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戀愛裁判

。歌詞桑的戀愛裁判......很棒!唱得超級棒!

。短期來寫這麼兩篇文會導致這篇文和上一篇很相似,大概有點相似,而且不長,希望不要嫌棄

。不要代入三次元不要代入三次元不要代入三次元不要代入三次元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嚴重OOC<<因為我很睏根本是想到什麼打什麼


~~~~~~~~~~~~~~~~~~~~~~~~~~~~~~~~~~~~~


「あなたは有罪でしょうが、僕はずーっと無罪です。」


盯著這句良久,歌詞太郎猶豫著要不要編輯一下在最後加上一個「(́◉◞౪◟◉‵)」的顏文字,終於還是放棄了。而這並不是因為這是天月くん常用的顏文字,他心想,只是我從來都很少用顏文字這不符合我的性格不是嗎。

關上投稿的頁面轉到twitter上,他不死心地刷新好幾次發了好幾條他自己都覺得意義不明的推,然後天月的推特就在他的胡言亂語上下亮晃晃的刺眼,就是沒有半點談及自己的新投的內容包含在內。

啊啊啊,這樣那句話不就沒意思了嗎。歌詞太郎莫名其妙地覺得不忿。

而他一個轉身正想這樣向天月抱怨時,那個平日總是會坐在他身邊晃動著不合季節的毛線帽低頭玩著手機的青年並不在,當然也沒可能給出什麼回應。



雖然兩個人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但他們也不是一直意見一致的,反過來說因為相處的時間太多太密的關係爭執也不算少,只是兩人大概都太清楚對方的性格喜好等等的關係往往很快就找到妥協的方法,也從來沒出現過什麼吵架後幾個星期不說話的情況。

「你們這個熟悉程度可以當情侶啦。不對,不如乾脆結婚好了。」哈嘻羊經常都會這樣調侃道,然後天月就會拼命搖著頭緊張地否認,而歌詞太郎就會笑著繼續自黑說天月くん才不會要他這樣的戀人,最後由於天月惱羞成怒的關係對話就會在此中斷。

歌詞太郎覺得,天月也許有時候會不很清楚自己的想法,但自己是挺了解天月的。他什麼時候會想一個人獨處,什麼時候很怕被留下一個人但不敢作聲;什麼時候笑著但其實內心覺得好無聊,又有什麼時候一臉不在意其實緊張得要死。他很多時候都會小心翼翼的留意著天月的這些小情緒,想著怎樣回應會讓對方比較安心或者怎樣才能偶爾制造一點緊張感,而這件事他當然沒有跟任何人說過。

嗯,對啊,對待暗戀的人,大概任何人都會用這種試探般的又如履薄冰的態度吧。

然而事實證明一個人不只需要書本上理論,實戰可是會出現想像外的突發狀態的。那天他和天月坐在咖啡廳裡鮮有的談論著戀愛的話題,而他也敏感的察覺到對方似乎不太有興趣的想換個討論重點。

「欸......那歌詞太郎さん現在有喜歡的人嗎?」天月捧著杯子小小的喝了一口,白色的熱氣讓他臉頰看起來紅通通的,也模糊了他直直地盯著歌詞太郎的目光。

「嗯?喜歡的人啊......」歌詞太郎用手臂托住了頭,轉了轉眼珠後笑著這樣說:「天月くん吧,我可是很喜歡天月くん的啊。」他笑得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大概只有他自己才聽到那加速得驚人的心跳,噗通噗通。

「欸、欸............!?」

「嗯嗯,就是這樣啦。」

天月很久才反應過來睜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置信,隨後立即正襟危坐起來,雙手還緊緊地抓著那杯泛著熱氣的熱巧克力:「呃,我,我那個,唔......」

本來以為天月會當作開玩笑般笑著混過去然後兩人就可以聊個別的什麼話題,對方意料之外的反應讓歌詞太郎也跟著一片混亂,反應過來後已經讓違心的說話脫口而出。

「啊,開個玩笑啦!嚇倒了嗎,哈哈。」

事實證明他還是再一次錯算了天月的反應,對方一愣後收起了不知所措的臉容抿了抿唇,抬起眼來瞪著歌詞太郎的眼神藏著他看不透的情緒。

「呃......天月くん?欸?」

天月一言不發地站了起來,然後在歌詞太郎還未反應過來前就轉身離開了店子,只剩下他一個人坐在原位望著對面的空椅子陷入了疑惑。



他覺得不明所以,但回去還是認真地向天月道了歉。

天月一開始是已讀不回的,但他還是一大串一大串信息的發過去,終於等到對方回了他一句「不要再找我啦!再收到一個信息就把你加入黑名單!」,他內心擦了把淚只能悻悻然的放下手機。

他有試過直接登門拜訪去找天月,然而對方在防盜眼裡見到是他就很乾脆地不開門,他也不好意思在別人父母在家時一直死纏爛打地拍門吵著人家;要說面對面地說的話,無論他的日程還是天月的日程都排得滿滿的卻偏偏沒什麼要共同出席的活動,那怕想要借工作的機會談點私事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心情不佳時最好還是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歌詞太郎左想右想就去了找40mp錄歌,對方聽到他說要唱戀愛裁判時有點意外。

「咦,很奇怪嗎。」

「沒什麼,因為你沒有戀人嘛......啊我這句並不是故意要讓你難過的。」

「對啊,對...啊!所以,沒有人可以制裁我,也挺好的嘛哈哈哈。」他努力地用得意洋洋的語氣說著,結果換來40mp一臉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害得他也有點感傷。

我知道你有妻子有孩子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啦,我連暗戀對象都生我的氣了,果然是臉的問題嗎......

結果他那天錄音後看到40mp在電腦裡擺弄著音源,自己坐在一邊悶悶的開口了:「做愛人的那個啊......果然只能被自己愛的人審判嗎...」

「那是什麼,你那身同感受的語氣?」對方頭也不回,雖然好像覺得很有趣。

「不是啦,我又沒有情人,我是沒有情人的伊東歌詞太郎。」慣例自黑完後又若有所思地盯著手機,歌詞太郎歎了口氣又托著頭重覆了一次。「沒有情人的伊東歌詞太郎,唉。」

「今天怎麼這麼多愁善感。」40mp這次真的回過頭來。「如果是跟喜歡的人吵架了,只要誠心誠意地道歉就好了啊,對方一定會理解的。」他坐在椅子上轉過身來讓歌詞太郎有點恍神,覺得自己像是被老師循循善誘的教導著的問題學生。

「道歉了啊,然後被說不要再吵他了。」歌詞太郎從實招來,嘛,只要不要把主角的名字說出來就好。

「你要有把錯誤全都攬上身的覺悟啊,你剛剛不也是唱了嗎,不能只懂得唱不懂得做啊。」40mp也很貼心地沒有問那個神祕人物是誰,很有作為他人生導師的風範,真不愧是他尊敬的p主。

「我完全沒有怪過他,我還一直道歉,無論是在電話裡還是現實裡......!」

「這樣啊。」40mp突然把矛頭一轉,給了他一個完全相反的建議:「那麼很遺憾,你不可以繼續這樣單單被判刑後就棄餒了,要反擊。」

「......?」怎麼和剛才完全不同了?有成功戀愛史的人果然會比較熟悉正確做法嗎?

「最好把對方約出來,要不然就是在街上遇到對方也沒關係,然後要強勢地衝上去抱著對方......」

40mp說到一半就被歌詞太郎打斷了:「等等等等等?哪裡不對?」

「沒有哪裡不對。抱著說對不起啊,然後對方就會因為緊張和太突然而無法反駁,這是讓對方不知所措地原諒你的最好機會。」說著還打開了戀愛裁判pv裡的圖片,歌詞太郎突然覺得有點無言。

所以這首歌是你的人生寫照?還是戀愛攻略?反正我這樣的人就寫不出就是了哈哈哈。

歌詞太郎心情複雜的跟40mp道別,然而還是沒有哪天可以讓他見到天月來給他一個莫名其妙的擁抱,所以也沒機會得知這個方法到底會成功與否。



歎了口氣從回憶中回過神來,歌詞太郎一邊在回家的路上走著,一邊低頭察看著手機,然後驚訝地盯著COF的群組內的對話睜大了眼睛。

「天月:歌詞太郎さん投這首歌是被女孩子甩了嗎。」

天月說了這句話後也沒有人再作聲,他和天月吵架(?)的事雖然沒有明言但大家都心知肚明,沒人想插嘴讓情況變得更糟,然而歌詞太郎心中卻禁不住有點矛盾的自我安慰。

至少天月くん是有看到投稿吧,是說這是他這幾個月來終於在line上和我說的第一句話啊......

抓著頭遲疑著該怎樣回應,然而他放下電話的時候卻更為意外地在家門外看到個不該出現在這裡的身影。

「天--月くん?!」他承認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高興,似乎和眼前的情況不太合,算了。

對方似乎也沒想到他會在外面回來,整個人一僵之後好久一臉不在乎地回過頭來:「......嗯。」

「突然來找我怎麼了?」

雖然有點驚喜但還是穩住了心神這樣問著,天月抬頭望望他又拉了拉帽子:「你line沒回......」歌詞太郎默默的想著不能回他一句「你也一直沒回我啊......」,天月又猶豫著開口了:「KONY說你這是心虛不敢回答,而我玩真心話大冒險又輸了,他們硬要我來問你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

「沒啊,不如說你們會這樣問才奇怪吧......」歌詞太郎突然就跟著失落起來。「我又沒有喜歡的女孩子......」

他說到這裡後知後覺地想起了之前在咖啡廳的事還有40mp的話,所以他現在應該是要衝上去抱著天月?感覺不是怪怪的?

「......那麼歌詞太郎さん喜歡的人是誰?」

這句話他在幾個月前問過,然後聽到答案後就生悶氣跑走了,歌詞太郎完全沒想到他會在這裡再問一次這個問題。

然而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大概是沒有了那杯冒著熱氣的巧克力--他的視線直直地對上了天月抬頭望著自己的雙眼,那混雜著不安不甘和失望的感情一次過湧上來讓歌詞太郎產生了個難以置信的念頭。他還沒來得及回答,天月就開口了,聲線還微微顫抖著像是鼓足了一輩子的勇氣。

「如果是我的話,為什麼要否認?」

「..................」

這意料之外的展開讓歌詞太郎有點遲疑,但終於還是走到天月身前。

「我不想讓天月くん難做啊......」他努力讓自己說話時直視著天月雙眼,他想對方也是一樣控制著自己不去移開視線。「很困擾......不是嗎?」

「我明明都還沒有回答......!」天月聽起來有點生氣,這種態度當然是對他的體貼沒錯,但在他看來感覺卻像是被對方決定了一切,自己連答應與否都無權定奪。他看著歌詞太郎笑著否定他對自己的全盤感情時感覺比被對方說交了女友更為難受,就像是......對他想要回覆的一種不尊重。

「你說你喜歡我,卻甚至都不讓我答應你!」

說著似乎說漏了嘴般伸手要捂住口,然而歌詞太郎比他快了一步。

「欸那所以.................!?」

歌詞太郎下意識抓住了天月的雙手,對方眼神遊移一下也沒有掙脫。

「你--我--你......我也喜歡............啦!」中間的字完全聽不清楚,然而答案不言而喻,歌詞太郎還沒來得及在心裡感動就被天月慌忙補充著打斷了:「可,可是,還不要跟你交往!」

「為,為什麼?」心情在一整天裡大起大落的歌詞太郎覺得心臟有點承受不了。

「反正你也不想和我交往。」天月別開臉去。「不是很高興地投了戀愛裁判然後很自豪自己沒有戀人嗎。」

「我沒有這樣想!」

「說謊,我聽40さん說了。」歌詞太郎還沒來得及抱怨他的良師竟然出賣了他,另一方面突然敏感地覺得天月有點在忍笑。「沒有交往的人,就沒有人能夠制裁你啦,反正你永遠都是對的。」

「那句不是這個意思......啊,那個時候天月くん明明還沒有答應我不是嗎,不能算數......」

「交往的話,我每次生氣都要辛苦歌詞太郎さん了,聽起來還是不要交往比較好吧。」

「不不不不不,我可是甘願被判有罪然後終身監禁啊!對,終身監禁!」

至於後來這兩人到底有沒有交往,還有大家知道了這件事後對歌詞太郎言行不一感到很不齒的事,就是後話了。


END

20150705

病了想早點睡覺結果來了打文,感覺好像就要死了;v;;;;;

评论(8)
热度(89)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