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soramafu】朋友

。帶著soramafu的心去打,打出來卻好像當是mafusora也可以

。官方發糖而想出來的腦洞,總覺得背後其實很虐

。不懂怎樣去愛的srr和不知怎樣面對自己感情的mafu,OOC注意



~~~~~~~~~~~~~~~~~~~~


まふ放下再次見底的咖啡杯,小心翼翼地望了そらる一眼。


第三杯,他想。


そらる沉默著沒有回應他的視線,他也只好低下頭去繼續望著杯緣發呆。


突如其來地被約出來見面,まふ懷著雀躍又有點不安的心情跑了出來,氣喘吁吁地望著仍舊一臉安靜沉寂的そらる坐在咖啡店裡等他,表情分不清是冷淡還是什麼其他他無法得知的情感。


然後兩人就處於喝著一杯又一杯咖啡,但完全沒有交流的狀態。


不怎麼喜歡咖啡,相對之下還是喜歡茶多一點,這樣想著的まふ遲疑著伸手叫人添今天的第四杯咖啡,眼角睨到そらる抬頭望了他一眼。


「不喜歡就別喝了。」突然響起的清冷嗓音讓まふ嚇了一跳。


「欸......啊,嗯。」窘迫地望向對方,そらる一臉認真又猶豫的表情讓まふ有點侷促不安,但又不自覺地懷著「就算是這樣的そらる還是喜歡」這種少女情懷般的感覺。悄悄地攥緊了拳頭,まふ戰戰兢兢地開口:「そらるさん......」


對方淡淡地望住自己的眼神讓まふ抖了抖,聲音愈來愈小:「......找我出來...做什麼......?......啊!絕,絕對沒有嫌そらるさん麻煩的意思啊?」語尾突然提起聲量說出的話語讓そらる歛了歛眼帘,但似乎沒有要責備的意思。


「まふ。」


「什,什麼?」下意識地坐直了身子,那麼認真嚴肅的語氣讓まふ有點緊張,不如說自己在這個人面前從來都是一副拘謹的樣子。


「你是不是喜歡我?」


沒有一副嫌麻煩的語氣,也不像是開玩笑,そらる只是那麼平靜直接地問出了讓まふ一下子陷入混亂狀態的話語。


「そらるさん在說什麼呢!」まふ僵硬地維持著臉上的笑容,身體下意識的後退,椅子發出「吱呀」的聲響讓他被迫停下了動作。沒有聽到回應的他只好半抬頭對上そらる的目光,卻無法從他的眼裡讀出這問題的意義。「應該說......そらるさん...想說什麼呢?」


沒想到まふ會突然反問,そらる微微一愣,垂了垂眼。


沉默再次在兩人間擴散,侍應微笑著把新添的咖啡放到まふ面前,然後欠身離去。


「我......」少有地說話帶著猶豫的そらる把手伸向的咖啡杯,望著上面映著自己倒影出了神,似乎也感受到まふ若有若無的目光。「我不討厭你;或者說......我也喜歡你。」把心中的話組織著,そらる努力嘗試著表達自己的想法。


「......」少有的安靜,まふ隱隱約約的感覺到自己不應該在這個位置上像平日一樣犯蠢撲上去喊「そらるさん果然是喜歡我的吧平日就是在蹭吧」這樣的玩笑。


不應該說是玩笑,他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帶著只有他知道的感情和期許。


「......可是......」そらる抬頭望向低著頭輕抓住咖啡杯的まふ,突然感覺作不了聲。「那只是......」


可是那只是朋友的喜歡。


為了正視まふ對自己的感情,そらる鼓起了很大的勇氣。也許在別人看來まふ對自己不過是崇拜和友情,但他在這長時間來的相處中看得一清二楚﹣﹣在說話的時候,見面的時候,吃飯的時候,甚至只是在網上對話的時候,那笨拙地被包裹在笑語中的特別感情。


他花了很長時間去辨清那是什麼,也很清楚まふ努力地不讓自己知道那是什麼。


但他覺得,正視它是比較好的選擇,即使不能給它最好的答覆,總比起不由分說地讓它永遠石沉大海來得好。


他想對這份感情作出回答,即使這不是まふ期許著的回報。


沉默地望向低著頭的まふ,そらる發現說話並沒有想像中來的容易。他張了張口,話語哽在剛才的位置上,無法說出來也無法咽下去。


「......我明白了,そらるさん。」まふ突然抬起頭,臉上掛著和平日沒兩樣的笑容,そらる無法反應過來地望著他。「我是不是讓そらるさん困擾了?」


「不是那樣的意思!」有點強硬地吼道,咖啡店內其他人的目光和まふ的回應讓そらる有點煩躁。


可是是怎樣的意思。


「不是覺得你困擾......只是想說,我的話,一定無法給你同等的喜歡的。」そらる望向まふ,明明是想說出溫和的話,卻覺得自己的每一句話都在傷害著眼前的人。「如果是朋友那樣的喜歡的話,就算是我......」


就算是我,也能作為一個給予你足夠喜歡的朋友的。


「這樣...啊......」無法從對方的聲音辨出感情,そらる望向まふ的雙眼,まふ卻在被對方察覺到前使勁地用手擦著眼睛。「我,我明白的...そらるさん的話我都明白的......」扯起嘴角露出笑容,まふ把咖啡杯放到桌上。「沒其他事的話我先回去了!そらるさん再見!」


「まふ......!」沒能拉住那個要逃的人,そらる的視線落到桌上。


帶有餘溫的杯中,咖啡被喝得一點也不剩。


~~~~~~~~~~~~~~~~~~~~~~~


望了望陰暗的天空,まふ加快腳步的走著。


そらる清冷的聲音彷彿還徘迴在耳邊。


還未表白就被拒絕了,真糟糕啊。這樣自嘲地想著,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


そらるさん真是溫柔呢,被自己覺得噁心的人喜歡著,還能說出做朋友這樣的話。果然最喜歡そらるさん了。


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的涼意滑到臉側,他沒有伸手去擦,只是一味地往前走。


明明說了可以成為朋友了。


自己喜歡的人給了自己這般的溫柔,還在奢求什麼。


愈走愈快,但只是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著。不知被什麼跘著了,まふ整個跌在地上。


不打算放過他似的,雨一下子就哇啦哇啦地落下,愈下愈大。


まふ就這樣沉默著坐在地上,任由雨把他打得渾身濕透。他抬頭望向深灰的天,感覺連同自己的心情都被攪在那雨點當中化掉了。


他沉默著掏出了電話。


「......」目光僅是放了在發光的屏幕上,對行人投注的目光和一直落下來的雨都不屑一顧。


「......啊,そらるさん。」


「......剛才怎麼了。」壓抑著的清冷嗓音,まふ努力地在雨聲中尋找著他一直追隨著的這把聲音。


「吶...そらるさん......」


「朋友的話呢......朋友的喜歡,是怎樣的呢?」


在雨中沾了濕氣的聲音聽起來黏答答的,像是哭過了一樣,まふ抓住電話拼命地說著。「如果是朋友的話......就不會說對方噁心的嗎?」


「是朋友的話,就可以和そらるさん合唱嗎.......」


「是朋友的話......朋友的話,就可以一直和そらるさん在一起也不會被そらるさん討厭嗎......?是這樣嗎?」


「那樣的話...那樣的話......!」


那樣的話,我的感情,怎樣也不要緊了不是嗎?只要可以待在你的身邊,和你在一起的話,就算這份感情被當成友情來回報也不要緊,就算你只打算用友情來回報也不要緊。


為了不讓你難堪,不讓你討厭,而心甘情願地讓這份感情變質。


「......那樣的話,そらるさん接下來可是有很多事要和我做呢!」勾起了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就像面前就是那個自己喜歡的そらる一樣,他逼迫自己對著眼前的空氣露出微笑。


「合唱啊,生放啊...出CD啊......」把自己一直以來抱在懷裡珍重著的夢想用另一種感情帶出,不知道為什麼,胸口的位置疼的難受。


就站在街角そらる拿著傘,無論是眼前還是電話裡都傳來まふ顫抖著的聲音。


邁步向前,他沉默著把傘舉到まふ的頭上。


「嗯,是這樣啊。」


『僕の心に 君が手を振っただけ』

『なんて』

END
20140310

(想表達的事好像沒有人看的明白)

评论(4)
热度(64)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