒有不問自取的去翻看歌詞太郎的手機,而是義正詞嚴的提出了交涉,沒想到歌詞太郎卻面有難色地皺起了眉,還作賊心虛的把原本放在桌上的手機收到了身後。

「可,可是,呃......」張著口半天都沒能找到個好的藉口,歌詞太郎只好如實相告:「對不起天月くん,可是......可是不行。」

天月聽著這個意料之外的回答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情,隨即垂下了眼。

「.....歌詞太郎さん...真的有和別人拍那種......臉貼臉啊,抱著啊...畫上了心心的照片啊......」

「不,不是的天月くん你聽我解釋...」不自覺地揮動著手上的電話,歌詞太郎慌忙解釋著。「我沒有和別人拍這種照片啊!只是有別的東西......真的不能看...」

『如果他這樣回答的話怎麼辦?』預想著這種情況,天月皺著眉頭向友人徵求意見。

『這樣的話......如果是用來歌詞さん身上,就得以退為進!』乾脆拿起筆作圖解,哈嘻羊在紙上寫起了草稿。『大概就是......這樣這樣,這樣這樣這樣...』

「這樣啊......」口上雖然這樣回答著,天月卻明顯地露出了受傷的神情,他望了望電話又望了望歌詞太郎後很快的別開了眼神,雙眼像是藏著什麼心思。「該不會是......有著歌詞太郎さん的自拍照什麼的吧,如果是這樣我也沒興趣看啊。」

「欸?什麼?」對於天月並沒有堅持有點意外,歌詞太郎很自然地跟著氣氛一同鬆懈下來。「那種東西根本不可能嘛我長得這麼醜,怎麼可能自拍嘛。」

「那反正肯定都是mimipon的照片吧,要不就是可愛動物bot什麼的......」像是心不在焉般說著,天月忍著睨向歌詞太郎手機的衝動,接著說下去:「歌詞太郎さん存起來的相片太容易猜了。」

「那些照片有是有,但才不是佔最多的呢!」說著歌詞太郎似乎對於天月猜錯自己的收藏這一點而自豪起來,下意識地劃了劃手機屏幕。

「欸~那佔最多的相片是什麼啊?」

完全沒意識到自己已掉到天月設的圈套之中,歌詞太郎想也不想就輕鬆地回答了。

「在我的手機裡佔最多的可是天月くん的相片啊!」

天月聽著對方不自覺地說出的實話愕然地愣在原地。

「呃.........?」

「呃?......呃,呃哈?」回望著天月錯愕的眼神,歌詞太郎眨眨眼,直到對方一把搶走自己的手機時才意識過來剛才說了什麼。「啊!不是的天月くん你你你聽我解釋!」

天月毫不遲疑的低頭滑開相冊的部分,他盯著手機屏幕臉瞬速地紅了起來。

燦爛地笑著的自己,在舞台上拿著麥克風唱歌的自己,在滑雪場背著光伸懶腰的自己,在飛機上因為太累而睡著了的自己......他滑動著手機的屏幕,心中說不清是釋懷還是不好意思的情緒交織在一起讓他更加的不知所措。

避開對方的眼神,天月把手機塞回歌詞太郎手上,支支吾吾的開了口:「什,什麼啊......」

「因.....為,只是因為想要看到天月くん..........吧...」猶豫著該怎麼開口,歌詞太郎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不太懂得說,但......無論怎樣的天月くん,我都很喜歡。」

「笨蛋嗎你......」完全不知道該怎樣面對歌詞太郎,天月再次別開臉去卻掩飾不了整個泛紅的耳根。「嘛反正不是和別人的合照......就,就算了。」

這樣強硬的回答著,天月默默捏緊了藏在褲袋的手機,就像是想把放滿了兩人合照的相冊藏在最深處不被他人發現一樣。


20150217

12:37 a.m.


评论(4)
热度(69)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