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困(下)

。校園架空設定

。純腦洞勿代入三次元

。不是OOC,是嚴重OOC,強烈建議只看(上)不要看(下)


~~~~~~~~~~~~~~~~~~~~~~~



被困在這裡多久了。



由剛才發現箱子鎖住了開始,歌詞太郎就一直在想盡辦法地把它撞開,無奈大概真的沒法從內部打開,箱蓋仍是嚴嚴實實的,一點點空隙也沒有。礙於位置關係,天月就只能一直望著歌詞太郎絞盡腦汁的想要打開箱子,自己只能在對方身下一動也不敢動。



真是在各種意義上都最糟糕的情況。



因為空間有限的關係,歌詞太郎的每一個小動作他都感覺得一清二楚,對方的體溫擦過自己的皮膚留下的觸感讓他有好幾次都想開口叫他停下動作,但結果還是只能自己悄悄地避開那些曖昧的觸碰。



都是哈嘻羊さん的錯!為什麼會不小心鎖上啊!天月忘恩負義地決定把整件事的責任都推到哈嘻羊身上。



「......天月くん...」被歌詞太郎突然的叫喊嚇了一跳,天月連忙抬頭,對上歌詞太郎帶有歉意的目光:「抱歉......我試過很多方法都開不了,看來只能希望有人來找我們了。」



「不是歌詞さん的錯!抱歉,都是因為我說要跑出來......」



「說要躲進來的是我啦,扯平好了。」無奈地笑了笑,歌詞太郎放下了因一直推著箱蓋而發酸的右手,自然地支到天月的左側,改成雙手都按在天月耳邊的支勢。



噗通。



聽到對方瞬間加快的心跳聲,歌詞太郎疑惑地低頭望向天月。



......等等,這姿勢,怎麼好像不太妙。



剛才想著只躲一會兒沒什麼關係,現在驚覺自己可能要維持著這樣的狀態整個晚上的歌詞太郎望了望天月,再重新審視一下自己的動作,思考慢了半拍的大腦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



「呃......」歌詞太郎慌忙後退,結果一頭撞上箱子頂部:「啊!......疼...」



(於是箱子被撞開了)



「歌詞さん!沒事吧?」天月馬上撐起身體,想要察看歌詞太郎有沒有受傷。然而才剛半坐起來就因快要撞到對方身上而硬生生止住動作,自己的臉就正正停在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的極短距離上。



天月頓在這個位置上,望著同樣是怔怔地看著自己的歌詞太郎。



時間彷彿停頓了在這一刻,只剩下彼此的心跳聲和溫度殘存在這片空間裡。



「啊......」先回過神來的天月立即別開了臉,不安地想往後退,卻發現歌詞太郎不知什麼時候抓住了自己的手,輕握著傳來的體溫給他莫名眷戀的安心感。悄悄地抬眼,對方認真地注視著自己的目光讓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往後退的舉動。



不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歌詞太郎,可是天月每次都會因緊張而想盡辦法逃開,慌忙轉移話題也好,馬上往後避開也好,一次又一次地躲避著對方讓他心跳不已的雙眸。



只是這次,他無處可逃。



被逼迫著面對眼前的人,天月自暴自棄似的閉上了眼睛。



沒想到會得到對方默許的歌詞太郎先是微微一愣,直到感受對方灼熱的呼吸才再次回過神來,按捺著自己青澀緊張的情感緩緩地湊身上前。在這樣的距離下,他連天月因為害怕而顫抖著的睫毛都看得一清二楚,拂在自己臉上的觸感撓得他心裡發癢。



合上雙眼,他順著身體本能的指引在漆黑中印上對方的唇。



唇上傳來的輕柔觸感讓天月不由自主地把眼閉得更緊,耳畔好像聽到歌詞太郎淡淡的輕笑聲,握住自己的手輕輕使力抓得更緊。沒有把吻加深,對方只是把吻停留在唇與唇的相交之間,每一下的摩娑都是那麼柔和而小心翼翼的。



就像他本人一樣溫柔的吻。



也許只有幾秒,也許是持續了幾分鐘也說不定。天月緊緊地閉著雙眼,五感只剩下從唇上傳來的觸覺,和從歌詞太郎手上傳來的溫度。僵硬著身體不敢亂動,他只好小小反抓著對方的手,從互相接觸的暖意中尋求著一點點的安穩。



直到對方的溫度慢慢離開唇邊,天月試探性地睜開眼,正好對上歌詞太郎同樣緊張不安的目光。不自在地握了握拳,好半天天月才小聲說道:「總覺得你是計劃好了一切的樣子啊......」



「為什麼是天月くん在抱怨啊...明明我才是失去了初吻的人吧。」歌詞太郎俯身摟住因為害羞而耍別扭的天月,在明知道對方無法掙扎的情況下勾起了唇。「這樣說來還要謝謝哈嘻羊さん呢,以前好多次逮到機會想吻天月くん的時候都被避開了啊。」



「我哪有啊......」天月悶悶的聲音傳來,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反抱住對方,感受到歌詞太郎雖然平靜地說著話但卻和自己一樣砰砰跳動著的心跳聲,不知怎的反而有種安心下來的感覺。



要形容的話,那大概是即使整個世界只剩下這個箱子和眼前的擁抱,都仍能驅盡他內心所有不安,讓他心甘情願地被困在當中的溫暖。



天月靠著對方的體溫閉上了眼。



「為了補償我的初吻,到被找到之前我都要這樣抱著天月くん。」



「......歌詞さん你不要太過份!」


~~~~~~~~~~~~~~~~~~~~~~~


因為兩人遲遲都沒有回宿舍而跑來救駕的哈嘻羊若有所思地望著眼前的箱子。



果然還是明早才回來打開它吧。



END

20130314


因為不懂寫kiss而寫得很痛苦( ´•̥̥̥ω•̥̥̥` )

這篇比較不滿意所以說不定還會修改一下的( ´•̥̥̥ω•̥̥̥` )

給之前期待著後續的人來個土下座...( ´•̥̥̥ω•̥̥̥` )

评论(8)
热度(63)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