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約(短打)

。本來是個外篇什麼的結果被單獨搬出來了:3

。背景設定是因為mafu入院而跑去醫院探望的兩人,所以是在醫院飯堂

。慣例OOC注意



~~~~~~~~~~~~~~~~~~~~~



當歌詞太郎捧著兩人份的食物回到座位上時卻看到天月伏在飯桌上睡了。



本來想叫醒他的,轉念一想對方竟然累得連在桌上也睡到,歌詞太郎遲疑一下收回手。



「真是的...食物要怎麼辦才好。」歌詞太郎把兩大碗冒著熱氣的拉面放到一旁。「我應該吃掉還是由它們放著......」陷入這樣的迷思之中。



完全不知道對方在煩惱的天月繼續睡的安穩。



歌詞太郎望著天月的睡顏突然出了神,感覺好像很久沒有見到天月睡覺的樣子了。



說起來上次兩人一起去玩是什麼時候呢?



雖然說是在祕密交往,沒有明言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兩人獨處的機會從來都不缺。天月又總是喜歡黏著自己,按理說應該很多時候在一起才對。



總是巧妙地被各種事阻撓著,例如聖smiley學園錄影卻要去全國演出,情人節卻不得不去live,或者是想約天月去玩卻不巧遇著まふ和そらる冷戰(?)之類的。



望著縮了縮身子的天月,歌詞太郎歎了口氣把自己的外套披上去。感受到暖意的天月在夢中滿意地換了個姿勢,卻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吶天月くん......」手指翻弄著對方亂翹的頭髮,歌詞太郎自言自語地說:「明天一起去玩吧。」



「去千里眼吃飯也好,去你家玩也好,或者去錄新歌也好......最多我負責出錢。好久沒一起去做點什麼了呢。」



把臉埋在臂彎裡睡覺的天月當然沒有回答。



「明明在一起這麼久了卻總是沒做過什麼該做的事......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我沒空啦,可是還是會感覺有一點點點的寂寞......啊!」



沒有發出聲音,但歌詞太郎還是馬上發現了天月因為忍不住笑而發抖的肩膊。



「你醒了的啊!」歌詞太郎馬上捏住對方的臉把人拉起來。



「嗚哇痛痛痛痛痛痛!」天月連忙用雙手護著自己的臉。「答應了可不準反口啊伊東笨蛋太郎!明天的行程就由我定,你要遵守承諾出錢啊!」



「你由什麼時候開始聽的......」



「『吶天月くん......』那裡-w-」模仿著自己的語氣,還要一面得意的樣子。



「裝睡偷聽我說話!?」歌詞太郎作勢伸手去敲天月的頭頂,天月慌忙避開後又有點不滿地開口了。



「有什麼關係啊......歌詞さん明明想約我去玩又不說。」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聲音慢慢小了下去。「我也想和歌詞さん兩個人去玩......」



這樣的心情,兩個人都是一樣的。



好不容易才找到藉口打電話給歌詞太郎,但又因為まふ和そらる的事結果本來想好的說話都說不出口。



明明好久沒一起去玩了啊,雖然對方是因為工作在忙但天月還是會忍不住想鬧別扭。



結果在自己半睡半醒時聽到歌詞太郎親口約自己去玩(還要是他出錢),什麼不滿都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拿你沒辦法。」歌詞太郎拍了拍天月的頭,像是答允他胡來的要求一樣的舉動讓天月高興地舉手小小歡呼一聲,露出的笑容讓歌詞太郎突然覺得什麼都值了。



原來你也是這樣想的,真是太好了。



希望明天是晴天呢。



END

20140314

评论(7)
热度(45)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