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壽

。把大家寫得很蠢哈哈哈(被揍死),最近在重看沉月看得很高興於是文風也向那邊發展了(並不是);對不起我只是苦中作樂嘛,這篇文完全沒有文筆文風可言然後我也沒怎樣執過,不要打死我,等甘黨互動這麼久只等來了一個字我心好累

。我等到天月生日後才發.....一直在等奇跡出現啊例如說某太郎會不會在最後一刻投稿之類的....

。不要代入三次元OOCOOCOOC注意


~~~~~~~~~~~~~~~~~~~~~~~~~~~~~~~~


「天月くん,總感覺有點悶悶不樂呢......」mafu吃著雪糕偷偷望了望用手機發著推特的天月,手臂輕力地推了推哈嘻羊。「吶吶,有沒有這樣覺得?是不喜歡我們的禮物嗎?雖然twitter上看起來很高興但我總覺得......」

「噓。」稍為提醒了下對方略嫌太大的聲量,哈嘻羊抬眼望向天月,然而對方看起來心不在焉的似乎沒留意到這邊的動靜,他大口的吃了口雪糕不禁小聲說了句:「......兩個笨蛋啊............」

「欸?」

「啊不,沒什麼沒什麼。」想著自己算是半個罪魁禍首的哈嘻羊聳了聳背,嘗試幫自己的好友提起精神來。「あまちゃん,等下要順便一起玩遊戲嗎?反正我和まふくん之後都沒有預定。」

「啊、唔,不用了。」天月這樣回答後看到まふ失落的神情連忙補充道:「啊,只是我原本預定了今天晚上去吃漢堡肉啦,下次再來我家玩吧!」

まふ碎碎念著「可以玩完後一起去吃漢堡肉啊......」,而哈嘻羊則是若有所思地想著「あまちゃん連遊戲都不想玩了這下糟了」。他低頭歎了口氣,在跟天月和まふ道別後撥通了歌詞太郎的電話。



--今天的生日,要怎樣給天月くん慶祝呢。

以上是伊東歌詞太郎由半年前就開始煩惱的事。

信也寫過了,禮物也送過了,他陪著天月過的這幾年生日都有保持著給他送禮物的習慣,卻總覺得缺乏了那麼一點新鮮感。怎麼說,生日嘛,應該要有點意料之外的驚喜才對吧。

「999支玫瑰,外加鑽石戒指怎麼樣。」這是un:c無視他財政狀況而給出的建議。

「最好是在高級餐廳裡,牛扒、紅酒,燭光晚餐。」KONY補充道。

「這些全部加起來都不及一部遊戲機讓他來得高興啦。」哈嘻羊說出了大家都無法反駁的言論,順便不留情地望向一臉被點醒了似的歌詞太郎:「不過我和まふくん已經買好了囉,歌詞さん就再努力想想有什麼別的禮物吧。」

可惡,由一開始決定來問他們意見就是個錯誤的決定。歌詞太郎欲哭無淚。

「其實我覺得啊,歌詞ちゃん會想不到慶祝方法是因為你們天天都在一起嘛。」KONY突然像是突破盲點般說道。「什麼吃飯啊逛街啊寫歌啊之類的對你們來說都是日常嘛,所以才想不到生日時該怎樣慶祝。」

欸真的是這樣嗎。戀愛白痴伊東歌詞太郎覺得很迷茫。

「對啊,像是給對方寫歌這種浪漫的事,你們可是三兩個月就在一起填一兩首詞作一兩首曲吧。」un:c也跟著點了點頭。「所以,就算你在天月くん生日那天給他送一首歌,感覺也像是跟平日沒兩樣吧,所以才沒有驚喜啊。」

un:c都這樣說了說不定是對的吧......

歌詞太郎求助的望向尚未發言的哈嘻羊,對方遲疑一下環起了手:「唔......我也覺得有點道理,畢竟我都覺得一切少女漫裡才發生的情節對你們來說都像是日常一樣啊............」在舞台上公開表白啊,一起趴在心形的床上還拍了照啊,之類之類的,什麼啊,我都沒試過這樣做啊。

「這樣啊......我明白了,好的我明白了...!」獲得COF全員一致的意見後歌詞太郎很快接受了這個說法,恍然大悟的點點頭。「我已經知道今年要怎樣做啦!大家,謝謝!」說著就一個轉身跑走了,剩下其他人面面相覷的站在原地。

所以你是明白了什麼啊,還有你是怎樣從剛才的對話中得出要怎樣給天月一個驚喜的結論啊。



於是那後來幾個月的時間內哈嘻羊終於了解到歌詞太郎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哈嘻羊,我總覺得............歌詞太郎さん是不是生氣了...」天月猶豫地問出這句話時混雜著不解和失落。「最近他都沒怎麼跟我說話,在line上找他也總是說沒空,雖然他真的是很忙沒錯啦......」

「啊,可能是真的很忙吧,你看看他的行程啊。」哈嘻羊不以為然,那是因為他不知道以前歌詞太郎每天路上live的時候都會每晚給天月發信息,有空還會打電話來聊上半小時。

大概兩個星期後天月在和他吃飯時又提起了這件事,這次似乎不只是難過了還有點受傷:「歌詞太郎さん說,叫我不要再約他出去了,就算是吃飯也不行。」

「......あまちゃん你最近做什麼惹他不高興了嗎。」

「我沒覺得有什麼啊......是因為遲點去沖繩的旅行沒有預上他嗎?」天月思索良久才勉強說出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可是他本身也沒空啊。」

「說起來你也沒有預上我,可惡。」

話題無疾而終。

天月最近一次提起歌詞太郎已經是差不多四月左右的時候:「歌詞太郎さん說不要和我說話了............」他頓了頓,把頭埋在手臂裡:「連在twitter上也不行,line也不行,我問他原因他也不說...」

哈嘻羊當時還沒反應過來,沒能將歌詞太郎的異常舉動和之前的對話連接到一起:「是發生了什麼事嗎,要不我去跟歌詞さん聊聊?」

「........................不要。」

「啊?」

「我也不在乎要不要和他說話啊,以後都不跟他說話了。」

天月一臉不在意地重新坐直了身擦了擦眼,作為多年好友的哈嘻羊只能配合地當作沒有看到對方發紅的眼眶,還有他直到生日前一天還是持續著的悶悶不樂。



哈嘻羊直到天月生日那天的凌晨才撥通了歌詞太郎的電話,他幾乎要被一整晚都重覆著的那句「您所打的電話未能接通」要煩死了。

「喂喂,是哈嘻羊嗎。」歌詞太郎的聲音小心翼翼的。

「是我,為什麼這麼久都還沒接電話啊!」為了自己的好友而磨盡了所有耐性和擔憂的哈嘻羊沒好氣地說著,沒想到還收到對方讓他幾乎要氣得斷氣的答覆:「我以為你和天月くん一起嘛,我不能讓天月くん聽到我的聲音......」

「為什麼不能......」雖然他大概猜到答案了但還是不很想承認這種理由。

「啊,不是說因為我和天月君總是在一起所以沒辦法給他驚喜嘛......」歌詞太郎還不明所以地在電話那頭反問著。「我連twitter上的祝福都努力縮成一個字了!這樣我明天...不對是今晚,一定能夠給他生日驚喜啦!我可是準備了很久呢!」

「你給我馬上去找あまちゃん................................」

「......?」

「那傢伙因為你說不要跟他說話而難過了很久啊,哪有這樣的驚喜!」

「呃......」歌詞太郎似乎有點委屈。「我沒有......我怎麼捨得這樣跟天月君說這樣的話,我只是說......」他頓了頓有點猶豫:「『最近我們拉開距離一下可能會比較好』,唔,現在想起來好像是還要糟糕一點...」

「不只是糟糕這聽起來根本就是分手的台詞好嗎!」哈嘻羊突然覺得好累,明明自己的戀愛還算成功為什麼朋友們這麼讓人不省心。「我不管了,總之你快去讓あまちゃん打起精神來!」



於是天月大半夜的收到了哈嘻羊的一句「我把聖誕老人找回來了他說要給你補回上年的聖誕禮物」而睡眼惺忪地踏出家門,抬眼就看到歌詞太郎站在門外欲言又止的身影。

「啊,天月......啊啊啊別關上門!」

慌張地抓住了天月準備要關上家門的手,天月咬了咬下唇沒有說話,望著他的眼神卻明明確確地下了逐客令。

「呃,我是來說生日快樂的............」歌詞太郎搞盡腦汁的組織著詞匯,加上真的太久沒有見過天月讓他很是緊張,說話也有點結結巴巴。「不,不如先進去再說?應該不會吵到伯父伯母......?」

天月站在原地動也不動,於是歌詞太郎也不遑多讓的站著和他大眼瞪小眼,終於還是天月先別開臉去,不自在地用另一隻手撥開他剛才抓著自己後就沒放開的手。

「............放手。」歌詞太郎就是和他對著幹不放開的動作讓天月有點生氣,好久才說了一句話。

「不放,放了的話我就要打破玻璃窗才能進去找天月君了。」歌詞太郎很堅持,順便在心裡對天月終於跟自己說話這件事鬆了口氣,雖然語氣聽起來不太好。「天月くん,先不要生氣好嗎,不要不跟我說話......」

「明明就是你說叫我不要跟你說話......!」瞬間加大的聲量讓天月自己都嚇了一跳,他望著歌詞太郎的神情有點後悔自己剛剛的行為,但還是賭氣地移開了目光,反正他又沒有錯。

「那.....唔,那我現在說,天月くん可以和我說話了......這樣?」

雖然聽起來很自大但整句話的邏輯好像很正確,沒辦法反駁的情況下天月只好乖乖的站著聽他把事情始末都說了一遍,他覺得有點頭痛。

「............」

「嗯,呃,我說完了......?」

「............所以是,歌詞太郎桑為了生日給我一個驚喜,所以這幾個月才一直不跟我說話嗎?」

「唔......差不多............」由於天月聽他說話時也沒有表態,歌詞太郎只好擅自揣測對方的想法。「總之......對不起,大概是表達得不好所以讓天月くん難受了,對不起。」

「............」

天月覺得自己需要點時間去理清現在混亂的心情和想法,帶點哭笑不得和小小的生氣和無奈,還有對失落了好幾個月的自己的責難。偏偏罪魁禍首還站在他眼前一臉認真地等待著他的回覆,他抿著唇想說什麼,然後又吸了吸鼻子,突然就背過身去。

「我現在不是在和你說話,是在自言自語。」

「欸?喔,喔好的......」歌詞太郎配合的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我可是,一個人苦惱了很久啊!」

「嗯......」

「一直在想,到底做了什麼事讓歌詞太郎さん生氣了還沒有自覺,這樣的自己真的很差勁......之類的事,結果歌詞太郎さん才是很差勁的人!」

「啊,嗯,抱歉,我是很差勁的人...........」

「剛才打開門看到你的時候還在想著你為什麼要在我生日這天才來跟我說分手......愈想就覺得你愈過份............」

「對、對不起,雖然我不是來跟天月くん說分手的但我是很過份,沒留意到天月くん的心情...」

「好多晚都因為想著這件事根本睡不著,歌詞太郎さん卻什麼都還是沒有跟我說,想著覺得好難過的時候還試過哭.......唔,總之很難過......」

說著用手背用力的擦了擦眼,沒有得到回應的天月吸了口氣正打算繼續說下去,卻因為突然被從後抱住了而屏住了呼吸。

「嗯,讓天月くん難過了,對不起。」

直接湊在耳邊的說話即使再怎樣放輕聲量還是能夠聽得很清楚,天月這個角度看不到歌詞太郎的表情,卻因為這曖昧的動作和接下來的說話而馬上紅了臉:「天月くん,果然很愛哭啊。」

「無,無緣無故被人說要拉開距離什麼的,誰都會覺得難過吧,不是愛哭不愛哭的問題......」

雖然以前歌詞太郎一直都很喜歡像這樣沒有預警的像這樣抱著自己,但畢竟都幾個月沒說過話了,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讓天月緊張得不知所措。每次吵架或者有爭執時歌詞太郎總會像這樣讓臉皮薄的天月就範,這次似乎也不例外。天月不禁對這樣的自己有點泄氣。

然而他扭開頭嘗試避開對方近在咫尺的呼吸後,還是用微弱的聲線說出了剛才被打斷的話:「......比起生日時來一個驚喜什麼的,我寧願每天跟歌詞太郎さん在一起啊...」

「......嗯,我也,這樣覺得。」

歌詞太郎靠在他身上說話的語氣悶悶的,像是有點委屈又像是認真地道歉,天月轉過頭去想說些什麼,正好對上了對方倒映著自己的雙眼,他不好避開只能怔怔的回望--不同於剛才賭氣般的帶點挑戰意味的對視,這次的目光帶著他心底裡的緊張和不知所措,直到歌詞太郎開口打破沉默。

「天月くん。」

「什、什麼......」

「生日禮物。」

還沒回過神來就被堵住了呼吸和聲線,天月慌張地閉上了雙眼才發現失去視覺後對溫度的觸覺似乎加倍的敏感,明明只是停留在嘴唇碰觸間的接吻卻讓他甚至不敢去伸手抓住眼前的人,直到那雙捧著自己臉頰的手終於鬆開為止他才小心翼翼的把眼睛張開一條細縫,他覺得他幾乎要窒息了。

「因為哈嘻羊說少女漫畫什麼的,我才想到這樣能不能算生日禮物呢............」歌詞太郎看起來也沒多冷靜,眼神緊張地遊移好幾遍才回到天月身上。

「又不是真正的接吻......」天月一時口直心快說了後才後悔起來,慌忙打斷了歌詞太郎馬上就要脫口而出的一句「天月くん想的話可以的哦」,說話也因而結結巴巴的:「嘛,我、我當是收了半份生日禮物好了,剩下的半份以後再說。」

歌詞太郎聞言終於眨眨眼笑了出來。他伸手撥了天月的劉海,靠上了對方的額頭用氣音像是說著什麼祕密一樣:「嗯,好啊,天月くん什麼時候想要回剩下的半份禮物就跟我說吧!」

「嗯......!」



第二天,哈嘻羊不知道該說是欣慰還是羨慕妒忌恨般得知了兩人和好(?)了的消息。

「可是我見你們在twitter上還是沒有說話啊,是真的沒事了吧......?」

多少還有點擔心地這樣問道,然而很快就收到了天月讓他哭笑不得的回答:「我說了近期都不會在twitter上跟他說話,拉開距離,哼。」

「拉開距離的話就不要一起去吃拉面啊你們兩個混蛋!」哈嘻羊盯著天月發給他的相片,又望了望歌詞太郎本來想發到twitter上卻被天月阻止了只好在COF群裡發的相片,好久還是無奈的笑著把信息改成另一句話:「果然還是比較習慣你們現在這種相處模式嘛!」

「對啊,我也喜歡現在這樣跟歌詞太郎さん拉開距」看起來時輸入到一半不小心按下了發送鍵,然後哈嘻羊很快又收到了下一個信息:「其實啊,天月くん是因為不知道該怎樣拿捏在twitter上跟我說話的語氣所以才」

像這樣斷句的句子發了好幾條過來,哈嘻羊幾乎都看到那兩個人在爭奪電話的畫面了,好久才終於收到了一句完整句子:「你什麼都沒看到,了解嗎!」

了解,了解。哈嘻羊在心裡沒好氣地默念著,就憑天月氣急敗壞的這句話,這以後大概是一年半載都不會看到那兩人在twitter上能有什麼互動了。

不過實際上他們還是相處得這麼好就行了,不是嗎。



END

20150701

评论(20)
热度(73)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