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困(上)

。校園架空設定

。純腦洞,COF戲份比甘黨多(咦)

。照舊OOC注意...


~~~~~~~~~~~~~~~~~~~~~~~


「歌...歌詞さん......」天月不自在地在狹小的空間裡後退,想要盡量地拉開和歌詞太郎的距離,然而卻在有限的位置裡動彈不得。「那...那個......」



「噓。」小聲地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天月滿面潮紅地望著幾乎是整個壓在自己身上歌詞太郎。單手支在半挨著的自己的旁邊,而其餘的大半個身都貼在自己身上,體溫隔著薄薄的校服布料傳來,這種曖昧的感覺讓天月害羞得想找個洞來鑽。



只可惜對方似乎沒有這種自覺。



嗚啊啊啊啊啊啊走開啦。天月欲哭無淚地在心中大喊著。



「那兩個傢伙到底躲到哪了!」KONY大聲的叫喊從遠方傳來,天月下意識地往下縮了縮。「明明說好了五個人一起值日的!!竟然兩個人躲起來了!」



「算啦,不要再找啦KONYくん。」哈嘻羊的聲音響起,看來他似乎和KONY在一起行動。「あまちゃん一個就算了...有伊東さん和他在一起的話絕對不可能找到的。」



喂什麼嘛這是說我一個人就很沒用嗎!?天月抬頭,望到歌詞太郎得意地低頭望著自己似笑非笑的表情,臉紅著低下頭去。



「也去那邊找找吧?」un:c四處張望,眼光落了在不遠的雜物房上。「那邊還未找吧?我們去那邊看看?」



「歌詞さん!他們過來......唔!」歌詞太郎眼明手快地伸手捂住了天月的嘴,然後自己也往下壓低了一點:「沒事沒事,不要作聲。」



天月突然覺得自己心臟有再多個都不夠用了,一方面害怕著被找到,另一方面因眼前的人愈來愈接近而帶來的緊張感,他不自覺地伸手抓住了歌詞太郎的衣角。



留意到天月的小動作,歌詞太郎勾起嘴角笑了笑,故意再湊前了點。



「哈嘻羊さん,你說他們有沒有可能躲在那邊的箱子裡?」留意到角落處有個能夠容下一個人大小的箱子,KONY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向那邊跑去。



「欸......」哈嘻羊沒什麼心機地跟著走去,本來他就沒打算去找那兩人出來,只是陪著KONY和un:c出來偷懶,順便拖著他們亂逛一通,故意讓他們找不到天月和歌詞太郎。但就在這時,他眼尖地看到KONY奔向的箱子邊緣夾著的白色襯衣。



喂喂喂你們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哈嘻羊望著KONY向箱子愈走愈近,連忙喊停對方:「KONYくん等等!」



「什麼?」KONY疑惑地回頭望著欲言又止的哈嘻羊。



「呃...唔......我覺得應該不是那邊。」一時間找不到藉口,哈嘻羊支支吾吾地作著謊話。「因為......因為那個箱子...看起來不像......」



「你在說什麼啊,打開來看不就知道了嗎?」



「不行!」哈嘻羊突然大喊一聲,大步上前坐在箱子上,這動作把躲在裡面的兩人都嚇得一抖。「我...我就實話實說了。」



「什麼啊。」



「我...我辛辛苦苦儲來的工口本都藏在裡面了......」哈嘻羊面不改容地破壞著自己的形象。「要是有老師經過看到,被沒收就糟糕了,到時候你要怎樣賠我啊!」不管怎樣先唬一唬KONY吧。



順帶一提哈嘻羊發誓他聽到箱子裡傳來的偷笑聲。



「欸...哈嘻羊さん是這樣的人啊。」KONY呆呆地望向不遠處同樣聽得一清二楚的un:c,un:c則是像是突然了解到什麼似的露出一臉「辛苦你了」的表情,然後盡一盡損友的義務幫忙道:「那我們去別處找吧。」



哈嘻羊呼了一口氣,跟著兩人往別處走去。



「好險啊......」天月總算放鬆了繃緊的神經,挨在堅硬的箱子上舒了口氣;然後他終於發現了自己正抓著歌詞太郎的衣角,連忙紅著臉放開手。「歌詞さん...出,出去吧......?」



「嗯?好的。」望著漲紅著臉不敢望向自己的天月,歌詞太郎雖然很有去逗逗他玩的衝動,但還是順著他的意思推了推箱子頂部。



絲毫不動。



他使力再推了推,還是推不開。



沉默在兩人間擴散開來。



「...天月くん。」歌詞太郎打破沉默,用前所未有的認真語氣說道:「開不了。」



「呃......?」



「大概是...哈嘻羊くん剛才在外面......不小心鎖上了......」



TBC



评论(16)
热度(61)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