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蝕音迴

【・*・:≡( ε:)】<本體

【甘黨加濕器】由school live引起的腦洞(一)

。因為甘黨太久沒發所以開坑了!大概有三篇不過不知什麼時候打好

。腦洞純腦洞絕對是腦洞,只有那兩條推是真的

。OOC注意,切勿代入三次元



~~~~~~~~~~~~~~~~~~~~~~



「んんんwww散歩してホテルに戻ってるつもりが気付いたら全く知らない場所にいたwww」


為了讓自己稍稍冷靜下來而這樣發了推,天月緊緊抓著在夜色中屏幕亮得扎眼的電話,看著眾人緊張擔心的回覆卻反而更不知所措。「啊啊啊早知道就不發推了......」


準確來說......是「早知道會迷路的話就不應該大半夜的一個人跑出來」才對,可惜說什麼都是後悔得太遲。


習慣了晚上的慢跑,加上對於明天的live還是有點緊張的天月原本打算藉著散步放鬆一下心情,結果在一邊哼著歌一邊亂逛的情況之下,回過神來已經不知道身在何方了。


雖然發了求救信息給歌詞太郎和まふ,但那兩人似乎是睡得死死的,天月對著電話等了好久都見不到回覆,無奈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用雙手拍了拍被夜風冷的冰涼的臉頰,天月撐起精神繼續踏上尋找酒店的路途。藉著月色,大概還可以辨認到剛才走過的路吧。





邁著大步啪噠啪噠的走著。即使是對於習慣在夜深跑步的天月來說,於這個時間上在寂靜無人的小路上獨自行走著(還要是迷路狀態)或多或少還是有點不安,步伐也不自覺地加快雜亂起來。「嗚啊這裡是哪裡啊......」怎麼感覺好像走到更遠的地方了。


停下腳步,深深呼吸著夜晚微涼的空氣,企圖用別的方法來紓緩自己的慌張可惜一樣未果。倒是晚風吹得旁邊草叢沙沙作響的聲音更為清晰地傳入自己耳中,天月下意識地打了個冷顫。


冷靜冷靜冷靜你不是不害怕這些東西的嗎天月啊啊啊......「嗚哇!!」


突如其來地擦過腿側的毛茸觸感讓天月嚇得大聲尖叫起來,緩過神來才發現那不過是一隻路過的小貓,金色的雙眼在夜裡特別地閃爍明亮。


嚇死我了......天月拍拍心口,望了望渺無人煙的四週。剛才的尖叫應該沒吵到別人吧......看起來也不會有人的樣子。


是說這裡竟然會有貓啊。


蹲下身去望著貓咪金色的瞳孔,那貓倒也不害怕地上下較量著天月,那冷靜傲慢的眼神讓天月有種被人盯著的錯覺。大概是從家裡跑出來的貓吧,完全就不怕生。不甘心地伸手摸摸牠柔軟溫暖的身軀,動物身上傳來的暖意讓他稍稍安心下來。


「你也是迷路了嗎?」感覺像個笨蛋一樣對住小貓自言自語,天月用和對待鈴一樣的方式小心翼翼地順著毛髮撫摸著。「像你這樣多好......亂跑都會遇到人。」


我也是亂跑出來的,可是就算迷路了也沒人理會啊。


那(兩)個笨蛋肯定是睡了吧肯定的吧!這樣想著有點不忿的天月又覺得自己未免鬧脾氣鬧得太莫名其妙,畢竟是自己大半夜的偷偷跑出來,但又去怪責別人沒有發現自己,這種小小的別扭大概只能藏在心底。


不對啊!其實現在回想起來,我明明是想去找歌詞さん談談合唱的事情,是因為他睡了怎樣敲房門都沒有人回應,我才會決定出來散步,於是才會迷路的!所以都是歌詞さん的錯!


想著想著愈來愈不服氣的天月不滿地亂揉著眼前無辜的小貓的毛髮,小貓瞇著眼看著天月,突然像是受到驚嚇一般對著天月叫了一聲,猛地轉身逃走。


「啊......」天月茫然地維持著原本伸手的動作望向那貓跑走的方向,一種難以言喻的,彷彿是被誰拋棄了的寂寞感頓時湧上心頭。



還是,快點回去吧。又沒有人會來找我。



這樣自暴自棄地想著,默默地打算站起來的天月卻被身後傳來的氣息嚇得止住了動作,突然從背後覆上的暖意讓他硬生生地僵住了身體不敢動作。


「找到你了......天月くん。」


再次放聲尖叫之前,那莫名熟悉的聲音讓他疑惑地轉過頭去,卻只見到對方深啡的髮蹭在臉側,隱約想到是誰的情況下心臟頓時呯呯的加快跳動起來。帶著不太確定的語氣,天月小聲開口:「那個......歌詞さん?」


「嗯。」悶悶地應了聲卻沒有抬頭,反而把圈著天月的雙手更摟緊了點。「怎麼一個人跑出來都不跟我說。」加大的力度好像生怕天月會擅自逃走一樣。


明明就是你自己睡得太熟不管我,伊東睡覺太郎......


這樣想著的天月默默地望向小貓跑掉的方向,有點賭氣地小聲抱怨道:「我說了啊你又聽不到,明明就是歌詞さん的錯......」不安地翻弄著衣角,天月偷偷用眼角餘光去看歌詞太郎的反應。


「你啊。」微微側過頭,歌詞太郎湊在天月耳邊低低地開聲,帶著體溫的曖昧吐息讓天月緊張得不敢回過頭去。「少看一眼都不行啊,要是我沒有半夜起床看到你的推該怎麼辦。」


「總會回來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可是會讓我擔心得要死而已。」放鬆了手讓天月轉過身來,歌詞太郎望了望天月被風吹得東歪西斜的髮絲,用手隨便地抓了抓後把他慣用的紅色毛線帽給套上去。「例如說,會像這樣晚上出來都不懂得穿好衣服。」


「歌詞さん也沒好好穿啊,就這樣跑出來......」默默地讓對方幫自己整理散亂的髮,手指溫柔的力度好像在安慰迷路的小貓一樣的溫暖舒適。天月悄悄的打量歌詞太郎,大概是看到信息就馬上跑出來了,明明記得給天月帶來帽子,自己卻連外套也沒有多穿一件,望著他單薄的身影讓天月有點愧疚。


「沒空想到別的,只想到要快點出來找天月君くん。」當時迷迷糊糊地看到信息的自己腦袋一熱就跑出來了,也沒想過就這樣亂跑的情況下找到天月的可能性近乎零,要不是因為聽到莫名的尖叫聲就跑過來的話大概到自己迷路了也不會找到天月。



歌詞太郎拉起天月的手。因為跑了很久的關係,自己的手仍是比天月的要溫暖。這讓他有點小小慶幸。


幸好,我還是找到了。





「歌詞桑さん,你來的時候有記著回去的路吧?」拉著歌詞太郎的手站起來,天月沒心機地問道,卻意料之外地收到對方結結巴巴的答覆。


「欸,欸......我......」身為一個路痴的伊東歌詞太郎在此刻驚覺,就這樣跑出來尋找天月的他並沒有好好記住一路走過來的風景和道路。「當,當然記住了!絕對記住了!天月くん放心吧!」


天月拉著歌詞太郎的手輕輕的笑了起來,對方手中傳來的溫度比任何時候都要真切溫暖。


不管怎樣,至少和你走在一樣的路上。


至少是和你在一起。



「剛才的貓......不知道回到家了沒有呢?」跟著歌詞太郎亂逛,天月毫不在意是不是走著正確的路,安心地談論出相比起來並不重要的話題。


「嗯?天月くん遇到貓了嗎?真好啊。」


不過我現在就已經好好地抓住了一隻了。


這樣想著的歌詞太郎低頭笑了笑,然後又繼續陷入認路的煩惱之中。



END

20140328

iPhoneの電池残り17%で元の道に戻ってこれたー!ハラハラした!寝よう寝よう

天月君在發推40分鐘後就找到回去的路了d(`・∀・)b

评论(19)
热度(40)
©月蝕音迴 | Powered by LOFTER