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傘

。慢慢的打了很久的一篇......好像變得文藝向了...

。這篇之後大概4月尾才會再發文...所以比較長(其實沒有關係

。切勿代入三次元,OOC注意


~~~~~~~~~~~~~~~~~~~~~~~~~



當天月在兒童遊樂場中央看到縮成一團的疑似伊東歌詞太郎的物體時,不得不承認真的被嚇了一跳。


「歌詞さん......是歌詞さん嗎?」帶著不確定的語氣撐傘走近,天月踏著地上的水花慢慢走過去,腳步聲和淅瀝的雨聲揉合在一起傳入抱著膝的歌詞太郎耳中。


歌詞太郎抬眼回望詫異地望著自己的天月。


自己額前的髮還在微微滴著水,順著髮絲滑下的水珠和眼前落下的雨點融合成一樣的景色。朦朧的雨色中,只有天月那微微側頭看著自己的臉孔看得真切。


張了張口,他沒有作聲。


反常地安靜的歌詞太郎讓天月擔心起來,馬上蹲下來平視著眼前莫名地陷入了憂鬱狀態的人。然後他這才發現到,歌詞太郎不光是頭髮,而是全身上下都像是剛從水中出來一樣濕答答的,大概是淋雨了吧。


回過神來天月連忙把身上的外套脫下來遞給歌詞太郎,他微微一愣後伸手抓住了那仍有餘溫的外套,卻沒有披上。


到底怎麼了啊,平日的話不是應該會毫無心機地笑著跟我說謝謝嗎。天月在心裡乾著急卻不知道對方發生了什麼事。


「來,回家吧。」伸手牽向歌詞太郎微涼的手背,對方輕輕反捉著自己的手卻沒有更多動作的舉動就像是鬧別扭一樣;在天月困擾著該怎麼做的時候,歌詞太郎才小聲地開口了:「天月くん......原來有帶傘啊。」不知為何有點沙啞不清的聲音讓天月聽得心裡一沉。


「嗯?這個啊,說來話長呢......」天月把不算輕的雙人傘小小的轉了一圈,抬頭望著深綠的傘在雨中轉出了水彩一樣的色彩,在雨中像是化開的顏料般朦朧的一片;沉默片刻後又望著歌詞太郎問:「倒是歌詞さん你的傘呢?」


「我帶了。」突然清晰起來的肯定語氣,然後在天月想到怎樣回話前又含糊地低著頭自言自語般的道:「...我本來是打算去接天月くん的...因為突然下起雨來,我以為你沒帶傘了。」


天月下意識地望了望歌詞太郎身邊,空空如也,然後又若有所思地把眼光收回來望著被雨淋得渾身濕透的對方,還是沒有開口提出心裡的疑問。


「然後......」好像遲疑著要不要說下去,歌詞太郎把臉往帶有微溫的外套上蹭了蹭。「在路上走著走著......突然被人拉住了。」





『可以問你借個傘嗎?』不認識的男人一手用公事包擋雨,一邊向著自己問道。由於一身灰色衣裳的關係,即做對方放慢腳步向自己搭話,對比起在雨中加快腳步走著的行人也沒有顯得十分突兀。


『抱歉...但我也只有一把傘啊。』一方面不明所以,一方面愛莫能助的歌詞太郎帶著歉意回話。


『拜託了......我被雨淋到沒關係,但我還要去接我的孩子...小孩子澆點小雨就會病的,拜託你幫個忙吧。』可是這男人莫名其妙地死纏爛打。


『欸...可是......』


『拜託了!我一會兒會繞回車站這邊還給你好嗎?』站在路中心朝自己搭話的男人也不在意自己已經渾身濕透,或者是一直帶著不滿的目光在兩人身邊快速擦過的路人,就只是在拜託著自己這一點讓歌詞太郎有點動搖。


結果決定要當個(濫)好人的伊東歌詞太郎還是把傘借了出去。



在車站底下百無聊賴地望著匆匆趕路的人們,營營役役地奔趕著的身影在雨中糊成一片灰矇矇的景色,這時怔怔的站著的自己反而顯得特別地突出。


突然擦過身邊的紅色身影令他想起了天月。


望著細雨朦朧的他突發奇想,說不定天月正為了趕回家,又或者是純粹一時貪好玩而在這片灰暗中冒雨大步跑著;然而跑著跑著卻又會因為累了,或是被雨澆得冰冷而想找避雨的地方。他甚至想到,怕生的天月說不定會鼓起勇氣,像剛才的男人那樣向途人借傘,結果被冷冷的拒絕而手足無措的樣子。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辦法找到他嗎?在這樣一片灰矇矇的世界中把他找出來,給他撐上一把傘,牽著他的手帶他回家。



我做到嗎?



想著想著有點恍惚的歌詞太郎被電話突如其來的震動嚇了一跳,連忙掏出電話,來自天月的信息在屏幕上亮的刺眼。


『下雨了啊 我現在儘快回來⁝(ृòωó ृ )ु⁝!』


﹣﹣等等我現在去接你。原本想這樣回覆的歌詞太郎卻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硬生生地止住了手上的動作,不是拿著電話的右手在空氣中輕輕地抓了抓,意料之內地什麼也抓不到。


他的傘,他說要用來接天月回家的傘並不在。


低頭望向電話上的時間,由剛才被借走傘開始已經過了超過一小時了。著急地在往來的人群中掃視著,視線所及的都是一片黑壓壓的灰,到底當中有沒有那個灰色的男人也無從知曉。


該不會......


非常抗拒這種去質疑別人的想法,也盡可能地不想去選擇懷疑別人,但一種讓他不安的可能性還是在心頭浮現出來。


「不會回來了嗎......」望著雨色和人群喃喃地說著,他覺得眼前的景色和他的心思一樣,混沌而混亂得讓他心力交瘁。


他低頭,一筆一筆地給天月回話。


『嗯,你回來吧。』


大概是開得太久的關係,手指在劃過屏幕時竟然感到一絲絲的燙,全身上下都在細雨紛飛的涼意間的歌詞太郎僅能碰到的暖意彷彿就只有來自這小小的電話上天月的信息之中。


他把電話放回褲袋,抬頭閉上了眼。


反覆地提醒著自己去相信著這個世界和世界上的人善良的本質,付出的心意於是就換來這樣的結局嗎。這樣的自己別說要去守護別人,連保護自己不要受傷都太過困難。


還說著什麼要去接天月的夢話,結果自己反而先落得如此狼狽的景況。


自嘲似的聳聳背,歌詞太郎直接邁步走入雨中。



被雨水濡濕了視線,感覺在雨色中,連自己的身影都看不真切,更別提要去找什麼人,要去保護什麼人。他可以努力去相信這個世界的所有人,卻相信不了自己。


在愈下愈大的雨中不得不躲到小孩的遊樂設施裡暫避。或許也好,這裡誰都沒有。也許自己可以在這裡反省下一直以來的想法對不對,或者是想想自己要不要以為了誰作藉口而改變一下。



直到他在冰冷的思想掙扎和體溫中抬眼看到天月那鮮明的身影和呼喊。



你有帶傘啊。


這樣想著就被莫名的寂寞攫住的歌詞太郎作不了聲,卻感覺天月的存在比之前任何時候都要真切明確。被輕抓住手時,覆上手背的體溫讓他覺得自己幾乎要被灼傷。


終究還是沒有把事情的前因後果告訴他。


或許只是因為不敢去面對。或者是,不想讓天月知道這樣的自己。





「在路上走著走著......突然被人拉住了,原來是認識的人,就把傘借給他然後跑回家...因為雨太大只有在這裡躲一下了。」


「把傘借給別人而自己淋雨嗎!你怎麼可以這樣啊!」天月不滿地說著,雖然心裡隱隱覺得這不是事實但也沒打算追究下去。「不過那怎麼都不要緊了,快點起來回家啦,你全身都濕透了。」


到最後,來找自己的人反而是天月嗎?


猶豫著順著手上的溫度站了起來,天月撐的傘意外地大,就算傘下站了兩人也沒有被雨濺到。抬頭望向深綠的傘面,隱約有種熟悉感讓歌詞太郎愣了愣。


「天月くん......這傘是你今早拿出來的嗎?」


「不是啊...今天忘記帶傘出門呢。」天月也仰頭望向雨傘,雨點像是快要落到自己臉上前被擋得嚴嚴實實,慢慢順著傘面滑下。「看著雨不大就打算跑回家算了,給歌詞さん發信息後準備出發時被人拉住了......」





『欸?』用袋子擋住雨準備勇往直前的天月轉頭望向拉住自己衣角的小女孩。


『哥哥你沒有傘嗎?』女孩側頭盯著天月,好奇地問。


『對啊...但感覺雨要下很久,所以趕時間的哥哥要跑回家。』


『可是爸爸說淋雨會生病的。』女孩突然轉頭去拉著一襲灰色衣裳的男人。『爸爸,你把傘借給這個哥哥吧。』


『爸爸也是問人借的傘啊,一會兒還要拿回車站還給別人呢。』男人向女孩解釋道,手上的深綠色雨傘讓天月一瞬間恍了神。


『讓哥哥拿回車站還給人不可以嗎?那個人也會很高興的,因為自己的傘可以幫多一個人啊。』女孩直直地望著天月。『是嗎哥哥?』


『嗯?嗯,嗯!對啊。』



於是天月莫名其妙但又有點慶幸的撐著一把從別人處借來的「借來的傘」順利去到車站,然後等了半小時也不見傳說中借傘的人的人影,沒有辦法之下唯有先撐著傘回家。





「然後就在這裡見到歌詞さん啦!」把前因後果解釋完的天月拉了拉出了神的歌詞太郎。「歌詞さん!怎麼發呆了......啊!?」


歌詞太郎突然把牽著的手一拉,俯身抱住了天月。


在天月反應過來之前,用沒能抓住什麼東西的另一隻手,從天月手上接過那把有點重量的雨傘,握在手中的真實感莫名的讓他安心下來。


「撐傘什麼的是由比較高的人來做哦。」穩穩地拿著幾經輾轉才回到手中的傘,歌詞太郎不著痕跡地把大半邊傘都撐到天月頭上,好像是要將攥在手心深處的溫暖永遠保存的一樣小心翼翼。


「突,突然怎麼了啊......」未能回過神來的天月紅著臉想推開歌詞太郎,但在感受到對方似乎不安地捉著自己的手時停下了動作,少有地乖乖的讓對方抱住。不知所措地抬眼,只覺得雨傘綠色的光影彷彿打在了自己身上一樣的透明清晰,好像是誰在用著全副心思在守望自己一樣的溫柔。


「沒什麼......就是想抱著你。」



想永遠地守護著這份溫暖,對自己來說獨一無二亦接近唯一的溫暖。


即使是像我這樣的人,像我這樣不中用又無法保護自己的人,還是可以用我的方式守護著這份暖意吧。哪怕自己是會因而受傷跌倒,因而要面對困境逆境,至少我知道我擁有足以守護這份暖意的強大。


只願在往後所有的雨天之中,我仍能為你撐上一把傘。



END

20140320


~~~~~~~~~~~~~~~~~


因為覺得自己的文筆表達得不太好所以想小小的補充一下

伊東躲的遊樂設施什麼的...就是動漫裡很想見那種(?)大象形的,在後面爬上去,在前面的象鼻滑下去那種(我在說什麼)下面通常都會有個空洞什麼的伊東就是躲在裡面啦~

而傘則是透明的那種!雨傘經常會看到那種透明的,純粹用來擋雨不能擋陽光,好像玻璃紙一樣的感覺那種((?

努力地想表達的事希望有人會感覺到就會很高興了

评论(11)
热度(48)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