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別

。說實在的我一年多沒寫文了,也沒有覆閱,大概是想到什麼打什麼吧(不負責任)

。算是畢業文(接上一條我真的很沒有誠意啊_(:3」

。很重要所以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有私設注意,請務必不要代入三次元,務必不要;如果有bug真的很不好意思


~~~~~~~~~~~~~~~~~~~~~~~~~~~~



天月作了個夢。

在夢中,他在歌詞太郎轉身打開大門離去的前一刻傾前堵住了他的唇,在對方回過神來之前右手幾乎是發狠一般曳住他的衣領,餘下的那隻手摸索著把他捏在手裡的行李袋扯到地上,裡面的東西狼狽地散滿一地,砸在他的腳上還有些痛感。

如果他放開手向下瞟,就會看到對方已經穿得好好的鞋子,哪怕是歌詞太郎任性地買來又再帶走的那個造型奇怪的鬧鐘砸上去大概也不會痛吧,那也太不公平了吧,這樣想著,天月硬是再用點力度踮起腳尖加深了這個吻。

初交往的時候,他們好像特別地喜歡接吻,尤其是當他因為還未習慣這麼親密的相處而別開臉不發一言時,歌詞太郎就會像這樣吻過來,及後勾起笑容得意洋洋,說著天月君總是像這樣把喜歡的話和心情都藏在嘴裡,那我只好擅自過來搶了。他臉紅得像是要燒起來,在沒好氣地責備對方前往往又在被深入地吻到幾乎是要被掠奪了呼吸為止。

如果說不出口的話,只要能吻住他的話,他一定能聽懂了自己硬是沒能道出的那句「不要走」吧。

然而對方還沒來得及有什麼行動,他就先醒來了,矇著半張臉的被子糊得他幾乎要窒息,旁邊的手機幽幽的亮著光。



要說是為什麼,其實也沒怎樣經歷能讓他們愈走愈遠的大事。

兩人走在一起到住在一起都發展得那麼自然,偶爾打打鬧鬧有些什麼事情頂多隔個晚上兩人還是能夠靜下心來好好談,戀愛中嘛,沒什麼是一個擁抱解決不到的。

到了後來,兩人的事業都開始忙起來的時候,不如說反而沒有了吵架的時間。有時有什麼不滿,拿出來吵好像特別地小孩子氣,這次是你忘了紀念日,下回也就到他忘了生日,彼此彼此,大家都坐在滿桌子的菜或者預約好的餐廳前面,打個電話給明知在工作中的戀人讓對方難做,也沒什麼意思,還不如趁機吃頓好的。

久而久之兩個人之間好像就不那麼坦誠相對了,說是成熟了也罷,或者說得好聽是為對方著想也罷,曾經是那麼容易說出口又那麼容易就妥協解決掉的不滿通通都往下嚥,放在嘴裡還不夠,還得往下嚥到卡在喉嚨裡再也說不出話來,哪怕接吻也不會嘗出那股苦澀來。

大概是這段過程太長了,硬要說的話,歌詞太郎提著行李轉身走的那刻,天月也不是很難過的。他甚至記不起他們上一次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上一次在twitter說上一句話是什麼時候,那明明曾經是他覺得日常不能捨割的一部分來著。

他躺在兩人合租的公寓著,這個月的租金交了還沒到期,要是兩人都搬走了讓它空著也是可惜,他就打算再遲一點點才搬回家了。歌詞太郎走的時候就帶走了他自己出錢買的東西,合份買的東西倒也沒有拿走,這樣說他記性還是很好的,連哪樣東西是誰付的錢也記得這麼清楚。

接下來的日子也沒有很難過,大概是半年前兩人都已經處於自己買自己吃的狀態,日常用品也好好的分成了兩份,最大分別就是雙人床現在睡起來特別寬敞。床只有一張,也沒特地買多張回來的理由,歌詞太郎提出過睡沙發然而根本縮不進去,所以在他搬出去前兩人還是睡在一張床上,為了不碰到對方天月還會使勁地往裡面縮,習慣之下現在一覺醒來還是在床的內側捲成一團,就是被子往往都被踢到旁邊那大片的空位上了,還罕有地因為這樣冷病了一次。

當初走在一起住在一起那麼自然,現在分手了,他還是覺得一切來得順其自然。他還是會習慣性地上對方的twitter看一下,投稿的時候聽一下,倒也沒湧上什麼懷念的傷感。就像朋友一樣,他想,只是他們再也不會在對方的推上發些曖昧的留言,也不會在心形的大床上一起拍照。有時候見到粉絲的留言,他還會笑笑地想,為什麼你們看起來比我還難過呢,分手的又不是你們。


他覺得自己不太在意,但回想起來,又覺得那樣特別可怕。

曾經是那麼喜歡的走得那麼近的人,明明是為了對方才嚥下了那些話語和心情,到最後走出了這樣的結果,內心竟然還是那麼波瀾不驚,甚至都忘了由交往後其實一起做過些什麼,那份記憶還沒有他前天開握手會時有個粉絲直接在自己面前哭了的印象來得深刻。

他給公寓續了幾次約,撐了三四個月後還是放棄了。租約滿的前天他開始收拾東西才在自己那邊的櫃裡翻出了一樣歌詞太郎忘了帶走的東西,大概是因為放在他用的櫃子裡對方沒有特地翻找過才帶漏了,就是個貓咪形狀的小錢包,明明放了這麼久卻不是舖了很多塵,還勉強看出了這是隻白貓。天月隱約記得歌詞太郎送給他就是說覺得這個錢包看起來特別像mimi,被他吐槽說那你不留著自己用我才剛換了新錢包不久呢,結果就被他扔進了櫃了說哪天你找到個像pon的錢包我們才一起換。後來有次他們正好是吵架中他一氣之下跑出去時在市集看到個款式相近但比較小隻的白貓錢包,卻因為當時氣在頭上沒買下來的心情,後來就再怎樣都找不到了,他也沒有跟歌詞太郎提過這件事。

他想想就覺得好笑,能夠通過接吻猜到他的想法肯定是騙人的,那之後他們還接吻過好幾次,歌詞太郎都沒有知道這個小祕密。他也有反向地想過,那他有沒有在吻住對方時聽到了他什麼心情,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反正他又不知道那是他自作多情還是對方真實的心情。

分手這件事朋友們都知道,一開始都是震驚的,但看著兩個當事人平淡的反應好像都不好意思再說什麼,久而久之也就和之前沒什麼分別。不,應該還是說有分別吧,也許是怕著尷尬的關係大家都微妙地愈走愈遠,然而也有認識新的友人,習慣了後日子過起來和之前也是沒太大差別。

其實也就這樣呀。



結果他那晚還是不爭氣地作了那個夢,不爭氣地沒敢等到回覆就像個膽小鬼一樣逃走,在被窩裡喘著大氣醒來,擦一擦臉並沒有流眼淚。

他摸索著抓起電話,自己好像是窩在床上玩著電話不小心睡著的,手機屏幕關掉又突然閃爍著亮起來的通知刺眼得讓他猛地起了身,像是在夢裡給他亮了盞逃生指示的燈。

他低頭盯著屏幕,他的前男友轉推了他們和其他朋友一首破了百萬再生的歌,接連著好幾個人的轉推都在手機上亮起了通知,通知聲叮叮咚咚的響個沒停,很快把那個通知刷了下去。

他想起夢中等不到的回覆,又看著手機的屏幕。他心想,他是多麼的想去吻住那個人呀,在夢裡,在屏幕的對面,在床側邊大片的空位上。

他躺回床上一覺睡至天明,卻再也沒有做那個夢了。


END

20170526



~~~~~~~~~~~~~~~~~~~~~~~~~~~~~~~~


文中一直提吻標題是別,大概是吻別的意思吧(就是夢裡那次)



【不重要可以跳掉的感想,當是我自己的一個記錄】



昨天還是前天看到天月說那首歌百萬了心情複雜,看到歌詞先生的轉推簡直百感交雜,想了又想就來寫了篇文,說是同人都不好意思,其實tag都不太好意思打我大概明天就會刪掉,希望不要罵我(x),只是想寫一點點感想呀


我是很喜歡過他們的,雖然很遲入坑,可是真的特別喜歡努力的天月,站在台上kirakira的樣子努力唱著歌很喜歡,聲音也很喜歡,好有少年感好好聽(詞窮)也很喜歡歌詞桑,一開始覺得聲音很特別但真的很喜歡他唱的歌,也很喜歡他唱回自己寫的歌,覺得特別適合

一直覺得做一個偶像......雖然是唱見吧,有些道理還是相同的,真的很不容易。粉絲可以前一天說愛你愛得要生要死為你買十隻碟,第二天可以就退坑了就把那些東西全部賣出去,並沒有什麼錯,就是說現實就是這樣,就在那樣來來去去中積起人氣才能出碟,才有人聽你唱的歌,很不容易

就是在那些來來去去中自己也成為了退坑的一份子,有點不捨得,可是的確是跟以前感覺都不同了,雖然都會看twitter都會聽歌都會留意他們的消息,但已經不會好想去日本見他們好想他們回我的留言啊啊啊什麼時候才投稿了,這樣應該是叫做退坑吧。好像有點茫然,但也沒有很難過,在坑裡時我自問也是個合格的粉絲,出碟就買,投稿就刷,見人就推坑,只是現在放在心尖上的人不是他們了,也就不做這些事了

沒有什麼人是不會改變的,就像他們說會一直唱下去呀,十年後都不變呀,粉絲說愛你一輩子呀,其實大多(<<真的是大多數啦不是全部)都不會實現吧。我初入坑時甘黨的糖多到吃不完,完美展現什麼叫官方迫死同人,然後不知怎的就看著他們連一句話都沒有了。我喜歡甘黨,更喜歡天月和伊東歌詞太郎分別的兩個人,但看著這個改變還是有點難過和遺憾,我還沒看過他們同台唱歌呢。在某段時間有幸陪他們走過了我覺得很榮幸,現在退坑其實也沒什麼後悔的。


有一位喜歡的寫手說過要是文手把自己的經歷寫成同人文是很不應該的,我覺得很抱歉,不過這篇文更多是我看到昨天的推後的感情吧,在那樣的感情下我寫出了這篇文和劇情,也不算是我的經歷,只是我一個快退坑的人寫這篇文還是諸多不尊重的,我真的感到很抱歉

可是我勉勉強強給對他們的喜歡寫了一個結尾,對我自己來說是......是值得的,我不懂說

我沒寫過甘黨虐文,因為我第一次寫他們就是寫虐,那時聽著歌詞桑的生放來寫,寫了好多然後在他的笑聲中我的電腦死機了,我就跟我的友人說我再也不敢寫甘黨虐文了你看有歌詞桑的詛咒。現在我寫完這篇了,我的電腦還是好好的。


By Yune

20170526

评论(13)
热度(41)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