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暗殺教室】再會的時間

。暗殺教室動畫完結紀念( ´•̥̥̥ω•̥̥̥`  )E班28人都是天使,這篇文沒什麼文筆內容可言就只是對他們28人未來的盼望猜想而已

。有一點點官方cp成分:杉野-->神崎<--三村,日向-->前原,楓-->nagisa

。有一點點自己推的cp成分:千速,自我流設定前磯(喂)

。雖然我覺得沒人看但>>可能有OOC注意,非常多自我流設定注意,流水帳注意


~~~~~~~~~~~~~~~~~~~~~~~~~~~



【20XX.03.12 8:17p.m.】

中村莉櫻坐在飛機上打了個呵欠。

這趟回日本的機無可選擇地在前一天才趕忙出發,由於並不是放長假的關係她在臨上機前還在交待著學校的各種事項以致沒能好好休息。值得慶幸的是外國的朋友還是跟以前的同學一樣可靠,她才能像這樣還算輕鬆自在地在機上歇著。

「老了啊老了啊......幾年前我可是由早到晚都在山上亂奔亂跳的呢。」無視別人的目光自言自語著,她想著等下一落機還得負責馬上跑去買蛋糕就覺得有點疲倦,但又無可否認地為自己仍然擔當著這個角色而期待興奮著,一瞬間似乎睡意也消散了不少。「嘛嘛,這裡剛好有甜品的雜誌,讓我翻翻看有沒有特別甜的蛋糕好了。」



【20XX.03.12 9:03p.m.】

「老爸!你又把我珍藏雜誌放到哪了!為什麼不跟我通知一聲!」好不容易等到母親入睡,岡島大河連忙揪著自家父親慌張地問道。「我最喜歡那個巨乳姊姊的雜誌!為什麼變成甜品雜誌了!」

「噓!喊那麼大聲是想讓你老媽聽見嗎!」他的老爸也是慌慌張張的盯著睡房的方向,然後才用氣音說著:「今天你媽突然說要收拾房間,你那時還在學校,我便馬上幫你收起來了!」

「啊!原來是這樣!今天在攝影學會那邊有事做嘛!謝啦老爸!」明白是誤會一場的岡島高興地接過自家爸爸在書櫃後拿出來的珍藏雜誌,不禁感歎道:「果然以後應該買電子版嗎...感覺安全多了。」

「臭小子我是怎樣教你的!影片都算了,相片當然是能夠拿上手的好---」

「我知道!......不過是說,以前我中學時有同學可是完全的二次元派啊,我覺得這也是一個值得發展的方向啊爸。」



【20XX.03.12 9:14p.m.】

竹林孝太郎打了個噴嚏,托了托眼鏡抬起了頭正好對上研究室打開的大門。

「辛苦了竹林君,論文寫成怎樣了?」

進來的是難得願意支持他並像這樣提供地方供他實驗的教授,竹林禮貌性地點了點頭:「進度很不錯,就是有幾部分有不清楚的地方,打算後天向您請教的。」

「努力研究是好事,不過適當的休息也很重要啊。」年過半百的教授慈祥地拍了拍他的肩。「明天你是有事要請假吧,趁現在早點回家吧。」

「是的,那就謝謝您了。」

收拾好東西離開校園,竹林拿出手機望了望時間,想著如果現在提醒一下大家明天有約是不是多此一舉,但還是按下了鍵。



【20XX.03.12 9:27p.m.】

「已經給大家發了提醒信息☆」

小律再確認一下每人的手機都收到信息了後,又順便在網上檢查一下中村的航班沒有延誤的消息,確認一切都順順利利。她抱著膝看著在自己身邊快速更新著的數據,只覺得時間過得好像比平日都緩慢,不安躁動的感覺都集中在身邊緩慢行進著的電子報時器上。

「這就是期待的感覺嗎......」

每當了解到一種感情時,她都會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幸福感,像是數年前她跟著渚和業一起去到太空時第一次感受的情感。每次像這樣理解到更多的感覺時,她都會深深地回憶起那一年間發生的事,仔細地描繪著當中的感情。

和大家一起暗殺的開心時光,能夠作為E班助力並被認可時的滿足和高興,離別時終於理解到的難過的悲傷,用著本來用在暗殺之上的技能來和同學嬉戲的意外和歡樂......各種各樣的。



【20XX.03.12 10:12p.m.】

也許小律當時並沒什麼惡意,但菅谷創介每次回想起自己把塗鴉貼在小律機身上後被她用槍指著時,他都還是會忍不住冒一身冷汗。

他喜歡自由自在的創作和藝術,以前在E班的時候他就會隨手都在試卷上畫畫,甚至畫在手臂上的紋身都能讓全班高興和欣賞,說實話真的是非常高興的回憶。

「自由創作是非常好,但學力也是很重要的呢。」然而殺老師這樣跟他說過。「如果想擁有能夠自由創作的地方,首先就要讓別人認可你的實力,以藝術為目標努力吧。」

現在的他雖然沒有得到像以前那麼無拘無束的發揮空間,但確確實實地讓更多人知道和賞識到自己的實力,也是讓他非常榮幸的一件事。像是眼前努力著的作品,開支毫不客氣地超了一倍有多,對方罵歸罵倒是沒有阻止他繼續下去。

伸了個懶腰,菅谷望了望時鐘又繼續他的作品,想著明天又可以畫些輕鬆的塗鴉,就覺得心情頓時跟著自在了不少。「要不要像以前那樣畫100種千葉的眼睛呢.....說起來到現在都沒看過啊可惡。」



【20XX.03.12 10:15p.m.】

千葉龍之介到了現在還是沒有打算剪掉前面的劉海。

他還記得身邊的朋友當初都對他隔著劉海還能把測量工作做得順順利利的事覺得難以置信,他想了想還是解釋了自己能藉劉海的頭髮作分界線的事實,換來一陣笑聲後沒想到以此為契機和同學熟絡得很快。剛才跟友人吃晚飯時提過明天跟中學同學見面的事,還被笑著說之後記得給他們看女朋友的相片。

他明天的確是約了速水一起回去,然而相片什麼的還是不可能的。

給小律回覆後,千葉就開始收拾起明天的用品,畢竟E班裡讀了建築的就只有他一個,雖然其他同學偶爾都會幫忙看看,但一般每次回去時檢查建築是否穩固的重任就落了在他身上。像是這樣明確的分工模式他並不討厭,就像以前每次舉行暗殺計劃時他們特有的暗殺模式一樣,他是自那個班級裡開始成長至今的。



【20XX.03.12 11:09p.m.】

像是趁千葉狙擊的空檔,自己跑出來攻擊殺老師這一點,可是E班的黃金暗殺模式。在那一年間,他在這方面的訓練可是毫不怠慢。

到了現在,木村正義還是沒有放棄跑步這個優勢,在校內參與的田徑隊也對他的表現大為期待和讚賞。雖然在衝過終點線時隊員或者啦啦隊大喊的「Justice!」仍是會令他感到有點難為情,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因而感到自豪的。

「那明天見啦!.....啊不,後天見!」揮手跟練習的隊員告別,木村低頭看了看手錶,然後驚覺自己如果不趕快跑回家洗澡睡覺的話明天大概就會睡過頭了。「啊,偶爾也想休息一下試試跑步以外的運動啦!」



【20XX.03.12 11:13p.m.】

今晚是難得不用練習棒球的休息日,杉野友人正無所事事地坐在書桌前按著手機,自小律發了信息以來就不少人在群組裡三三兩兩地說著話,但他盼了好久還是沒等到神崎同學的信息。

「啊真是的......!我到底是在期待什麼啦!」

愈想愈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杉野放下手機半趴在桌上盯著窗外,沒有雲的夜空上滿月清澈得近乎透明。自畢業以來雖然跟神崎同學還是保持聯絡,但幾次約出來後他都還是因為太緊張而沒有任何行動,天知道這樣下去那個榊原蓮會不會在自己沒留意到的地方下手--這樣想著他最近連練習都少了心機,在棒球和話劇兩邊的練習都被訓話幾次了。

「杉野你絕對是缺乏值得參考的事例而已!誰讓我們班都顧著暗殺沒多少對情侶--對!畢竟暗殺教室是少年漫畫不是純情少女漫畫嘛!」他想起不破私下給自己發來的信息就不禁苦笑,就算對方是以神崎同學作為推薦什麼「雖然是少年漫但也有很棒的戀愛情節」漫畫的理由,他也不會那麼容易就被推坑的,不然幾年前開始他就已經光靠看漫畫過活了。



【20XX.03.12 11:21p.m.】

「呼~終於都看完啦!什麼時候才出新一集啊!」放下手上的漫畫,不破優月在床上翻了個身,覺得意猶未盡地想找人聊聊劇情然而漫研的同學都在談別的動畫。「啊......再看一次好了,雖然再看一次通常也沒有什麼驚喜啦。」

她想著不如乾脆就去睡覺了,電話就傳來信息的通知聲。

「不破!你昨天說的漫畫我去看了,真的是不錯的作品呢!」

「對吧!對吧!!!我們來聊聊吧!。゜+.(人-ω◕)゜+.゜」

「現在聊的話要聊到深夜了吧!明天一起吃飯時再說~」

「好啊!明天去哪」

句子打到一半她猛地停下了動作,把文字刪除後又再次回覆道:「抱歉啦!我明天要去當漫畫角色要做的大事!我們再約後天吧!」

「(笑)漫畫角色要做的大事是什麼啦wwww 你也要去用料理稱霸天下嗎wwww」



【20XX.03.13 12:20a.m.】

「不自覺就做得這麼晚了呢......」

想著明天就要跟舊同學見面,原壽美鈴毫不吝嗇地花了一整天的時間來還原殺老師當年寫著全班最愛的28種飯團作法,她想想如果是那位老師的話,自己光是出發到超級市場買材料的時間他都已經做到280種了吧。

雖然自己要清晨做到凌晨,但當她當最後一個飯團放入食物盒時,還是感到非常的滿足。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想做和擅長的事,初三那年她在那個教室中更是由衷地體會到這一點。那是個非常難得地接納每個人的夢想和興趣的舞台,無論是藝術、烹飪、甚至暗殺,他們的能力都在那裡獲得了最大的發揮,直到現在於這個被規則重重桎梏的社會中仍然能夠靈活使用。

別說是自己這本來就算得上實用的家政能力,就算是看似只有在射擊裡才能用上的動態視力,她知道她的同學們到現在都還是不忙打磨著自己的另一把刀刃。



【20XX.03.13 01:19a.m.】

速水凜香的射擊技巧本來就是來自她跳舞時練習出來的動態視力和靈活度。

落到E班時她曾經想過要不要放棄舞蹈專心讀書,好不辜負父母的期待,然而最後她卻是在自己長久的興趣下鍛練出的優勢中獲得了新的技巧,她直到現在都還是偶爾會跟千葉到射擊場練習(還試過幾次被挖角)。

她沒有特意跟現在的同學提過這件事,只能說性格使然,直到現在自己還是比較享受安靜地聽著朋友興致勃勃地說著話,或者跟有默契的同伴即使不用言語也能互相溝通。只是最近自己一見到小動物就會露出另一面的這點被朋友發現了,最近跟人相處還是少不免有點尷尬。

「凜香醬真的好喜歡小動物呢!」在學校附近逗著流浪貓被同學撞見時,對方笑著這樣說道。「還是只喜歡小貓?」

「嗯,特別喜歡貓。」她微微有點窘迫地回答著。



【20XX.03.13 02:10a.m.】

「然後呢然後呢!除了貓cafe以外,我最近還想去新開的貓頭鷹cafe!我看了相片就覺得好想去啊~」倉橋陽菜乃坐在床邊說得眉飛色舞,雙腳也跟著有節奏地擺動。「啊~是~那的確沒錯啦,但野外可是很難得見到貓頭鷹啊。」

桌上放著她做到一半的野外實習計劃書,雖然說明天就沒時間做了,但倉橋本來就不是會完全照著計劃書行動的人,她倒也不介意到時就著見到的動物再自由自在地講解。再說明天又能回到後山去,說不定能夠發現什麼意外收穫,那可比跟著文字行動有趣多了。

「我最近帶小朋友去山上時又發現到新品種的鍬形蟲呢~嗯,嗯,對對!像以前一樣,只賺了一點點啦~不過明天請大家吃東西是沒問題的~♡」



【20XX.03.13 02:25a.m.】

和陽菜乃不知不覺間就聊到這個時間了,矢田桃花放下了握得發熱手機,打算下去洗個臉就睡覺時卻在門外發現了大概是弟弟放著的熱牛奶,應該是想提醒自己睡覺但又不好進來打擾吧。

自己的弟弟也好好地成長了呢。

捧著仍有餘溫的牛奶回到房裡,矢田猛地想起自己忘了跟比琪老師聯絡,慌忙再次拿起手機發信息。和陽菜乃剛才的對話大概太集中於什麼時候一起去動物cafe的事上,非常罕有的沒聽對方提起烏間老師和比琪老師的事。

上到大學後,她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深切地體會到社交能力的重要性,身邊比起真心朋友更多的是心機不明的點頭之交,然而由中學開始積累回來的外交技術已經足夠讓她應付有如。當然,她偶爾也是會回去享受不用任何心機的友情的,就像剛才和陽菜乃聊天時一樣。

比琪老師最近每次見面時總是在勸誘自己去嘗試更暴露的穿著打扮,她努力地婉拒著的同時,偶爾也會想著要不要改變形象往帥氣路線走。



【20XX.03.13 03:06a.m.】

片岡惠把學生會的事務處理到一半時,突然想起馬上就要到白色情人節這件事。

明明白色情人節理應是由男生去煩惱的日子,和身為女性的自己沒有半點關係,卻因為每年都莫名其妙地在情人節收到大量巧克力的緣固,她總是要提醒自己至少得去便利店買個家庭裝巧克力好好回禮。說起來她一直都很想問問磯貝每年到底有沒有錢去買巧克力回送,但想著對方至少跟自己立場不同地是個男性就沒有開口。

大部分時間她都是找同樣受女子力太低的問題困擾的中學友人討論這個問題,然而在那之前,她還得在日出前趕好下星期開會的議程。同樣是在這個凌晨的時間,比起要熬夜的自己,日向大概是剛剛準備起床鍛練吧。



【20XX.03.13 04:04a.m.】

近清晨的時間在戶外活動身體是岡野日向的習慣。

本來她是打算邀請體操隊的同學一起的,但大家聽到自己每星期都會像這樣起床練習和帶他們去了幾次山上練習後每個人看她的眼神都漸漸由驚訝變成崇拜,最後他們都決定自己練習好再來努力跟上自己的腳步,讓她哭笑不得。

大學裡的伙伴不同於中學的同學,沒多少人能敢於進行攀岩等的練習,既然都沒人陪同,岡野也樂於自己尋找適合的地點練習。她本來就是這樣直率直接的性格,上到大學也沒什麼改變。

「要是你在戀愛中也這樣率直就好了呢,都這麼多年了。」

惠曾經不經意地這樣跟她提過一次,她連忙否認後又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那個沾花惹草的人渣......我怎麼可能喜歡上他啊。」



【20XX.03.13 04:22a.m.】

前原陽斗搓著鼻子從床上坐起來時望了望鐘,又一臉睡眼惺忪地躺回床上。

昨晚參加完聯誼回到宿舍時已經很晚了,他都不記得自己是怎樣去洗澡又怎樣回到床上去。他自問自己還是有好好記著今天的約定沒有玩通宵,不然他今天大概一整天就躺著一睡不起就算了。

還能再睡幾小時......不管了乾脆等人叫自己起床............

然後他突然想起自己昨晚臨走前好像忘了跟那個特別可愛的女孩子拿聯絡方式這件事,一下子整個清醒過來。

「不是吧!我應該不會犯下這種低級錯誤吧!」

在床上直接跳起來四處找尋著手機,前原在順利找到自己都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帶回來的手機之前,倒是先看到自己室友在書桌上趴著睡著了的情景。



【20XX.03.13 05:02a.m.】

磯貝悠馬活動著在幾小時下來被壓得麻痺的雙手重新坐好,眼睛重新對焦時先是看到前原留下說出去買早餐的紙條,再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身上多披了一件外套,他不禁有點疑惑他的室友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樣體貼了。

雖說做到一半因為太累而睡著了,但負責的文件和交代都已經完成得七七八八,磯貝乾脆地動手收拾東西和準備等下要用的打掃工具。畢業已經有幾年,過去的同學還是會以班長的名義稱呼他,讓他不由自主地提醒自己要為每次的見面更加的做好準備。

「偶爾也放下你的責任感啦貧窮班長。」大概是數個月前,前原這樣說著乾脆就拿著由他保管的鎖匙去做了個備份鎖匙。「或者讓人分擔一下也可以?」

他想想也是個好辦法,之後也跟同學間討論著分了工,像是讓讀建築的千葉負責檢查教室結構,靈活度特別高的岡野和木村去檢查後山內況諸如此類的,確實是輕鬆不少。

說起來,今天可是不同於平日純粹見面打掃的日子,磯貝想了想還是停下了在櫃裡找尋自己努力攢錢買下來的二手相機的動作,拿起電話跟好友發了信息。



【20XX.03.13 05:23a.m.】

三村航輝收到信息時正在為影片做最後的修飾,比起捱夜他還是更喜歡早起工作。

今天可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他特地找回當初殺老師留下的幾千頁(?)相簿和只有他有的備份影碟,想著偶爾也應該好好出點力地騰出時間剪了段回憶錄。當初殺老師和大家都很喜歡自己剪的電影,希望這次沒預先通知的影片能給他們帶來驚喜。

給磯貝覆了信息後,三村又低頭翻找出最近才為了學校活動而買的寶貝錄像機,放到背包裡。

最近在學校文化祭時辦的電影試映會十分成功,那天E班不少同學都有特地來捧場,他也不意外地在人群裡發現到杉野和神崎的身影。自己暗戀神崎同學也算是過去的事情了,但三村很清楚杉野和自己絕對不同,到了現在還是在努力地跟對方表白心意的毅力讓他十分敬佩。只是要說的話,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他還是苦笑著寧願對方停在此刻不要說清楚的好。



【20XX.03.13 06:08a.m.】

「是的,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神崎有希子換下看護士的制服後不忙回去向下班的同事交待了聲,畢竟她為了今天的約定特地拜託別人跟自己換了班,在情在理都應該跟對方有個交代。雖然只是實習期間,她們已經要開始習慣輪班的制度,她也漸漸適應了有時要通宵工作的生活。

父親對自己選擇的工作仍然不太認同,然而比起過去的想要逼迫自己順著他想的路去走,他最近對工作的不滿似乎是出於擔心女兒會太過辛苦,這點令她不禁莞爾。

自己的性格本來就不適合當律師,在初三那年以後她更是確信著應該由自己去選擇自己的道路這一點。雖然當看護士也並不是一帆風順,但在自己喜歡的工作前,就會特別地有勇氣去面對反覆出現的逆境和困難。這一點,她相信著和她共度了一年的3E同學也是一樣的。



【20XX.03.13 07:05a.m.】

「是,是的!這是上個星期發現實驗效果未如理想的報告......」奧田愛美定了定神,努力地壓下慌張繼續道:「可是,我這幾天已經找出了改善的方向,正打算從第三步驟開始再次開始。」

看起來面色不善的嚴肅教授沉默良久,最後在還是在奧田堅定的眼神下接過報告點了點頭。

為奧田的研究提供指導的教授是以嚴格和追求完美而在學校聞名的人,和對待竹林如同孫子的另一位指導教授不同,他總是會毫不留情地對自己的研究作出極為嚴厲的批判,以致她很多時候都得在半夜趕忙修改報告。儘管如此,奧田很清楚自己這個研究是在他一針見血的指導後才進行得如此順利,因此還是選擇了繼續跟隨這位教授。

「趁今天的休息讀讀這幾本書,然後告訴我怎樣改善會更加好。」教授給了她幾個書名後就拿著報告轉身離去,比起反駁說今天是有要事要做而不是休息,或者手忙腳亂地請對方重覆書名,奧田趁著僅有的記憶連忙在報告複本上記下了重要的關鍵字,想著等下跟大家集合前盡快到圖書館一趟。



【20XX.03.13 07:18a.m.】

狹間綺羅羅在圖書館門口巧遇奧田時,對方還以為自己忘了今天的約會。然而她陰沉地解釋著說自己並不是在這個圖書館工作時對方只是明白地點點頭並露出笑容,她都要懷疑自己的陰暗面都跑到哪裡去了。

也許是因為圖書館著實是她愛待著的地方,自從成為圖書館管理員後大家都說她面色比以前好多了,小鬼看到她時也從大喊「圖書館有幽靈!」變成毫不猶豫地扯著衣角問她漫畫的位置。久而久之地,狹間最近好像也覺得小孩子沒那麼討厭。

自從工作後聯絡得比較頻密的只有寺坂組的人,像這樣遇見以前的同學倒也令她意外地覺得高興,感覺像是除了書中的世界以外,現實裡也有讓她眷戀的事物。像是這樣一起等著朋友再一起參加聚會的事情,現在的她的確並不覺得討厭。



【20XX.03.13 07:28a.m.】

堀部營在前往寺坂組集合的地點前想了想還是拐了個彎,雖說今天的聚會大家應該去準備食物,但現在的他肚子已經快要餓扁了。在需要時就應該找朋友協助,所以他現在出發往村松家吃東西再出發並沒有問題。

自從接管家族的工廠生意以來他有一段時間很少再到村松那邊吃拉面,倒是對方偶爾還會走上門來頂著讓他試味的名義給自己送晚餐,他再怎樣不懂人情世故都知道這是來自朋友的關心,那之後他再忙都會抽出時間出來到吉田或者村松的家,幫忙砌砌電單車也好吃碗拉面也好,像是以前一樣並沒有特別意義但確實又是很重要的小聚。

他遠遠就望到村松家的窗戶透著燈光,大概不是開門做生意,只是又在嘗試改良拉面而已。他這樣想著,毫不客氣地推開了門。



【20XX.03.13 08:24a.m.】

因為一時興起給小營一連做了幾碗新口味的拉面,結果三人(連同吉田)現正坐著電單車全力飛奔到寺坂組的集合地點中。權衡過缺乏公路駕駛經驗所帶來的危險性還是吃狹間的特製巧克力比較痛苦後,三人很有默契地同意再次加速。

村松拓哉坐在後座上努力保護著他通宵做出來的拉面,雖然說要做二十多碗,但幾年下來練習的低成本烹調模式倒是沒用上他多少積蓄。以前跟殺老師一起討論著怎樣煮拉面討論了半年都沒把成品帶他吃過,這次可是全數補回來了。

難得不只是寺坂組而是全班齊人的聚會,老爸還千叮萬囑叫自己多帶幾款去讓同學幫他宣傳,他都不好意思說那個每星期來蹭飯吃的孩子可是次次都在同學前說自家的拉面難吃這件事。

因為思緒放空的關係他在吉田的一個拐彎後差點就把手上的拉面全部灑到地上,村松搖搖頭連忙集中精神繼續保護他的拉面。



【20XX.03.13 08:26a.m.】

吉田大成一邊要控制電單車加速追上小營,一邊注意著自己轉彎時還得小心點不要讓村松的拉面泡湯,這個已經要一心二用的時候還要遇上寺坂催促的電話,他一臉冷靜地選擇無視後再次加速,當然並沒有做出超速這種違法的行為。

現在這種情況讓他想起初三那年,有點像當年意氣風發的他們用著暗殺學會的技巧在屋頂上亂跳亂跑結果闖了大禍,又有點像他們為了見殺老師最後一面而潛回3E班房的那次--連在身邊的也仍然是這幾個傢伙。

當然跟過去比還是有很多不同的,例如說自己已經成長至可以駕駛的年紀,又或者說他已經獨當一面地接管家業,又或者是他的同學們都已經一同成長至今的地步。

「嘛,大概也有跟以前一模一樣的傢伙在吧。」他聽著不厭其煩地響起的鈴聲,默默補上了一句。



【20XX.03.13 09:16a.m.】

寺坂和他的寺坂組姍姍來遲時倒是很有大哥氣場地率先道了歉,弄得大家都有點不好意思。

「嘛,反正大家都只是約個大概時間在這裡等,寺坂你們也不用特地道歉啦。」負責圓場的始終還是磯貝,他幫忙接過村松手上搖搖欲墜的拉面,放到原的飯團和中村買的蛋糕旁邊。

「說起來,好像還有未到的人吧?」寺坂放下東西後就繞了個圈去幫忙搬運修補屋頂的木板,四處張望後語氣有點不善:「那個紅髮混蛋,說什麼要當政府官員,像這樣遲到真的不要緊嗎?」

大概是將要做私人祕書而被差使得毫不留情的關係,寺坂對於守時和禮貌等等的警覺性比以往高了不少,也不知道該說是變得陌生還是件好事。只是在和E班的同學裡說話時還是不自覺地變回一如既往的急躁語氣,寺坂組的人對望一眼都不由得苦笑。

「業的話,好像到後山那邊去了呢。」杉野抬頭答道,語氣中還帶著笑:「感覺好像回到了當年那時候啊,明明來了學校卻總是自由自在地蹺課的傢伙。」



【20XX.03.13 10:01a.m.】

赤羽業還在3E班的時候就已經明白,像這樣讓他肆意地表達想法和無拘無束的地方,一輩子都不可能再遇到第二個了。

由升上高中開始他就十分聰明取巧地過著看似悠閒自在的生活,實際上卻是反覆的警醒著自己不能掉以輕心。值得自豪的是,憑他的能力完全足夠在任何場合上都嬴得漂亮又無畏,不如說至今為止他都沒能遇到比自己的同學更要高明的對手。

所以在難得地回到E班,回到這個獨一無二的地方後,他還是忍不住像以前一樣自顧自地跑到後山去逛兩個圈再睡覺,也顧不得現在穿著的是比以前的校服要貴多少的衣裝。

不遠處傳來倉橋和木村跑過的聲響,不過應該不會繞到這邊附近;從剛才的騷動聽來,寺坂等人也到了一段時間,他翻了個身想著大概差不多時間出去吧,還是打了個呵欠優哉悠哉地伸了個懶腰後留在原地。如果殺老師還在的話,現在肯定已經站在他面前吵著說「業同學為什麼連為師的生日派對都要蹺掉難道是討厭為師了嗎」讓他不得不坐起來回到教室去。

只是現在的話,我們的男女主角都還未到不是嗎?



【20XX.03.13 10:07a.m.】

其實茅野楓早就到了,只是早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問了渚要不要一起上去,既然對方遲到,那她當然還是應該留在原地等著。

今天是殺老師的生日,而且今年是難得地連烏間老師和比琪老師都能抽空回來的日子,因此每個人即使推卻了不少校內要事都堅持要齊人回來。畢業之後,像是這樣28位同學和老師都能齊集的時間實在彌足珍貴,大家都似乎預了會一整天都在這個後山裡度過。

她抬頭望向山頂的方向,隱約能夠看到校舍的屋頂,朦朦朧朧的不甚清晰。

茅野覺得,殺老師大概就是藉著這不清晰的視線躲了在屋簷的位置,期待地望著同學們為他準備的生日派對而又得忍著不先去吃掉甜點--在這段等待的時間裡,他甚至可能已經用他馬赫20的速度出去買了好多多餘的派對用品回來,就藏在自己身上繼續坐在屋頂上甚至樹上盯著同學忙得不亦樂乎。

在這種他放鬆警惕的時候,班上能夠給他意外一擊的唯一的那個人,也應該差不多時候到了吧。



【20XX.03.13 10:11a.m.】

雖然茅野說了不要緊,但潮田渚還是拼命地道歉了好幾次,然後兩人才一起加緊腳步上去。

昨晚用了一整晚苦思實習到底要往比較有挑戰性的中學去還是先由壓力較少的同區中學開始,舉棋不定之下最後迷迷糊糊間就告訴老師想要到極樂高校去實習,老實說他連那間學校在哪裡都未查清。

「嘛嘛,像是這樣不也很有挑戰性嗎?」茅野一如既往地笑著安慰他。「像是殺老師當初來教我們的時候,也是遇到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這樣也是當教師的樂趣不是嗎?」

「茅野......真不愧是雪村老師的妹妹呢。」

「哪裡哪裡,我跟姊姊比還差得遠呢。」(無論是愛情方面還是身材方面。)

「今天的話,還是先把這件事擱置吧。」垂下眼溫柔的笑著,渚揚了揚手上的袋子。「大家為了殺老師的生日準備了不少活動呢,今天就像以前一樣好好享受吧。」

「嗯!給姊姊和殺老師的話,還是留到慶祝活動之後再說吧!」

那個老師的話,絕對會在這裡等著我們帶著笑容回來,跟他分享自己由畢業至今的點點滴滴的。

所以每年僅此一天,請讓我們繼續以學生的身分回來這個暗殺教室裡吧。











【20XX.03.13 ??:??】

「ヌルフフフフ,讓我看看讓我看看,今年給為師的禮物有這--麼--多!」黃色八爪魚狀的不明生物拖著黑色的袍子高興地在教室裡以20馬赫的速度跑來跑去,大概是因為剛才已被學生打理得乾乾淨淨的關係,倒是完全沒有揚起半點塵埃。

「喔啊啊啊啊!今年的蛋糕是為師一直都吃不起的那間甜點店裡面的!真不愧是中村同學!」淌著口水拼命地盯著眼前的蛋糕,吃不到的他只好安慰自己以嗅覺代替味覺後又把注意力移到其他東西身上:「這是!三村同學做的錄影帶!他還留了一份在這裡,為師好感動!咦還有這個是......!」

「真是的,還在走廊上已經聽到你的大喊聲了,死神先生。」跟著走入門口的雪村亞久里望著眼前興奮地跑來跑去的黃色生物先是叉起了腰,眨了眨眼又改了口:「不對,是殺老師才對。」

「是雪村老師啊。」殺老師看到她的身影時其中一隻觸手以看起來比20馬赫還要快的速度收到了身後,臉也瞬間變成白色的認真臉。「我只是因為學生給我來送生日禮物太興奮了,別在意。」

「你啊。」雪村亞久里終於忍不住笑出聲,又好奇地指了指他的身後:「那你能不能告訴我藏起來的是什麼?」

「這是我和岡島同學間的祕密。」

「這樣啊,我已經知道是工口本了。」

「忸呀!為什麼會被發現!」

「真是的,E班的學生都太寵著你了。」佯作生氣地敲了敲對方的頭,亞久里揚了揚手中的信:「別只顧看著生日禮物啊,大家寫給你的信都有好好看嗎?」

「那當然。」回復了平日常見的笑臉,殺老師像是捧著非常珍惜的寶物一樣,拿出了收在袍子裡頭一疊疊厚厚的信件。「抱怨還真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多呢,明明看起來都過得那麼順利,果然回到這裡還是會忍不住撒嬌嗎。」

他把信件小心地疊好,放回了課室的櫃裡。每年這個時候,或者是他們困惑茫然地回到這裡的時候,他的學生總是會像這樣給他寫一封信,放到櫃子裡頭去。積積累累了很多的,有像是千葉和速水終於交往般非常開心的事情,有像是片岡和神崎般曾經對自己選擇的道路覺得失去自信的事情,也有很多像是杉野和渚般至今仍是迷惑不安的事情。全部全部,他的學生都像以前一樣,在這個教室裡拼命地向他訴說。

只是現在,即使他再也無法出面引導他們,他們仍然能夠慢慢地,小心地做得很好。那一年間授予他們的能力和刀刃,已經帶著他們成長至這個地步了。

「學生對老師撒嬌,那可是理所當然的呢。」亞久里笑得很溫柔。「我可是期待著亞佳里什麼時候能夠和渚在一起呢,姊姊可是一直在這裡應援著的啊。」

「打擾你們聊天了......我是不是聽到了什麼八卦消息?」

苦笑著走進來的灰髮少年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亞久里還未回過神來,殺老師就又變回了白色的認真臉開口了:「我叫你做的練習都做完了嗎,這麼快過來做什麼。」

「師父......咳,殺老師,請不要以練習為名讓我外出搜羅巨乳女優的資料,你明明都可以自己出去......」說到一半就看著自己的師父被雪村亞久里用剛剛才收好的信件打了好幾下,只有這種時候就算是20馬赫的殺老師都無法閃避。「比起這個,也可以跟我聊聊E班學生的事嗎?他們都是我的師弟妹吧,我也很想知道更多他們的事,你們一直都沒跟我說起過。」

「ヌルフフフフ,師弟妹嗎......論功力來說,你只能算是他們的師弟呢,別忘了你被他們打敗過兩次。」

「不對吧師父,我承認當初我一次是輸了給烏間惟臣,另一次輸了給你,但我可是一次都沒輸過給他們啊。」

「係係到此為止!輸贏的話題就到此為此啦!如果要說的話,就由我可愛的妹妹開始說起吧......」

澄澈的月光打在空無一人的3E班房上,像是要打破寂寥一樣,微風揚起了勾在樹枝上畫有新月圖案的領帶,晃動間就像是誰喋喋不休的低語般隱沒在夜色之中。


END

20160702


~~~~~~~~~~~~~~~~~~~~~~~~~~~~~~~~~~~


暗殺教室動畫完結恭喜!E班畢業恭喜!!

完全自我滿足的一篇文,希望E班的孩子都過得開開心心,希望烏間老師和比琪老師過得開開心心,希望殺老師和雪村老師和死神二代在那邊過得開開心心

不是cp文也寫得不好預了沒人看,但自己寫得非常的高興,光是想像著那28人的未來就覺得非常幸福,希望他們以後都能過得開心又順利,成為獨當一面又不忘初心的大人(*´▽`*)

暗殺很多小伙伴大概都會把注意力集中在主角三人組(?)上,如果會翻看又可以的話,請更多地留意其他的孩子吧QWQ 重看時覺得完全是無法自控地喜歡上他們每一個,每個都是有個性又溫柔的好孩子,不如說暗殺的角色除了鷹岡和柳澤根本全員天使 

那麼下次動筆又不知要等到何時了_(:3」(喂

评论(2)
热度(13)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