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段龍】回憶

。大家好這裡是很久沒上來結果一做完小組報告就去補了十集無間雙龍再被虐得忘了LFT密碼的yune_(°ω°」 ∠)(不相關的事情好嗎)

。感覺要被等著我更文的唱見廚打死了(如果有的話)

。純電視劇黨注意,OOC注意;一次過補了十集有點頭昏腦脹如果有BUG請多多提醒,非常感謝


~~~~~~~~~~~~~~~~~~~~~~~~~~~~~


「欸......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タッちゃん...」

「你在說什麼呢!結子老師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要狠狠的打回去』...這樣。」

「可是...受傷的話大家會擔心啊,結子老師也會擔心啊......等等,タッちゃん!タッちゃん!!」

「大不了就是被罵兩句啊,結子的話,最後還不是會心軟,煮著蛋包飯等我們回......喂!郁夫!」



郁夫猛地睜開眼睛,兒時回憶的最後一幀畫面在他眼前淡開,視線定格在眼前一片漆黑的風景上。鐘樓滴答滴答的響著,秒針不疾不除地在凌晨兩點的鐘面上緩緩劃過。

「...兩點啊......」

這樣說著呼出一口氣靠到長椅上,郁夫輕輕拍了拍昏沉的腦袋,身上蓋著的黑色西裝外套隨著他的動作滑到膝蓋時他才突然反應過來:「咦!?兩,兩點!?」

還沒來得及詫異地站起來,身後就有另一個聲音淡淡地傳來:「哦,是兩點沒錯。」

「タッちゃん......」沒有回過頭去,郁夫幾乎是反射式地這樣邊回應著,邊正襟危坐起來。這樣一個小動作他才察覺自己意外地疲倦,光是坐著就像是耗費了他全身的體力。

他不安地擦了擦鼻子。

說起來今天的確狀態不太好的感覺,工作的時候好幾次的打瞌睡,引以為傲的體力卻在追捕犯人時完全使不出來還乾脆的來了個平地摔,被日比野說「你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時吸了吸鼻子發現嗅覺的確沒平日來得敏銳,他推搪著還是被三島課長下了命令叫他早點回家休息。

不願承認自己生病的事實,郁夫像平日一樣裹著他的藍色羽絨服就坐到約定要見面的地點去。身體忽冷忽熱的不適,腦袋像是灌了鉛一般的沉重,他一晃一晃的不自覺就由下午五時睡到了現在。

「抱歉,不小心就睡著了......」

帶著軟軟的鼻音說起來有點委屈的意味,段野呼了口煙盯著郁夫的相反方向:「藥吃了沒有?」

「什麼藥啦,我又沒有生病。」雖然這樣說著,郁夫心底裡卻很清楚瞞不過段野的事實。他聽到對方不易察覺的歎氣,然後一整袋五顏六色的藥丸被扔到自己身旁。「這......就是生病也不用吃這麼多吧。」

「我說要感冒藥,深町就買了這麼一袋回來。」當時電話那頭的深町保持著那波瀾不驚的聲線,把藥送到他手上時眼神中卻確確切切地寫著「少當家您您您您您竟然也會生病」這種再顯而不過的想法。「嘛,雖然他說不定是誤會什麼了。」

「辛苦他了。」郁夫笑著翻了翻袋子,裡面居然還有止痛藥啊止嘔藥啊甚至防暈船的藥丸。他盯著看了好一會。

「說起來タッちゃん你還記得嗎。」

「記得什麼。」

「就是以前啊......我生病了的時候,タッちゃん說過我病了真是超級麻煩的對吧。」

「啊。因為你雖然很少生病,但每次病了都會很嚴重,而且都不願吃藥。」好笑地勾起了嘴角,段野又從襯衫口袋中拿出了另一支煙。「為了不用吃藥,你還試過在病了的時候裝作沒事一般跟我出門吧......連結子老師都看不出你生病了,某程度上還真厲害。」

「嘿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郁夫又深深吸了口氣,夜裡冰涼的空氣竄入肺部像是能夠稍為緩和皮膚表面的燥熱不適,然而他又下意識把身體埋進了身上的外套上。「那時候就只有タッちゃん分的清楚吧,タッちゃん不也是很厲害嗎。」

「那還用說。說到底你到底是有多討厭吃藥啊。」

「討厭的程度嗎......我覺得我為了不吃藥,這輩子都不會再生病了。」

陷入了短暫的沉默,滴答滴答的的宣告著時間的流逝。

這二十年間,兩人很少會這樣的閑話家常。一個在光明的道路不斷往上爬,另一個在黑暗裡一直往深處走,他們的距離愈是遠,兩人的見面就愈是惹人注目。因此除了必要的情報交換和行動之外,他們都盡可能的避免見面,或者至少......以最為隱晦的方式出現在同一場所。

像這樣悠閒地,不帶任何復仇含意地提起過往,只是個偶然罷了。說不定閑談間就藏著他們彼此都察覺不了的焦躁,穩穩地凝在這片冰冷的空氣中沉澱著兩人複雜混亂的思緒。

「閑聊就到此為止。」打斷了這個浪費時間的靜謐,段野不知什麼時候放下了煙。「入正題吧,郁夫。」

「嗯。」擦了擦鼻子,郁夫調整了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變得紊亂的呼吸,硬是用那不甚清醒的腦袋回想著:「就是之前說的事,我查到......」

「我不是在說這個。」

「欸?」不自覺地回過頭去,郁夫這才發現段野不知什麼時候也轉過了身來望著自己。被打量得有點心慌,郁夫不自覺地減低了聲量:「怎麼了......」

「支開話題這麼久,不就是還沒有吃藥嗎。」

像是看穿一切般好笑地說道,段野看著郁夫明顯地別開了眼神,突然想起以前--就是兩人還在樂園的時候--他一旦是把藥藏起來了,就會像這樣不自覺地移開視線,這麼明顯的事還居然一直都沒有人注意到。

「我就說,我根本沒有生病啊。」

心虛地辯解著,郁夫望著段野若有所思的目光又很快地別開了視線。

然後對方突然就伸手到自己眼前,郁夫下意式地緊閉了雙眼,結果段野稍涼的手就這樣停在自己發燙的額頭上。還沒來得及有什麼反應,對方很快就收回了手,輕敲到自己眼前的轉成了一盒紫色包裝的感冒藥。

「水果味的,因為是小孩配方所以記得吃雙份。」

「哦......嗯。」

收回了手後段野就跟著轉過了身去,郁夫愣愣地盯著對方的背影好一會,終於還是乖乖的把藥丸放進口裡。人造的甜味和苦澀在口腔內擴散開來,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好苦......」骨碌骨碌的喝著水抱怨似的說著,郁夫忍不住想偷看段野的表情,轉念一想還是自知理虧地抿了抿唇。

「總比倒下來得好吧。」低頭又再點起煙,段野呼出口氣,看著分不清是來自體溫還是香煙的白霧飄散在空中。「這樣的事情以前也試過,就別再發生第二次了。」

「......嗯。」雖然明知對方背對著自己還是用力地點了點頭,郁夫抬頭又再望了望鐘樓,還是不好意思地又重覆了一遍:「那麼剛才說的資料......」

「啊,那個啊。」段野的語氣平淡得彷彿要說的不是為了達成約定而一直努力的線索,而是比現在還要來得平凡的閑聊一樣。「下次出來時再說。現在早點回家休息比較好吧。」

指尖摩挲著藥丸的包裝紙,藥效發作的倦意和湧上心頭的自責讓郁夫愈發的難受,他壓抑著聲線又再「嗯」了一聲。

過去好像也是有著類似的事,生病了的自己硬是跟著大喊要報仇的段野衝了出去,明明是想幫上忙的卻猶豫著讓段野也跟著煩躁起來,兩人差點要吵起來的同時他卻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喂!郁夫!』

最後還是段野把他揹了回去。那晚自己還是死活不肯吃藥於是發燒燒了三天三夜,段野就跟著結子老師在旁邊坐了三天三夜,復仇什麼的也就這樣不了了之。

「タッちゃん,抱歉......」迷迷糊糊地說著,郁夫隱約記得他當初也有說過類似的話。段野那時候就坐在結子老師身邊,給出的回答卻也是毫不留情,只是自己也不太記得清晰了。

「別又在這裡睡著了......喂,郁夫,聽到嗎。」段野不知什麼時候繞到了自己眼前,這次觸碰額頭的溫度的停留時間比剛才稍為長了點。

張了張口想要回答,然而睏倦感卻攫住了他的全部思緒,只能安靜地閉上眼睛。

他好像聽到對方的歎氣聲,和記憶中那稚嫩慌張的大喊聲重疊起來卻讓他莫名的熟悉。

接下來是自己被拉著攀上什麼的溫暖觸感--他基本上是無力抓著對方或者掙脫的,只能乖乖地垂下手環著眼前的身軀。郁夫費力地把眼睛張開一條縫,眼前的景色一上一下的搖晃著像是錯落的回憶在眼前浮現。

「タッ......」

「下不為例,再有下次的話我就看著你在街上睡一晚吧。」

維持著原本的步伐回答著,郁夫總覺得段野的回答中透著淡淡的無奈,他苦笑著把那句「又說出這樣的話會像以前一樣被結子老師罵啊」咽回肚裡。

「不會有下次啦......」意識還是不很清醒,但郁夫覺得這段話已經想說太久了,以致他喃喃地說出來的話就像是早已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準備好的台詞一般沉穩。

「因為,我都約好以後要站到タッちゃん的身邊去了。」

段野好像頓了頓,然後又繼續往前走。

在這個角度下只能隱約看見對方的側顏,郁夫瞇了瞇眼,沒能看清楚段野的沉默下露出了怎樣的一個表情。只是他這刻才發現,穿得比自己還少的對方說不定比他想像的還要來得冷,卻在這裡足足坐了九個小時。

「哦,那完成約定以後呢。」

沒料到會被這樣問道,郁夫不太舒適地挪動一下身體,趴在對方背上的關係頸鍊反而更甚地壓在胸前讓他有點難受。

「......唔...那時候啊,總之還是先一起吃蛋包飯吧...」思考很久還是這樣回答道,郁夫在乾脆地合上眼之前又像想起什麼般補充道:「要剛弄好的,熱騰騰的那種......」

聲音到最後慢慢的小了下去,最後變成了平穩均勻的呼吸聲。

段野張了張口像是在回答什麼,終於還是像是生怕吵醒對方一樣把唇角彎成了個自嘲般的笑容。


「喂,深町,是我。」

「剛好明天想去吃蛋包飯......跟生病了沒有任何關係。」

「嘛,這週走的是回憶路線。」


END

20150401

~~~~~~~~~~~~~~~~~~~~~~~~~~~~~~~~~~~~~


貴安這裡是yune(。ŏ_ŏ)

非常非常短的文...去年在LFT發第一篇文之前我練筆練了兩個月才開始發文...今次用了兩天,我已經看到了這篇文悲慘的未來......OOC啊OOC.................................(

這篇的時間線是......總之是比較早的時候,早已下定決心會陪タッちゃん走到最後的郁夫,和說不定心底裡把郁夫放在比復仇更重要的位置的段野|ω・`) 雖然是這樣,段野還是早就明白到,兩人根本不可能再坐在一起吃蛋包飯了所以才說是回憶路線吧......

順便扔個ask請大家找我玩:http://ask.fm/yune0311

评论
热度(33)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